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03, 2008

白目的中醫,中國大陸來的

最近常去看中醫,做針灸和推拿兩種治療。產後常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對勁,氣不順,可是一直沒空看醫生,也沒空做氣功。我以為中醫都在遙遠的洛杉磯。直到有天某人移動家具弄到椎間盤突出的老毛病復發,我們才從某人爸媽的朋友那,得知這邊其實也有會針灸和推拿的中醫W。那個中醫是從中國大陸東北來的。介紹的長者認為他還滿盡力的,所以我們都去看了。某人因為後來去做物理治療,所以我繼續每週末拜訪這個中醫。

事前我曾上網查過這個中醫的資料,當時看到另有一位有加州按摩師執照的人掛名,以為這間診所至少有兩人。某人第一次去看時,的確看到那間診所還有一位約莫五十歲左右的女子,所以我們一開始以為這間診所就是這兩人。不過,我去看了九次之後,覺得好像不是這樣。

大部分的時候,我只看到這位姓W的中醫。整間診所,偶爾除了其他病患,沒有其他人了。只有兩次我看到有其他人,一次看到一位年輕、有中國大陸口音的年輕女子在那,她的皮包放在診間,中醫把她的皮包拿走,叫我進去;另一次看到一位大約五十來歲的中年女子在入口處。我有回打電話去預約時,傳來女聲,對方第一句就說:"Thank you for calling."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我看過的那兩人之一。

這位中醫雖然有加州中醫針灸醫師執照(某人後來發現他執照上的名字拼音跟他所用的中文名字不同,他說像是「號」那樣,真奇怪),但他幾乎不說英文。這裡的患者似乎多是中國人。有天我候診時,一位顯然是在附近某個美容院工作的中國女子跑進去,用國語問我:「醫師在不在?」當時診間傳來的聲音,像是一位中老年男子,也講國語。
 
在上述情況下,有次他正幫我針灸時,手機突然響了,他就接起來講話,然後我就得躺在那裡聽他講話、等他講完。他的診所電話也放在診間,以便在患者打來,他可以很快接到。這種一人看診兼接線狀況,我在台灣沒碰過,在美國其他地方也沒碰過,不知道在中國大陸是否很普遍?總之,我並不喜歡他這樣,感覺不被尊重。

今天碰到一樁更誇張的。

他幫我扎針之後,就把燈調暗,然後把房門帶上、離開。我因此閉目養神。沒過多久,房門開了,他進來,我正納悶:「奇怪,今天怎麼這麼快?」沒想到,他拿著電話說:「講洋文的!」然後就把話機放我耳旁。此時我全身多處都扎了針,也還沒回神過來。稍後回神便如往常接電話時說:「Hello?」電話另一端傳來女聲,問我是不是護士,我說我是患者,醫生把電話給我,要我翻譯,她便霹哩啪啦地說待會要來,想先知道這裡有沒有人能講英文。啊,我怎麼知道?

前不久我的加拿大籍朋友知道我在針灸後,問我在哪看,她說她常騎腳踏車,手腕有點問題。我便問W講不講英文,有洋朋友想來。他一面說他請了人從週一到週六來幫他翻譯(奇怪的是我很少看到?),一面又問我她有什麼毛病,好似事先知道了,他就不必理會聽不懂英文的問題。可是,我怎麼會知道她的毛病,她只是大概跟我講一下,有什麼毛病是她的隱私,我沒問。一個好醫生不應該透過一個病人知道另一個病人的問題吧!

所以我該怎麼回答電話線另一頭的問題?我只好問他。別忘了,我身上有針,稍微動一下就痛的要命,做過針灸的人應該知道那種感覺。這位中國大陸來的中醫竟說:「妳在這嘛!」喂!什麼意思?我是患者耶!而且我做完就要回家了!不過我還是跟對方說如果她一點來,我可以幫她翻譯。然後W又要我問她有什麼毛病。對方說不是她要看,是她的姊姊或妹妹(sister)要看,她得問她姊姊或妹妹,晚點再打來。

又過一陣子,做完針灸,W幫我推拿時,電話又響了,所以他停下接電話(再度扣分)。這回他說國語啦,對方仍是個女聲(雖不是很清楚,但距離近到我可以辨認)。他說:「還在downtown?」「不急不急,慢慢開車!」聽起來像是熟人?

