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3, 2004

陪病日記0613

提早出院雖然省了點錢,但是問題來了:居家護理怎麼辦?如何幫媽洗澡?如何一邊招呼客人一邊注意行動不便的媽?不巧回家之後就是週末假日,父女必須正視這些問題。

以前腳背感染蜂窩組織炎時,洗澡對我來說,真是一件痛苦的事。必須先纏保鮮膜,但是屢屢失敗,水還是會滲進紗布,把傷口弄濕。但我依舊在這過程中,在浴室小心翼翼地抬高受傷的腳,邊洗邊跳、跳、跳的,心裡很怕一不小心就摔成笨蛋。

媽的狀況不一樣,傷口在尾椎,所以就用保鮮膜纏腰部。在醫院時,看護幫她洗,一邊纏一邊跟我保證纏得好就不會弄濕紗布。但是回來之後,我雖然盡可能纏緊,一沖水,紗布還是濕了。爸只得趕緊用吹風機幫媽吹乾紗布。

我在此時才知道為何殘障專用廁所要非常大一間,因為不只要讓輪椅進出,還要讓另外一個人在必要時從旁協助,空間自然必須大得多。偏偏咱家浴室不比醫院的大,三個人擠在一起讓我們感到礙手礙腳的,非常不方便。

為了探病的親友團,我今天非常難得地早起,而且昨晚由於太早睡而失眠,根本就睡眠不足。坐在一旁看客人跟媽聊天,我差點睡著。傍晚兩批客人相繼離去,我和爸真是累壞了。一有機會,我就趕緊去床上躺著休息,像是另外一個病患一樣。

更別說看書了,根本沒力氣啊。看護之所以必須長得孔武有力,是因為照顧病人是非常費力的事,難怪有不少人要全職看護,我們這種業餘的才一兩下就大感吃不消。

爹交代今後不可晚起,要起來幫忙弄媽的食物。

由 debby 發表於 June 13, 2004 10:39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