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06, 2004

睡熊專屬的冬天

好幾次在捷運上,到公司的途中,我都以為自己站著站著要睡著了。近來的寒冬,讓我對很多事提不起勁,只有閱讀自己有興趣的書時,才會忘記時間與寒冷,否則,真想像熊一樣吃飽飽去冬眠。

好多人從緯度更高、平地下雪的地方回來,都嚷著其實跟台北現在溫度差不多,讓我在朦朧意識中,真想提著包包搭飛機到南半球的澳洲去避寒。

想起有回看一部枯燥的紀錄片,以西伯利亞人為主題。那裡的人穿得像熊一樣不說,連歌聲低沈到聽來都讓人會隨時墜入無邊無際的睡眠,他們的生活就彷彿一個巨大的夢境,隨時將人包圍住。其中一幕是穿戴毛茸茸的他們,透過電視,看到其它緯度、其它國家的人穿著短褲、短袖踢足球。頓時讓我覺得非常荒謬,不知何者為夢境。是衣帽幾乎要把人的面貌藏起來的他們?還是以減輕衣物遮蔽的他們?透過媒介的影像,我們看到的是真實,還是另一種虛幻?問題浮現時,我在電影院穿著秋裝,對抗著另一種睡意。

而今,這幾天的忙碌終於告個段落,是時候去休息了。

由 debby 發表於 February 6, 2004 07:18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