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06, 2008

美國也有落後、恐怖的醫療機構與工作者

某人前陣子做完胃鏡檢查之後,問我在台灣照胃鏡時,有沒有打麻醉藥。我說,沒有,只有喝顯影劑,全程都是清醒的,所以很難受,胃鏡伸進喉嚨時,會想 吐。他說在這裡照胃鏡不一樣,會打麻醉藥。麻醉醫生跟他說他不會感覺痛,之後他就睡著了,醒來之後問護士醫生來了沒,才知道做完了。

沒想到,上週他的醫生留言,要他去做C型肝炎檢查。隔了兩天,他就看到位於賭城的南內華達內試鏡檢查中心(Endoscopy Center of Southern Nevada)爆發重複使用注射器和藥瓶,導致四萬人可能感染肝炎和愛滋病的可怕新聞。某人做檢查的醫院,不是出事的那家,但是我們並不能確定他做檢查的 醫院是否有類似做法。

某人跟我說,那個出事的檢查中心的麻醉藥讓很多病人使用。因為一個人的用量不大,所以這個病人用還之後,醫療人員就把針頭換掉,再把同一瓶麻醉藥讓另一個病人使用。

我聽了,覺得毛毛的。照理說麻醉藥透過針頭,應是只出不進,但是誰知道病毒或其他東西會不會透過針頭進入麻醉藥裡。就像小J吃完rice cereal,再喝水,老是讓他口中的rice cereal弄到吸取式的水杯中。我總是可以看到cereal在水中載浮載沈。

這事件聽起來像是落後國家會發生的事,我們萬萬沒想到,美國也有。某人不知道在哪聽到,有個台灣來的護士提到,她在一個印度人牙醫的診所待不下去, 是因為那個牙醫要她把每晚下班前把器具放消毒箱中,但是不要啟動。那個護士認為這做法有違職業道德與良心,所以選擇離職。我聽了則覺得噁心,就算去那間診 所沒被感染致命疾病,也可能被傳染感冒等有的沒的,心裡十分不舒服。

這些事讓人覺得恐怖。不管身在怎樣的國家,碰到沒有職業道德的醫療工作者,輕忽別人的生命與感受,除了無奈、無助,還有恐懼。進行醫療檢查時,如果換來更多危險與恐懼,是不是寧可不要檢查較好?

話說回來,某人還是得檢查肝炎,說不定我也該去做檢查。

 

由 debby 發表於 March 6, 2008 05:02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