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2, 2003

那兩個在圓山飯店門口的日本女生

在圓山飯店門口排隊等接駁車準備下山。排在我後面的是兩個年輕日本女孩,看來約莫二十歲,側背同樣款式的Prada黑色包包,讓我暗暗咋舌。兩人拿著薄如地圖的台北旅遊指南正在用日語討論著,回頭看一下她們看的指南,全是密密麻麻的日文。心裡不免有些納悶,在台灣人眼中,圓山飯店算是沒落了,而且交通沒那麼方便,市區明明有一堆等級相當,且交通方便多的飯店,為何她們會選擇住在這?於是猜想日文的旅遊資料,還是相當推崇這個有中國風情外觀的飯店吧?

在她們之後,來了一位約莫六十歲左右的男性,問她們也是參加這個聚會的嗎?接連問了幾次,其中一個女孩疑惑地說:「Na Ni?」然後是一串我聽不懂的日文。那位男性不死心地繼續問,我忍不住回頭幫腔,說她們是日本人,心裡覺得奇怪,那兩個女生一直說日文,也長得像一般人認知的「日本臉」,為何會有人跟她們說中文?此時,圓山飯店的接駁車來了。

這位男性開始用英文跟她們說,說她們不是參加這個聚會,不能坐這種車,「It‘s for us,not for you!」語氣強硬,雖然她們可能不懂中英文,也聽得出他強硬的語氣吧!然後他就怒氣沖沖地往前走,不顧原來之前排隊的人,連我都覺得有點莫明其妙。如果說,有人搞錯狀況的話,絕對不是那兩個日本女生,而是這位台灣男性。圓山飯店的接駁巴士本來就是載圓山的賓客,既然她們住在這,當然可以搭乘。而且,就算她們不能搭乘,他也該繼續排隊吧?

可憐的兩個日本女生,被兇過之後,看來更不清楚狀況,之後先是躲到一旁,然後就不見人影。日本人是很有階序的民族,據說若房間內有老者,其他的年輕人通常不太容易有什麼表情,就算要哭也要一個人躲起來哭。而且日本人很重視團體行動,這兩個女生之所以會輕裝自助,靠的還是日文旅遊書,依舊靠的是前人的累積,才能選擇住哪吃什麼,而不太有冒險精神。日文旅遊資料算是相當詳盡,讓一堆沒什麼語文能力的人,照樣能出國闖天涯。之前鬧了一陣子新聞的極樂台灣一書,其實只是他們眾多的旅遊書中的一種,據說「極樂□□」之類的日文書族繁不及備載,剛好碰到有民代拿來炒新聞,才讓一般人知道有這種書的存在。不過,我總覺得,那些書還是相當地日本品味,而且代表某個階級的水準。

之前在英國亂闖時,就被DK版旅遊書誤導。於是一度為了書中號稱的牙買加風情,闖到倫敦黑人區。另一次則是被書中所謂的「平價」商店的價格狠狠地嚇一跳,對我來說,那種價位真是貴的嚇人,絕非我所能負擔的「平價」。然而,要找到夠融入當地,又能符合旅行者品味和階級的旅遊書,恐怕不多。下次出國,希望去西班牙。在不諳西文的狀況下,我必定只能依靠中文及英文旅遊書及網站資訊,恐怕就要落入我擔心的狀態中了。

至於那位搞不清狀況的老者,實在忍不住要搖頭。雖然日本人好像以為台灣人很熱情,對那兩個女生來說,在這種地方碰到這樣的人,運氣還真不好,對台灣的觀感,或者就會變差了。旅遊時,碰到的人事物,影響旅遊者的程度不可說不大,可能因此就決定終生對一地的觀感。那位老者或許在某個領域也小有名氣,但他的態度實在叫人不敢領教。不過,也不該太驚訝,因為很多有能力的人,人品並不好。尤其是男性,或許從小表現出一些才能,就會受到周遭的禮遇,久而久之,就養成他們自大、目中無人的性格。

雖然日本女性好像是很能忍耐、很能包容的,但她們在社會學的觀察下,還是表現出一些反抗力。跟「成田離婚」(日本新婚的女性在蜜月旅行後,發現受不了丈夫的大男人,一回到國內的機場,就宣佈要離婚)一樣有名的現象,大概是五六十歲離婚。那時的家庭主婦,受夠了丈夫平日的頤指氣使。而男性到五六十歲,也退休了。往日還會在辦公室發洩他們的跋扈,此時卻只能完全在家中對妻女發洩。而做牛做馬幾十年的家庭婦女,眼見兒女長大,覺得沒有牽掛,便會在「受夠了!」的心態下,跟另一半要求離婚。這或許是她們平日壓抑過久,終究發現該找回自我,於是產生這樣的現象。

至於台灣女性,普遍還是會欣賞有能力的男性。但一旦相處久了,或許也會像日本女性一樣,覺得受不了那些在外面看來智商高或有能力,在家裡及在私底下其實很沒EQ及生活智能的男性吧。好比之前就有兩本書,俱是知名作家音樂家的前妻所寫,看她們付出一切,最後落得一場空的怨懟,台灣女性或許該懂得離那些內外不一的人遠一些,自己多充實多努力,而不是把他們當偶像般膜拜。

只能感慨。

由 debby 發表於 February 22, 2003 05:14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