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3, 2020

高速公路上的英語會話課

去年十月時,被家人逼著打電話去駕訓班預約課程,高速公路駕駛。雖然已經在美國開車十年多,但我從來不開上高速公路,於是被某人說,我是跛腳。在美國,沒車就等於沒腳,雖然我有車也開車,但不上高速公路,比沒腳其實沒好到哪。

連小孩都抱怨,很多年前我就說當年的新年計畫是開車上高速公路。那時搞不好是至少五六年前。小J六年級時,聽到他老師說小孩十六歲拿到駕照,已經上高速公路了,就回家問我為何不能。每次被問這種問題,我感覺自己就像縮頭烏龜,被人拿著石頭敲我的殼,別人越敲,我越退縮。

「高速公路是最安全的地方」,很多人都這樣說。某人也這樣說,問題是,我曾經看過他出車禍,撞到前面的車,雖然那時因為車速慢,撞得算輕,而且我經常看他很沒耐心地開車,嫌前面的車主慢,嚇得我要緊緊抓住東西穩住自己。基本上,我的高速公路恐懼症在某種程度上,是跟他有關的。最讓我害怕的,還是那些不打燈就一路蛇行超車的人,偏偏加州的高速公路上,太多這種危險駕駛了。

偶爾知道有些人跟我一樣,不開上高速公路時,我總有某種找到同類的感覺。前幾年有回跟每年來洛杉磯過年的大學同學約在Pasadena見面時,他說他妹不開高速公路,所以是他開車到我們見面的地方。2016年我回台灣跟同學聚會時,我問他他妹開上高速公路沒,他說開了。然後我就覺得被打擊了。

去年閱讀老師生日時,我跟其他亞洲組同學約在餐廳幫老師慶生。印尼同學和菲律賓同學分別說她們開始開車和開始上駕訓班了,然後我就覺得似乎該去找駕訓班幫我上課了,免得我是全世界最後一個不開上高速公路的人。印尼同學說她的教練是印度人,一小時只要七十多塊。女兒念柏克萊加大的韓國同學說,假日的時候,教練會讓人開到洛杉磯中心去。挖,要開到那個超多車的地方,聽起來好刺激啊!我不確定我有沒有那個膽。印尼同學還說,若上高速公路時不夠快,教練會幫忙踩油門。我只記得以前的教練車的右前座有剎車,不記得有油門。

不過,最後讓我打電話的,還是因為去年下半找不到好老師的苦惱,我覺得我需要換地方上課了,非得上高速公路開到別城去才行。所以我打電話給十年多前用過的駕訓班,然後盡可能婉轉地詢問是否能不安排印度教練給我,因為我聽不太懂印度腔英文。然後對方馬上說,他們沒有東印度人。喔,我還沒聽過這個名稱,但我秒懂,印尼同學用的駕訓班是不同家,所以我立刻放心了。她說她幫我安排他們最好的教練,他有三十多年經驗,隨時都可能退休。由於買三堂課有折扣,所以我就買了三堂課。

在考駕照前,我也上過三堂課。第一堂課的教練是個女教練。她算滿放鬆的,雖然我開得不好,但她一路跟我解說沿路的風景或建築物。第二堂課是個胖教練,把我當泰國人,跟我說,等我考到駕照,我應該請他吃泰國菜,然後我就要跟他解釋,我是台灣人,不是泰國人。本來我的第二和第三堂課都應該是他帶,但他的脾氣很不好,因為我在蜿蜒的路上會有掌控車子的問題,他嚇得把我訓了一頓,但他沒指點我怎樣不在路上飄。事後我打電話去駕訓班抱怨,他們便幫我換了一個瘦瘦的男教練,這是我碰過的教練裡,唯一瘦的。這位教練當時可能著迷於某間法國點心店的食物,打過招呼後,就跟我講了幾句法語。他可能本來以為可以唬住我或讓我佩服,可是很不巧,我要上大一前,學校寄信來說我可以不用修大一英文,所以我修了一年的法文,雖然我後來幾乎把法文都還給老師了,他講的那幾句我還聽得懂,都是入門級的法語。也許他知道前一個教練被我抱怨過,所以他也被我嚇到之後,咖啡都喝不下去了,跟我講了一段頗打擊我的話。真搞不懂他們期望我有多會開車,明明就是因為不會開才找他們的。搞不好他們是沒太多經驗的教練,如此不鎮定,只想賺輕鬆錢。所以之後我就沒找過駕訓班,是公公陪我練車。

