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2, 2016

找一個合適的老師

年初學畫後,我有個心願,就是把這一帶所有畫畫老師的課都上過一遍,挑一兩個最喜歡的老師,未來幾年就只跟這一兩位老師學畫就好。婆婆聽了很贊成,她說每個老師的教法和個性都不太一樣,選一個跟自己最合的比較好。不過後來發現要這樣做很難,主要卡到我的時間不能配合。因為有些早上我要去學校當義工,下午小孩放學後,我不可能做自己的事,所以下午和晚上的課,我都不能上。這樣下來,我的選擇很有限。

不過,我覺得自己挺幸運的,試到第三個老師時,我覺得這就是我未來幾年可以跟隨的人。

這位老師是婆婆在老人中心學畫的老師,用的名字讓我一開始以為是男性,但婆婆說這是女老師。去上課第一天,我忘了和婆婆的這段話,又以為這是位男老師。跟老師打照面時,我其實有點錯愕,因為這位女老師個子很高,感覺很陽剛。後來偶然間聽她和別人聊天才知道,她生長在摩門教家庭,從小跟著祖父母長大,被當作男孩子養。摩門教規矩很多,重男輕女,所以她很不喜歡。她曾經因緣際會到過台灣,在佛光山待了三個月,她覺得佛教比基督教寬廣的多,沒那麼狹隘,不會排他。但某人聽到後,說她弄錯了,凡是宗教都難免有排他性,佛教是哲學,不是宗教。這點跟本文無關,所以我就不多寫了。

我喜歡這個老師的原因是,她每個人都會照顧到。她會到處巡每個人的狀況,加以指點。她的課是大家各自畫各自的,所以她會看每個人的素材和能力來指導。整間教室只有我和婆婆畫水彩,其他人主要畫油畫,有一兩個畫壓克力。跟前一個老師不一樣,她從不跟我聊天,這不表示她不會聊天,而是我都跟她問跟畫有關的問題。我聽過別的老太太跟她聊天,一聊也挺久的。不過這個班有個壞脾氣老太太,好幾次老師在我旁邊指點我時,那個老太太就在位子上大呼小叫老師的名字。老師剛開始會盡速結束我這邊過去看那邊的狀況,但那個老太太大呼小叫的次數實在太多,像是幼兒園裡整天用闖禍或各種方式讓大人注意她的小孩。這位老師不是軟柿子,有次就站起來直接跟那個老太太說:「教室裡還有別人!」然後繼續跟我談我的畫。

她總是能針對我的需要,給我合適的建議和指導,讓我覺得滿有收穫,不會因為覺得困難就不想畫了,而是有很多動力繼續畫。在她的課堂裡,我把前一個老師課堂裡,沒動力完成的畫,拿出來重新畫完。這些就是我想要的東西。

偶爾畫累了,我就四處看看別人的畫。我是這堂課最年輕的學員,畢竟那是老人中心,我離老人的門檻(62歲)還有好大一段距離。這堂課只有老太太學員,沒有老先生學員。好些老太太的年紀頗大,比我媽的年紀還要大。除了那位壞脾氣老太太,其他人都滿好的。有次一位老太太瞄了我的畫之後,問我:「妳是藝術家嗎?」我忙說:「不是,我剛開始學而已。」她還稱讚我一番。不管真假,讓我覺得挺開心的。

我前兩堂課印象最深的是,這些老太太的畫畫裝備都好多,好幾個畫油畫的筆筒(約莫是油漆桶大小)裡,至少插有三四十支筆。那時某人正嫌我買太多畫筆,我說:「你沒看到我們班那些老太太的畫筆,那才叫多!」某人說:「退休老人大概比較有錢吧!」讓我無言以對。不過,後來跟其中一個比較年輕的愛琳一聊,她說她上這門課上七年了。那真不是短時間,每年添加一點,裝備遲早可以弄到齊全的。

我剛開始上這堂課時,愛琳畫一幅五彩山。我看了看,問她這山在哪。她拿出她用的剪報圖片給我看,上頭寫中國的一個地名,那是美國報紙,所以用的是英文,我對拼音不是很行,不過勉強可以念,但是中國這麼大,我就算念出兩個音,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於是回座跟在我斜對面畫畫的婆婆說:「愛琳畫的五彩山是中國的一個地方。」婆婆聽了也好奇,跟我過去看,聽到我念那地名,跟我說:「張掖,就是絲路上一個點。」那我知道這地方,立刻拿出手機上網查,發現那叫甘霞國家公園,我看了一下資料,原來是2002年才被發現的地方,難怪我之前沒聽過。我用google 圖片看到更多的五彩山照片,拿給愛琳看,她很興奮,原來真有這地方,然後老師和其他老太太也過來了,大家都看到甘霞的各種照片,讚嘆不已。之後我回座繼續畫,遠遠地還聽到愛琳跟其他人興奮地說中國什麼什麼,看來還在發現那是一個真實地方的驚喜裡。後來我跟婆婆說,她和公公秋天可以去丹霞,就不用上華山了。之前她們說要上華山,我想到公公的膝蓋不太好,似乎不太適合去爬那麼高的山。婆婆覺得這主意不錯,就轉告公公,然後很高興地說:「如果不是上這堂課,我還不知道有這個地方!」不過,她們進一步打聽後,婆婆在中國大陸的表弟說,去那最好一次去兩週,把絲路走一遍,所以他們決定後年再去好了。

這個班有個畫壓克力的老太太特別有創意。有天我驚訝地看到她帶了一雙深色帆布船底鞋來畫鞋面,我從沒想到這種素材可以在應用在這種地方。有次還看到她用報紙等其他東西做多媒體素材的創作。

最近一次去補課,碰到一位也是從是多媒體素材的老太太,她叫芭芭拉。我看到她的作品時,瞄到上頭剪個塊紙片有韓文和漢文,那時她不在座位上,我以為她是亞洲人。沒想到本尊出現了,我抬頭一看,卻是美國人。她來跟我聊天時,我跟她提到她的作品裡有韓文,貌似是跟佛教有關後,她說:「喔,那它們來到對的地方,我喜歡佛教。」芭芭拉很外向,畫到一半,突然有個男人牽隻狗晃進我們教室,芭芭拉立刻過去招呼,指著狗說:「這是誰的寶貝啊?」那人卻問道:「你們在做什麼?」芭芭拉說:「我們在畫畫,你要來嗎?」然後趕緊把老師找來,告訴他註冊的方式。那人走了之後,芭芭拉還跟老師說,希望他能來這堂課,這裡需要一點男性學員。我覺得這真是一個很寶氣的老太太。等我下個月去上課,就知道芭芭拉的宣傳有沒見效。

暑假看到秋季課程表,發現我最喜歡的這位老師開了三門課,本來很開心,但仔細一看時間,有門是下午,上不了。不過我至少可以多上一堂她開的粉彩課。暑假我已經上了一門粉彩課,但是比較沒有結構。聽婆婆說,這位老師的課教得很多,有些人甚至連續上好幾期,讓我很期待。這週三就要開課了,希望上了之後,會讓我把之前沒動力畫完的那幅粉彩,重新拿出來畫完。

由 debby 發表於 September 12, 2016 09:05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