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2, 2007

我與洋豆漿的兩三事

「乳糖不耐症(lactose intolerance)」,這是我在美國才認識的新醫學名詞。我不記得在台灣的時候到底有沒有聽過這個名詞,就算有,我當時恐怕也不是很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到美國之後,我可清楚了。

有一段時間,我為乳糖不耐症的症狀所苦,但當時並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直到有一天,在電話中,略微跟朋友提到我對某種食物的不良反應,她便跟我提到這詞。上網一查,Bingo!就是乳糖不耐症這回事啦。

有乳糖不耐症的人,在美國很容易碰到食物地雷,這裡有許多食物都含有牛奶,我又喜歡嘗試沒吃過的食物,三不五時便被食物地雷炸到。雖然超市有標示「lactose free」的牛奶,仍不能解決問題。

其實我挺納悶,為何我會有這種症狀,我明明是那種從小喝牛奶長大的人啊,而且在台灣喝鮮奶,從沒出現這類問題。唯一的解釋,只能用「水土不服」帶過。

醫生建議我吃一種藍色小丸子。那藍色丸子當然不是威而鋼,藍色的藥丸很多種,而且威而鋼對心臟病有辦法,對乳糖不耐症一點都派不上用場。嚴格來說,這種藍色丸子是酵素,並不是藥。

這種藍色丸子雖然一天只要吃一顆就好,但是,必須在吃乳製品之前服用。我經常吃了乳製品之後,才想起來,匆忙補吃一顆藍色小丸子,效果當然有限。

於是,我開始改喝豆漿。華人超市雖都有豆漿,然而,新鮮度不夠。這可能是兩方面的問題,一是生產豆漿的廠商的冷凍系統,二是超市的冷凍系統。我無法確認哪個問題比較大,倒是很清楚我在華人超市買的豆漿,經常有問題,最糟的莫過於華王超市(Sea Palace Supermarket)。

剛開始的時候不知道他們的新鮮度很大,有次豆漿還沒到保存期限,可是一加熱就變成豆花般的凝固狀。我當時覺得奇怪,卻照吃不誤。後來到超市時,仔細一瞧,很多還沒過期的豆漿,裡頭都已經凝固成豆花,而且顏色變得很怪,有時甚至泛紅。婆婆也有類似的經驗,因此我們再也不買華王的豆漿了。

在發現這些華人超市的豆漿有問題前,我每喝豆漿就腹瀉。我以為又是乳糖不耐症作祟,但是,豆漿沒有乳糖。我便猜想我對美國的黃豆過敏,但是吃豆腐後卻沒事。折騰了好一陣,最後才發現是豆漿新鮮度的問題。

我曾喝過越南人開的永康豆漿店賣的每日現做豆漿,也沒有問題。但是永康距離我們太遠,不可能常去。

若要比較超市管理的優劣,洋超市總是比較好。洋超市有洋豆漿,跟華人世界的豆漿不太一樣。華人的豆漿一般只有加糖、不加糖的區別,在早餐店才有加許多料的鹹豆漿。洋豆漿不只是加糖,甚至有加香草和巧克力兩種口味。以知名的silk牌洋豆漿為例,除了原味、巧克力、香草等口味,還有減脂、加鈣、不加糖、給兒童喝的(加多種維生素和鈣)等不同訴求,包裝琳瑯滿目,每回都讓我猶豫半天,不知該買哪一種。最後,我便選加註有「lactose free」的那種,我喝了的確沒出過問題。喔,對了,silk有些豆漿還號稱用有機黃豆做的,這點跟華人超市的豆漿也不一樣。

洋豆漿牌子不少。我喝過一種,加熱後的豆漿殘渣,居然會變成粉狀!婆婆說那是用豆粉泡的。在Artesia有間台灣人開的「迦南美食」,號稱賣台菜和上海菜,週末假日兼賣早點。他們的豆漿,恐怕也是用豆粉沖的。因為我點過一次鹹豆漿,那些鹹料跟豆漿完全不會起化學變化,豆漿是豆漿,鹹料是鹹料,感覺很奇怪,不是一般鹹豆漿該有的樣子。

若要自己沖泡洋豆漿,我喝過Naturade的香草口味Total Soy。它是一些吃素的美國人會用來補充蛋白質和鈣質的健康飲料。這種號稱低膽固醇、有助於減肥的飲品,必須用冷水調勻。喝慣華人世界的豆漿,這種沖泡的大豆飲料,對我來說,並不好喝。

所以,喝來喝去,目前只能喝silk的豆漿,這是對我而言最保險、口味還算可以接受的洋豆漿吧!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22, 2007 04:00 PM | 引用
迴響

買台 vita mix
就可以直接用黃豆打豆漿了
健康又生機

由 dolphin 發表於 April 23, 2007 12:43 PM

我也是喝silk..

wen 發表於 April 23, 2007 01:04 PM

我知道有可以打豆漿的機器,但是得知清洗很費時,我就懶了。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23, 2007 01:13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