我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這次的教練比之前碰到的三位都好很多,安排課程的人沒有誇大。也許我運氣不錯,誤打誤撞,因為年底算他們的淡季,據說很多人都準備過節去了,不找教練上課,所以此時比較容易排到好教練的課;如果是旺季,大概就沒希望了,因為聽他提過他教過一些學生家都挺有錢的。

要上第一堂課前,我在Youtube看其他人第一次上高速公路的影片。看到一個17歲女生剛拿到駕照,準備試著上高速公路的片段。她說:「為什麼我今天想要上高速公路呢?大概是想死吧!」顯然心態不對,之後她就慌張下高速公路,因為她開到最內線道,時速只有70,然後被按喇叭,旁邊的車都呼嘯而過,嚇死她了。一堆人都留言跟她說內線道是快車道,不能開那麼慢。

有意思的是,第一堂課開始時,教練跟我說,高速公路上的速度是45-65英哩(72-102公里)。我的下巴差點掉下來,我平常開的那條山路速限就是50英哩,那是高速公路的速度?在高速公路開時速45英哩會不會出問題啊?某人從沒開那麼慢過。教練跟我說,開外線道沒關係,而且他學生和他看過警察抓開太快的,甚至我常開的那條山路也有警察抓開太快的(從沒看過)。因為那條山路車速快又有紅燈,所以他認為比高速公路危險。換車道前打燈是基本的,他說一次只能換一條車道,不能連續換。換了之後要開至少十秒以上,才能打燈再換車道。但是加州高速公路上一堆人都違反這個原則,弄得險象環生,難怪我覺得在加州要上高速公路有重重障礙。他也同意在加州要上高速公路比其他州難。

於是我都開時速55-65英哩左右,曾碰到有輛名車緊跟著我,但我的左線道完全沒車,讓我很緊張,教練就說不要裡他。至於教練幫忙踩油門,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我還是沒看到教練的座位有油門,只看到剎車。我下交流道時,我感覺到他幫忙減速。我們這一帶有三條高速公路,本來以為我一堂課只要練一條就好,沒想到第一堂課就練過三條,每條都開過一段路。中間他會讓我開到不是高速公路的路段去,有些是滿難開的山路,有點像台灣的產業道路。

我可能前半小時比較緊張,後來就好多了,而且我們一路都在聊天,雖然我有時要全神貫注開車時會跟小孩說不要跟我講話。於是我後來覺得我其實在上英語會話課,剛好最近都沒上英語課,正好有機會跟他聊聊這一帶的五四三。

頭一個小時,我們就開到Costco那一帶。我說,喔,我可以自己去Costco了,以前都靠某人。後來開到另一條有可怕大坡的方向時,我說,那我也可以去Outlet了,來美國十幾年只去過3次。第三堂課時,我跟他說我想去社區大學修課,所以那天我們就開去社區大學。我感覺他用這些地方告訴我,其實開出去沒那麼可怕,而且我的開車技術並不差。

基本上,有教練在旁邊,我覺得沒甚麼難度,就是剛上閘道時要注意左後方的來車,然後換到左邊車道。我每次都問他要開到哪,什麼方向。我自己開的話,可能會有問題,因為我有嚴重的方向感障礙,要看GPS的話,可能會有點干擾,有些地方的地圖也不是那麼容易看。我問他會帶學生開405嗎?他說除非是住在那一帶的,我們這邊的沒有。顯然韓國同學用的駕訓班也不是這間。

