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7, 2003

集郵憶往

找出塵封多時的集郵冊,以便將新買的猴年小全張安身。意外地發覺郵票冊皆以爆滿,只得翻來覆去,想找地方安插,同時宛如進入時空隧道,看見昔日那個集郵的小女孩……

打從我有記憶開始,有兩個東西一直活在我的腦海裡,一是每天下午寄來的中央日報,二是貼在中央日報上的郵票。因為爺爺是鄰長,中央日報是贈閱的,那個年代也只有那個選擇。報紙我不愛看,因為年幼不識字,倒是會把郵票撕去玩。

小時候的興趣,往往是隨身邊人而來的。因為看到姑姑有本集郵冊,我也有樣學樣地拿去泡水,把郵票拿出來到處貼。然後央求媽媽幫我找郵票,也想擁有一本集郵冊。媽媽當時的公司和非洲奈及利亞有貿易往來,因此幫我收集不少該國郵票。奈及利亞因此成了我最早認識的非洲國家之一,之後很多人對此國名陌生時,我可以正確地說出這是一個人口稠密的西非國家。這是拜集郵延伸出來的興趣所賜。後來回想,覺得這家公司真有趣,當時還不是政府鼓勵南進、東進或西進的時代,而且非洲如此遙遠。可惜那些老闆缺少政治敏感和分散投資的策略,當地政府發生政變後,資金拿不回來,公司就倒了。那好像也是該國政府與中華民國斷交前的事吧。

這麼業餘、隨意的收集持續好多年。上國中後,華泰書局一樓的文具部,不知從何時起,開始有個小玻璃櫃賣各國郵票。那時我已經把二樓書局的瓊瑤小說全數看完,在固定班次的回家公車到站前,不時跑去看郵票,然後拿零用錢陸續買了一些。女校的學生經常不吃中餐,拿飯錢去買收集品,我那時不是買流行音樂卡帶就是郵票,高中後則變成CD和郵票。只是,高中就在住家附近,我的買郵票管道,就成了當時在校園風行的「台北郵購」之類了。

那時剛好是個禁忌的年代,大陸郵票不知從何管道進入台灣集郵人士的世界。雖然我們一直認為那是一個共產世界,經歷十年文革,破壞了不少傳統文化,但我卻意外地看到中國大陸發行的西廂記等古典文學郵票,真是精美!西湖郵票真有味道!因此不管瘦了荷包、壞了身體,也收集了不少。

翻閱集郵冊,發現我的興趣有些改變,但八九不離十,主要是藝術、文學、卡通、建築、蝴蝶、花卉、生肖、童趣等幾類。因為集郵,也滿足我分類的慾望,三不五時就有機會把同類的郵票放在一起欣賞。倒是很意外地看到一頁有太空梭郵票,我搜腸刮肚,想不起來何時對太空世界發生興趣,而且當時沒留下任何文字記錄,更難以追尋蛛絲馬跡。集郵延伸的知識,包括意外地發現中美洲的格瑞那達印製的卡通郵票數量多且好,台灣郵票設計品質也算相當不錯的,許多歐洲國家則遜色多了,儘管他們國民所得比這些國家高許多。或許我的地理知識,部分就是因此加深的。

爸爸看到我如此著迷,後來為我們姊弟訂了兩套郵票,一旦郵政總局發行新郵票,就會寄來,郵局因此成了我們最大宗的信件來源。只是,許多郵票不是喜歡的,整理起來頗費事;而且為了放置首日封和護票卡保存簿,我到處尋找,成了負擔,還不如在年底直接買郵政總局發行、整理的當年郵冊,省時省力。於是上大學後,就停訂了,而且大學生活早已分散我的收集興趣。其實看生肖小全張從哪一年起中斷,大概也可以推算我集郵的時間。

現在回想起來,集郵適合作為一種嗜好,但千萬別去想什麼增值的事。印刷技術使得大量複製變得容易,這年頭不太會有人將收藏多年的郵票賣到什麼好價錢的。而且我向來對這些事物隨緣,不特別去排隊買首日封或小全張、取得首日戳等,更與增值無緣。

既然作為一種適合,也只能看見粗略的階段興趣,方寸之間難以作為人生記錄,所以需要文字來輔佐。若是當時我能多花點時間記錄收藏時間、來源及郵票年代,現在或許還可多掌握一兩分成長的足跡。同理,因此我不信什麼「用相片寫日記」這種事的,若只是追求粗略大概的人,那麼無妨,但對我來說,則不成的。若我不能用文字描述那在夜幕到臨前,令人屏息的藍是怎麼一回事,以及它帶給我的感受;那麼一張照片,更不能說明什麼。更何況,照片未必能照到自己鍾愛的那一刻,以及顏色,若真的要用照片,得自己動手洗照片才是。就像電視和採用大量圖片取代文字的蘋果日報,讓人覺得更深度的資訊和討論空間都消失了。要細膩、真實與深入,還是需要文字來達成。

由於現在辦公室每天有大量來自海外信件,三不五時見兩位四、五十歲的資深同事桌上,也剪了一堆郵票,不覺泛起笑意。我彷彿看見舊日的心情、往昔的美好,重新映瀁在我心湖上。

由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7, 2003 04:26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