December 07, 2004

半調子的聖誕布置

傍晚坐235公車回辦公室的時候,赫然發現公車司機穿著耶誕老人的服裝,而且那是一個年輕人哪!驚嚇未恢復,下了公車後,經過順成蛋糕,又看到一個戴眼鏡的女生穿著紅衣紅裙的聖誕裝扮,正在切蛋糕給客人試吃。

這是什麼日子?我想了想,不是才十二月初嗎?回辦公室後,翻開報紙,很快就找到首都客運司機打扮成聖誕老人的新聞。我繼續感到不可思議,為什麼台灣人可以毫不質疑地,就把外國人過聖誕節的皮毛搬過來?而且幾十年了,學到的還是這種皮毛?我的社會適應不良症候群再次發作。

如果現代化是一條長長的道路,那麼,我們都還在路上。別說聖誕節,就說傳統的農曆新年吧,我也毫無認同感,即使現在的農曆年跟以前相比,已經算是半調子了。現在想到農曆新年快到了,就足以讓我頭皮發麻。當我還是兒童的時候,就害怕這個節日,現在已經是個成人了,恐懼還是沒消。光想到新年要說差不多的話、見差不多的人,就讓我無聊地呵欠連連,想要從月曆上把這幾個日子塗掉。每回上桌見到那些差不多的菜,就想要下桌,可又不能真的下桌,不然媽可能氣得要我去做一桌菜。不過爹娘也滿可憐的,我從小就採取不合作態度,到這種年紀還為這種節日屢屢出現叛逆行徑。其實這都是小事,不是我對這個父權體系最大的叛逆。

過年前,突然覺得要感謝這種奇怪的工作,非常適合我們這種有社會適應不良症候群的人,雖然這工作可能也加劇我們的社會適應不良症候群,讓我們在別人昏迷的時候保持清醒,在別人上工的時候還呼呼大睡。光是年假比別人短,就足以讓我有藉口從無聊的農曆年例行公事抽身——就算只抽了半條腿出來,我也高興。如果難過,我只是難過假期太短,休息不夠,而不是沒過到年。

半調子的傳統,與半調子的現代化,其實很難說哪種比較好。我們也沒什麼選擇,這些不中不西(更難說有什麼台灣道地)的節日,其實都是顯現我們卡在現代化道路上的困窘。

後來又持續看到其他的聖誕裝置陸續出籠。我想,走在路上還是遲鈍一點,少四處張望好了。

由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7, 2004 11:35 PM | 引用
迴響


看到妳這篇
想到這服裝
應該也算公共授權的應用吧 -_-"

zAck 發表於 December 13, 2004 12:55 AM


別忘了還有聖誕樹。
這兩天在十分鐘的路程看到五棵形式各異的聖誕樹。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14, 2004 05:02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