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8, 2003

價值混亂的時代

這一年來,最大的感觸該是價值混亂,多數人分不出好壞,似乎沒有專業存在的可能性,娛樂至上,灑狗血萬歲!

有些人總是看別人不順眼,別人做的都不好,但自己做的事根本不成樣。有些人卡位了,便招搖過市,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來巴結。有些人還沒卡到位,以為卡位的人都很了不起,到處展現崇拜者乞憐的嘴臉。有些人根本搞不清楚自己是什麼貨色,仗著意外的人氣,四處膨脹,不知何時會被戳破……什麼爛書都可以出,什麼爛片都有人看,什麼爛光碟都有人買,只要你敢出。反正大量複製這麼容易,成本如此低廉。以上怪現象不限特定圈子、特定職業、特定年齡、特定人種或特定性別。

有天難得看電視新聞,赫然看到「非常光碟」演員安迪仗著自己演出該光碟,於是在舞台上大罵不支持的政客,台下竟是眾人叫好聲,讓安迪更覺得自己了不起。我在電視機前覺得不可思議,安迪根本不是什麼出色的演員,憑什麼因為一個煽情的演出,就成了那些人的政治指導者?這些人真是反智啊,他有什麼專業可以談的?如果那些人支持的對象選上了,那真是「國之將亡,必有妖孽」。那個掌權的政府和政黨動輒沾沾自喜自己是「民主」,真是笑掉我的大牙,他們可能連「謙虛」都不知道怎麼寫吧。如果硬要冠上「民」字,那也只有「民粹」適用。就像《健康的修煉》作者陳琴富認為,當今的社會亂象都是亂世所有的。而這些都是選李登輝的結果,於是台灣民眾要承受這種「共業」。李登輝正是民粹的代表人物,也是目前這些搞民粹的人效法的對象。前不久在電影院看到新聞局賣的公投廣告,讓我頓時反胃極了。這些人當年聽到國歌好些根本不起立的,覺得掌權者運用暴力,而他們現在竟用同一套手法教化別人。換湯不換藥,了無新意。

「安危他日終須仗」我再度想起這句話。其實根本不必等別人的飛彈,這些掌權者遲早可以把把這個島嶼搞垮,沒錢移民的也不用買靈骨塔,反正科技如此進步,生死一瞬間,誰知道下一步會在哪。

這些人怎麼利用別人,總會有人用相同的方法利用他們的。好比有些人坐過牢,就認為全台灣人都欠他們,在國際國內總從口中射出飛彈,朝向未知的假想敵,心理欠衛生。好笑的是,他們聽到有人反對他們最討厭的國家,就把大筆錢奉上,而其實那人只是抱持「共產」的心態,看準這些人有錢,弄點錢來「改善生活」,哪是他們以為的那樣?最後竟是殊途同歸,同類人玩同類人,誰也怨不得誰。不過是一群搞不清自己斤兩、分不出好壞的人在比誰下流罷了。

如果要問我,我會堅持任何西方模式套在台灣,都得不斷修正,未必在台灣有類似的結果。西方理論所說的次數,在台灣必定得增加一些才可,時間則得延長。好比Call-in節目的式微,從前有人認為兩三年就差不多,但至今已經超過多年了,Call-in節目煽情依舊,數量未見減少。社會變遷速度太快,科技日新月異,許多人無法排除自己的孤獨、不安和徬徨,最後的出路是從群眾的政治活動尋得認同感,內在的荒蕪依舊無法解除,這正是台灣的悲哀。至於政黨輪替兩次,我會認為至少得三、四次以上,台灣政治才有可能接近民主,如果在此極端主張不仗著民粹基礎而提出的話。雖然兩種芭樂都很爛,但氣候和土壤不斷改變,尤其全球氣候近年更怪,誰知道土芭樂長得比較好,還是混種過的芭樂比較適合生存?總得都試試看。而不該說,既然都很難吃,那就只種土芭樂就好。這樣實在缺乏進步的動力和精神。

由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8, 2003 01:03 PM | 引用
迴響

您精闢點出多人的心聲
追尋往日人心的淳厚
於近日已不可得
尤其價值混亂 是非錯置
更讓人急於鬧中思靜

Yang 發表於 April 22, 2010 08:14 A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