我問他有教過其他像我一樣開車很久都不上高速公路的嗎?他說有,顯然都是女性。有些年紀跟我差不多,那她們開車時間顯然比我久,讓我覺得自己沒那麼糟。他跟我提到一個十幾歲女生的例子,那個女生一上高速公路,還不到第一個閘道時,整個人就不對,然後就下交流道,因為她有超級嚴重的心理障礙。他也碰過另一個女性,住在洛杉磯邊邊,找到我們隔壁城的工作,上了他的課,但還是不敢開。他就說,其實就算不上高速公路,還是有路通到這一帶。她便說那她可以提早兩小時出門,知道這個資訊,是她上這堂課的價值。聽到這些例子,我覺得自己的問題是可以克服的。

第二堂上課時,他說前一個學生是個26歲女性,從事Doordash的運送工作。我聽了就很納悶,那就是開車送餐,她已經靠開車工作了,為何還要來上駕訓班?他跟我說,跟我一樣,之前不上高速公路。他提到這個學生很特別,因為她的腦子某個部分的關係,她沒辦法閱讀,字母會重新排序,看標誌也會有些有問題,考了很多次才考到駕照。她在我們這一帶的高中上過一學期就不去了,因為被人欺負得很嚴重。我問,那她沒高中畢業?他說,她最後還是有高中學歷。我猜可能是拿GED。

開到附近某個都是別墅的地區時,他指著某戶說那家主人是個醫生,在洛杉磯工作,每天都是開飛機上下班的。那時我還不知道有個運動明星也是把直升機當交通工具的,等我知道時,已經是他出事身亡之後的事了。後來他又指著另一戶說,那家的男女主人都是獸醫,而且是只看馬的獸醫。他們家有四個小孩,他教過其中一個,於是問他學生,他爸媽工作忙嗎?他的學生說很忙,有時聖誕節大餐都顧不得吃,就匆忙出門幫別人家的馬接生。那一帶有錢的人很多,都有養馬,所以每次我們這裡有野火時,收大型動物的收容所都很快額滿。有次小P參加空手道比賽時,他們同道場的一個小孩,報名了卻沒出現。後來聽說那家大人忙著移他們的馬,所以忘了。馬是很容易受驚的動物,一不注意,牠們就跑掉,每次有野火都有人貼照片說找到馬,問是誰家的。顯然養馬比養狗的責任和工作多很多。

講到小孩說,他說他有個兄弟有七個小孩,他問怎麼養那麼多小孩,他兄弟說,每天從早上睜開眼睛到晚上閉上眼睛都忙不停,日子就這樣過來了。我問他,他們爸媽有幫忙嗎?他說沒有。那真令人佩服。

他還提到福斯電台的某個高層也住在這,然後是哪個大企業的一位老太太,九十幾歲再婚。我聽了就說,這應該是名流才做的事。一般的女人,在幾十年的婚姻裡往往覺得夠了,就算老了找到有人可以攜手,以那種年紀,應該不會想要結婚。只有那些很有錢的人,才會用婚姻來增加家族的分量,死後進行複雜的財富分配。他顯然不是很同意。

開到某個靠近橋的路段時,他說每年都有人去那裏自殺。聽來真驚悚。後來我提到某個領養有藥癮媽媽生下小孩的例子,他說那些有藥癮的女性生的小孩,大腦可能會被影響。有個例子就是有戶人家領養這樣的小孩,小孩後來變成怪物,因為要殺養父母,所以他們只好跟那個小孩脫離關係。聽來真是悲劇,好心卻沒好報。希望我講的那位女性不會碰到這種事。

我們這樣東南西北地亂聊,就過了三堂課,差不多五小時吧。事後某人和小孩都覺得我上完課就可以上路了。我想我應該先去弄個可以跟我對話的GPS再說吧。

由 debby 發表於 February 13, 2020 10:58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