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 2014

在運動中看另一個世界

前不久跟失聯多年、住在荷蘭的朋友聯絡上了。她曾經住在東南亞多年,對東南亞某國有深厚的認識,後來習畫後,畫筆下也是我們不熟悉的東南亞世界。曾有文評家說,要論台灣的女性旅行文學,不能不提她的作品。不過,她多年沒有新作,舊作大概也陸續絕版。現在若問年輕一輩,她們是否認識甚麼寫邊疆文學的作家,說不定報出來的名號是我改念人類學的大學同學。

在網路上找到朋友的時候,最讓我詫異的,莫過於她的網站上放了許多她畫運動中人們的作品。她的人生和關注顯然轉了很大一個彎。因為時差和各自的忙碌,我還沒有機會問她何時開始大量關注運動的,不過我想與年紀多少有關,她比我年長十多歲,身體總會用各種方式告訴我們:活著就要動。

聯絡上之後,她很快就傳了篇差不多一萬字的德國馬拉松觀察給我。看了之後,最大的感想是,各地的文化有很大的差異,她用一個不同的角度切入,挺有意思。可惜台灣的讀者慣於讀輕薄短小的文字,我以前工作的部門大概也只收一千字上下的文稿。再加上台灣年輕人喜歡小確幸,對大世界沒興趣,這文大概沒甚麼機會在台灣面世。也許只有中國大陸的一些網站或雜誌可以刊登這麼長的雜文了。

不過我也因此想到我在南加州觀察的一些運動現象。

去年開始,因為背痛肩頸痛及網球肘,我經常去看脊療師。他每次都會教我一些復健動作,同時也鼓勵我每天至少花半小時去運動。他說,從三十五歲左右(或許晚點,或許早點,因人而異),如果不運動,每個人每年至少會流失3%~5%的肌力。運動是決定中老年生活品質的一個關鍵,有些人因為不運動,一場大病可能就使他們迅速老化,甚至不再能自由行動;而那些運動的人,老化的速度相對和緩,就算生了病,也不至於一下就失去行走能力。

因為我的背部狀況,他不建議我慢跑,他要我快走半小時,而且只能在平地上快走,不要再坡地上快走,免得增加脊椎的負擔。走平地這點很難達成,因為這裡很多山丘,離開家門後,路上經過高高低低的地面是免不了的,不過我盡量找坡度不高的地方走。早上把兩個小孩都送去學校後,我有時間就趕緊衝出家門去快走。這一走,讓我發現加州跟台灣真是很不一樣。

在台灣,跑步幾乎可說是年輕人的專利,中老年人比例很少。加州倒不是,男女老少皆有。不管甚麼時間,人行道上似乎總有人在慢跑,我很少在快走的路上不碰到一個慢跑的人。這裡是個人口不算多的小城,這樣的隨機數量讓我猜測,這一帶的有運動習慣的人不少。此外,我開車去山上的學校接小孩時,經常看到一個穿短運動上衣、短褲,然後把金髮綁成辮子的女性慢跑,她慢跑的路線非常長,我從山上到山下都看過她的蹤影。本來以為是個體力好的年輕人,後來有機會看到她的正面,才發現她並不年輕,但是靠著慢跑,她的體態很迷人。也曾看過我們家附近有個媽媽,一早就推著雙人娃娃推車,邊推小孩邊跑步。她跑的步線也很遠,還經過頗大的一個長坡路,這讓我由衷佩服,她不只腿力驚人,臂力也很強,畢竟跑步型的雙人推車重量比一般型的稍重,要一路推上至少十五到二十公分的上坡路,臂力不夠的人不敢這樣跑。

至於男性跑者,通常會吸引我的,往往是那些身材修長的年輕跑者。也曾看過大肚男跑步,不過我就沒多看一眼了。

在台北路上碰到其他跑者或運動的人,一般人大概不會打招呼。但在我們這個南加小城,跟往常一樣,迎面而來的跑者若彼此有視線交集,即使是陌生人,即使喘得要命,也會說聲早。當然,不打招呼的也有。不過每次打完招呼,都讓我有種碰到志同道合的人的感覺,跑不孤,必有朋。