再過不久,電話三度響起。又是講洋文的,W再度把電話放我耳邊,好像我是翻譯機兼接線生?這次是在我之後要來的那個患者,就是前面那人說的姊姊或妹妹。她說了她的毛病,然後說在路上,一下就到了。

W稍後便問我來美國多久了,我的英文還不錯。其實我的英文不好,跟洋人講話,常會聽不懂他們的一些用字,我常會詞不達意,不過,我的英文確實比他好。他說他來十幾年了,不習慣,想回中國大陸。我問他當初是移民來的?他說不是,是經濟考察,然後有學術研討,他們就留他下來了。至於「他們」是誰,我沒問。我問他,可這裡不是很多洋人?他說主要是中國人。

W的生意不好。某人有次等我時,瞄了一眼他的預約簿(攤開在入口處),發現一天常只有三、四人而已。而我們的日裔家庭醫生,一個時段同時看四個病人,每個時段都約滿了,而且約診前要先說明看什麼,看診時,如果問到事先沒說的問題,他會說下次再看。他如果要打電話給病人(例如說明健康檢查的問題),也不會直接打,都是叫護士先打,然後要等一會,他才現聲。生意夠好,就夠大牌吧!我們總覺得W的生意,跟他的語文能力大大相關。他想做洋人的生意,卻又不好好學英文。

我離開診間時,先前在線上那兩人都到了。我又充當一會的翻譯,她們講到一個東西我完全不懂,是來接我的某人回答的,原來是某種保險。W說不接受那種保險,於是問她要不要自費,一次六十美金。這回講到錢,他就會英文啦,六十,他講了兩次。

我們離開前,他問下次是下週六嗎?某人問,我只剩一次保險會給付了,要用掉嗎?W說我還沒好,還需要治療,繼續來吧,沒關係。我們離開後,某人不太高興,他說W的意思似乎暗示我可以用他的保險(一人可以看十次,由保險公司給付。某人只看了兩次),但是要是被保險公司查到,會有大問題。稍後他又聽到我說被強迫當翻譯,更不高興。某人認為,要是我是白人,W絕對不敢那樣做,實在太不專業、太不符合醫療行為了。他因此說我應該取消下次約診,以示抗議。

我同意。

岔題一下,Youtube上有個跟針灸有關的好笑廣告,好像是荷蘭人拍的,我覺得多多少少有諷刺華人的味道:Funny Acupuncture Commercial



這不是我第一次碰到白目的中國大陸人了。

幾個月前在DMV考駕照筆試時,也碰過。DMV的筆試區是開放的,考生站著考試時,經過的人其實可以看到考卷。我正在埋頭寫考卷時,前方傳來一個聲音:"Where do you get this?(你從哪裡拿到這份中文考卷)"我抬頭一看,面前是個中國大陸來的男子,很激動地指著我的中文考卷。美國的交通安全手冊和駕照筆試考卷都有多種語文可選擇,我自然選中文的,而不是英文的。我跟他說是那邊的某個人。然後某人走過來說:"You are not supposed to talk!(你不該與人交談!)"後來我才知道一開始是公公先看到,他很不高興地說,為什麼有人跑去跟我講話,監考的人會把我趕出去,某人便趕緊制止我。我因此閉嘴低頭繼續寫考卷。

我拿考卷去給DMV的人改時,一位同樣是中國大陸來的女人,擠在旁邊看。在美國多年的某人非常受不了這種行為,請她排到後面去。那人還說又沒有一條線往後頭畫。某人事後跟我說,要是他是白人,那女人就不會那樣回答了。華人有種劣根性,怕外國人。他舉了例子,日本人管台灣、英國人管香港,都比台灣人管台灣人,或香港人管香港,治安要好。一方面日本人和英國人規矩較好,也比較守法,另一方面是中國人(不管是哪裡的)不服自己人。這例子或許會讓人覺得刺耳,不過也是事實(嘆)。

美國許多地方,都會畫了線,正在辦事的人,跟下一個人,有很大的距離,足以確保正在辦事的人的隱私和舒適感。華人排隊總是擠在一起,好像有點空隙就有人要插隊一樣。以前我在台灣提款,和在郵局填存款單時,最討厭有人站在我旁邊盯著看,或者在我後面近的要命。我不希望別人看到我的帳號密碼、存多少錢、領了多少錢、皮夾裡有多少錢等諸如此類的事。前幾年去中國大陸,不幸在那生病,去看醫生時,看到一堆病患擠在醫生旁邊看診、寫病例,不禁讓我驚恐,那地方比台灣還恐怖!然後慶幸好在我是看耳鼻喉科!

每次在世界日報看到歧視華人的報導時,我難免覺得,華人自己不夠爭氣,才老是落人話柄。我很不喜歡洋人動輒覺得日本較好,可是日本人在許多方面,的確強過中國人(或華人)。最簡單的例子是,日本人開的日本料理店,比中國人開的中餐館衛生。

我沒有能力像魯迅或柏楊寫個什麼針對中國人劣根性的有力文章,只能把我在美國的見聞寫出,供他人參考。

由 debby 發表於 August 3, 2008 01:53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