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7, 2015

九層塔湯

上週某天的晚餐時,小P突然福至心靈,跟我說:「我要喝九層塔湯!」我聽了很訝異,他從來不是特別喜歡九層塔的人,我好幾週沒買九層塔了,他怎會突然想喝九層塔湯?我問:「九層塔沒辦法單獨煮湯,是跟什麼一起煮的九層塔湯?」他說不出所以然,只是再次強調:「我要喝九層塔湯!」第二天晚餐時,他又說了一次:「我要喝九層塔湯!」

我能想到的九層塔湯,大概有三種。西式的九層塔湯,多半有蕃茄,但是我不適合吃蕃茄,某人也不喜歡味道酸酸的蕃茄。泰式的九層塔湯也是酸酸辣辣的,我也喝不慣。我唯一想喝的九層塔湯,是客家式的九層塔里肌肉片湯。

說到這湯,不免想起以前獨自住在南港時,跟中研市場的某個菜販有點交情。有個星期天,我買完菜之後,問她能不能給我一點九層塔。她問我要怎麼煮,我說我想煮九層塔肉片湯。她一聽就用有點閩南腔的國語說,那不好吃,九層塔要煮三杯雞、三杯蛤蠣、三杯花枝等。總之,都是一些重口味的菜。不過她後來還是給我一點九層塔,讓我憑著記憶和我媽的電話口授,煮了我想喝的九層塔肉片湯。後來我告訴我媽這菜販的話,她聽了就笑,要我告訴那菜販:「那是客家人的做法。」我想我媽沒搞懂,那菜販不是想知道那做法是哪來的,她只是單純地覺得不搭。

對我來說,有些食物不見得是對其他人來說好吃的,只是因為小時候常吃,於是有了感情,在記憶裡盤旋不去,久久不吃,會突然在行走間或若有所思間想起。尤其移居美國這麼多年,不免不時想起以前在台灣吃過的某些食物,即使不是孕婦,偶爾也會想某道菜想到心慌。

因為小P的那句「我要喝九層塔湯」,昨天去農夫市場,我買了一大把九層塔。我很喜歡九層塔的香氣,只是最近週一到週四傍晚帶小孩上游泳課,回到家都六點多了,實在沒太多時間做菜,不想做要切肉的三杯雞、九層塔炒肉片等。早上去買肉時,便想好了,要省時間的話,買里肌肉就只能做西式的蜂蜜奶油里肌肉,這樣就不必切肉,而且小孩很捧場,每次都可以把一整條里肌肉吃完。要是用中式做法,很辛苦地至少切個二十分鐘,不但要醃,還要切做料,要弄很久,小孩等很久才能吃,也不見得捧場。但是為了做九層塔肉片湯,我還是需要一條里肌肉,於是買了兩條。這樣切其中一條的部分做湯,其他通通拿去做蜂蜜奶油里肌肉。

另外把昨天從COSTCO買的蛤蠣和絲瓜做了蛤蠣絲瓜。某人居然從沒吃過這道菜,問我是不是客家菜,這明明就是很常見的台菜。小孩也是第一次吃這道菜,因為以往我沒同時買過這兩種食材,雖然每次煮絲瓜的時候都想著:「如果現在有蛤蠣,該有多好!」昨天在COSTCO正巧看到兩盒蛤蠣,雖然不是在台灣看過的那些種類,還是拿了其中一盒,下午便先把其中一半泡到鹽水裡吐沙,晚餐才能用。兩個小孩看到蛤蠣絲瓜上桌,爆出一聲歡出,因為他們喜歡這兩種食材,於是嚷著今晚的每一道菜都是他們愛吃的,小J還說他今晚已經吃了兩碗飯。

在開車十二趟接送小孩上下課之後,我能煮完這些菜,得到小孩歡心,真是不容易啊。在美國這種速食國度,每天自己做飯的意義,除了打造健康的飲食,不過就是維繫記憶、注入家族口味。也許他們長大之後,會跟朋友和未來的配偶一起吃美式食物,但這些幼年的飲食經驗,總有一天會讓他們試圖找回自己的味蕾記憶。

晚餐的最後,我喝了為小P煮的、好多年沒喝的九層塔肉片湯,感覺心裡某片毛燥的角落,慢慢地被熨平。我滿足了。

由 debby 發表於 July 27, 2015 03:23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