此外,送小孩到活動中心上學時,我也看到不少老人聚集在公園裡的不同角落打壘球或網球。前些時候幫小孩找公開的網球場,才發現這裡打網球、羽球的人在一些網站上會列出自己的練習時間和地點,這樣比較好找球友,就跟打牌的人非得找牌搭子一樣。

對這些感受更深的,應該是我進入古稀之年的公婆。他們去年發現住家附近有個挺大的運動公園後,就每早去報到,總會遇見很多老人前去從事不同的運動。他們住在洛杉磯時,家旁就是公園,但那邊沒這一帶有這麼好的運動風氣,再加上年紀增長後深刻感覺歲月的無情,所以他們搬來這後,運動的頻率比以前高。去年夏天,為了帶孫子適應水性,他們便開始常去社區游泳池報到。四十幾年都沒游泳的公婆,突然發現游泳的好處:身體的一些疼痛消失、睡眠品質改善、宿疾減輕了。他們有天看孫子上游泳課時,發現最遠處的水道有位至少六七十歲的老太太一趟又一趟地游著,婆婆興起「有為者、亦若是」的念頭,後來也去報了私人游泳課,我猜她是那個泳池最資深的學員。她本來跟我一樣,雖會自由式,但不會換氣。上完八堂課後,她學會了。今年夏天,她又去上游泳課,學會了仰式。所以她最近問我好幾回:「不是也要學游泳嗎?」我很想啊,但沒人幫我看小孩,只能等小孩上學以後再說。

前些時候看研究所轉念社會,現在從事政策研究的學弟寫的文章,他提到美國老人的失能率下降,我腦海裡浮現的,就是那些穿著運動服的老人。

我剛來美國的時候,常在超市碰到買一車電視餐盒的老人。那些電視餐盒特價時,一盒不到五美元,算很便宜,但營養價值恐怕不高。那些老人看來也都有病痛,甚至有體重問題。後來鄰城的農夫市場開張後,近年週日都會在那看到很多注重飲食的老人。那裡是個房價高、名車多的城,我第一次看到勞斯萊斯,就是在那個農夫市場。有回經過一個有機菜攤時,聽到一個至少五十歲的精瘦男人跟菜飯說他有做瑜珈云云,低頭看到他用自己的環保包裝了一大袋的蔬菜。頓時我就有個體悟,越是有錢的人,越懂得運動和飲食的重要,只有靠這兩項,才能確保老年時,生活有品質,生命有格調,而且金錢不會輕意流入醫生口袋中。走有機路線的Whole Foods也是,顧客裡總很固定有一批老人。其實別說老人,怎麼吃、怎麼動,同樣決定我們這些步入中年的族群的生活品質。

看到學弟文章裡提到日益嚴重的台灣高齡化問題,如果可能,我認為台灣的地方政府應該設立一些室內的運動場所(蚊子館重新裝潢也可以),讓運動不受限於天候。而且可以開設各種運動課程給五十歲以上的人,或者補助開設這些課程的私人機構。經費充裕的話,四十五歲以上就可以納入,因為這年紀的人如果年輕時太揮霍身體資本,此時已有慢性病,不然也開始發福、身材走樣,再不運動,只會惡化更快。想要降低老人失能率,向下紮跟絕對是必需的,越早開始,成效越顯著。很重要的一點是,要讓社會大眾覺得老人從事真正的運動是應該做的事,不能只是走路、爬山、甩甩手而已。那些從事比較特別運動的老人要被看見,激發其他人加入,也讓大家覺得稀鬆平常,不要用異樣眼光看待。簡單地說,就是宿造正面且良好的老人運動風氣。開始運動之後,老人們應該會跟我的公婆一樣,發現人生原來有不同的樂趣。而且嘗試新東西、學習新運動,對大腦都有活化的作用,應該有助於降低失智率。

至於老人的飲食,台灣向來不乏各種健康飲食風潮。關於吃,台灣人知道得很多;相比之下,關於動,台灣人知道的不夠。

對一個從不運動到開始運動的人來說,這過程會讓人看到另一個不同的世界。生活因為這一點的改變,就可以變得很充實、很精彩。只要規律地往前邁步、揮動球拍、划水等,就會看到世界與生命一點一滴地往前延展。

由 debby 發表於 August 20, 2014 09:09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