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2, 2004

陪病日記0612

原來不只是我覺得那個看護太多話了。今早出院前,媽才說,看護說個不停,她只能躺在床上一直點頭,點頭點到後來都沒力了。我大吃一驚:「為什麼不跟她說呢?她是花錢請的呀!」雖然該看護說話很誇張,頗有娛樂效果,可是連聽十二小時,病人也是碰到忍耐極限的。偏偏她如影隨形,媽也沒辦法在我去的時候告訴我,不然我會請她適可而止。這讓我想到,手工藝小姐每回提到一個譯筆很差的譯者,在她與作者見面時,死巴著作者,讓雙方沒有私下談話的機會,更難談什麼翻譯品質的問題。由此看來,別提那些沒有表達能力、不能說話的病人了,碰到會虐待人的看護時,都是有口難言。好比最早隔壁病床的失智老人,總是忘了自己還沒吃飯,看護問她要不要吃,她總說不要,看護問了兩三次得到一樣的回答,便不理她。老人的女兒每回來看她,都抱著母親痛苦流涕,覺得母親委屈了。這個可憐的老人,現在已經被送去安養中心了。

現代人碰到疾病時,才會發現原來自己面臨許多欠缺。一般人子女生得少,加上「養兒防老」觀念式微,很難期待生病時子女完全陪伴在身邊,畢竟這個競爭的社會,很難讓人請太多假。至於老伴嘛,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期待的,如果是老夫少妻配,年輕的妻子往往要有領悟,老夫生病的機會和頻率絕對大的多。若是女方生病,碰到生活白痴的丈夫,也很無奈。若是有一些願意照顧人、陪伴人以及願意花這種時間的朋友,或許也有點幫助。不然,就得要有錢,再有一些運氣,才會碰到好看護加以細心照顧。總之,生病不只是自己受苦,就像隔壁那位大眼睛太太說的,也拖累身邊的人。所以身體健康是對自己負責,也是關愛身邊人的一種表現。古諺即有:「久病床前無孝子」,用疾病考驗和其他人的關係,恐怕是下策。再要不然,就是要有很好的社會福利制度,但台灣在十年內,看來不可能達到。

斜對面的原住民在主治醫生回國後,急忙出院了。他每次在陽光室看無聊的醫院電視節目,看到爹來了,便主動跟他報告媽的情況,好比恢復情形良好等。簡直就像那一區病房的班長,迅速確實地掌握各人動靜。據說他的親友、太太探視他時,都會唱歌,他有時興致來時,也高歌一曲。我們對於原住民在山林間生活而養出的好歌喉與隨時歡樂的DNA,欽羨不已。

媽說有個護士每次來查房見到她,總是不停讚美:「這睡衣好好看喔!先生買的?」「不是,女兒買的。」那個玫瑰花睡衣第二天在看護幫她洗澡時,褲子的鬆緊帶「啪!」一聲就斷了,看護說從沒碰到這情形,要她去買彩券。媽說完後不久,一個護士進來,看到媽就喊「美女!」我便問:「是這個吧?」於是明白為何有病人的兒子在父親住院期間,愛上照顧自己爸爸的護士。

在開刀前,由於資訊缺乏,所有的相關知識都被醫生壟斷,其實讓病人和家屬感到有所疑慮。病房區倒是很好的交流互助管道。好比第一天在一間三人房暫時休息時,我們便見到傳說中的「鐵衣」是怎麼一回事。那些六十來歲的阿媽級病人都穿著背架(鐵衣)拿著輔助架走來走去,不以為意,他們說很快就可以下床了,讓我們鬆了一口氣,先前醫生跟媽說明脊椎開刀的危險性,嚇得媽回家寫遺書,弄得我們全家緊張兮兮的(都是醫生不好!)。其中一個的女兒說他們從屏東枋寮來,現在是「農閒」時期。讓我感到意外,沒想到會在台北市中心聽到「農閒」這兩個字。那個女生聽到媽也五十幾歲,馬上大呼小叫,「你們趕快檢討!人家一樣五十幾歲,看起來這麼年輕!」我在一旁臉上流下黑線條。

看護說爸爸姿勢不正確,媽媽的背架用完可以給爸用,以便充分利用。。。我便跟爸說,跟高中儀隊訓練一樣,每天貼壁一小時好了。不過,很多人看來都有脊椎問題,身邊一堆人都有駝背。上回好像有本關於脊椎健康的書,改天來問問。

由 debby 發表於 June 12, 2004 06:35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