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07, 2007

美國淘汰秀節目真好看

?說到毒舌派節目,很多台灣人都會想到曾上社會新聞的「快樂星期天」。因為小松、小柏、巫啟賢和黃舒駿等人在「藝能歌喉戰」單元擔任評審,屢次將參賽者批評得一無是處,有人當場落淚,更有藝人的兒子在上了這個節目後,傳出精神失常,評審之一則遭到不明人士毆打……這點點滴滴,讓許多人對這類節目反感透頂。

我到美國後,才看到這類節目仿效的原型節目——American Idol。看了不免感嘆,台灣的綜藝節目幾十年來似乎都沒什麼創意,不是抄襲日本,就是抄襲美國,偏偏都只抄到皮毛,所以跟原型節目的精神相距甚遠。

?其實這類節目在美國,應該歸類為淘汰秀,除了Fox的American Idol,還有NBC的「 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Bravo的「決戰時裝伸展台(Project Runway)」、「主廚大決戰(Top Chef)」和「頂尖設計(Top Design)」。在台灣最有名的,可能是川普(Donald Trump)的「 誰是接班人?」吧,所以除了同名書之外,還有一大堆書籍都嵌入「接班人」三個字,跟《達文西密碼》當紅時,一堆書的書名都有「密碼」二字,是一樣的。我因為之前看了《川普致富術》,對於川普本身的格調和賺錢的理念無法認同,因此對他的節目不感興趣。

我最喜歡看的,是Bravo的「決戰時裝伸展台Project Runway」。今天下午接連看了幾小時,讓我大呼過癮。

剛開始,不免覺得這類節目的評審講話真是不留情面,但是仔細看,就明白他們的毒舌,其實跟台灣綜藝節目主持人那種做人身攻擊的毒舌,並不一樣。這類節目都是要選出某種專業的頂尖好手,請來了業界的名人來當評審,因此評審的尖銳,都是針對參賽者的專業。如果是服裝設計,就是針對做出來的衣服成品;如果是廚藝,則是針對他們做出來的食物。

對於一心想要進入這些領域的人,以及相關領域的學子,我想這些節目是很好的借鏡,從這些參賽者的概念到作品,以及評審的看法,可以瞭解這一行的需要。許多參賽者都是抱著必勝的決心前來,因為最後獲勝者可以獲得高額獎金,以及新秀求之若渴的主流媒體曝光機會。他們都認為自己才華洋溢,但是他們的才能究竟與業界的高標到底距離多遠,從評審給他們的評語,就可以知道。

這並不是說這類節目從沒有人身攻擊。相對於台灣MTV女主持人批評某位模特兒屁股太扁之類的,我曾看過American Idol的評審之一,問一個體重過重的女生:「妳認為妳可以成為美國偶像明星嗎?」那個女生顯然不是很有自信,在體重問題上也自覺該減重,因此評審即使沒有說出「妳這種肥胖的身材,想當American Idol簡直就是腦筋壞掉」這類刻薄的話,參賽者和觀眾也明白體重的確是那名參賽者最主要的致命傷(歌喉不好是其次),因為,的確沒有一個偶像明星是大胖子。適當的身材是那個領域的現實條件,評審自有責任點出。

Bravo台節目評審的講話方式,有時會讓人心臟病發。例如,在Project Runway中,主持人Heidi說A和B中,有一個人會出局。然後她說:「A, you look ridiculous. But, B, you are out.」聽他們講話可是要全神貫注,而且不要以為點名的次序代表什麼。

這種節目很重要的特點,是真人秀。這部分台灣的綜藝節目就沒做到,顯然是跟預算有很大的關係。這些參賽者都住到主辦單位安排好的房子,不管是準備作品時,或者是被評審講評後,甚至被淘汰時,都可能秀出一段他們自己的生活片段或說法。而台灣的綜藝節目,似乎常用第三人旁白代替參賽者的親身說法(不管是當時或事後錄影)。

這個真人秀,有時很感人,有激勵的作用。像Project Runway的參賽者,最後剩下四名。其中一名龐克族,年輕時曾經嗑藥,甚至自殺,但是被救回來。後來跟另一名女龐克在一起後,很快有了小孩(製作單位到他家去拍攝他的女友和小孩),讓他感嘆怎會有人希望孩子受到毒癮的傷害。而他的發憤向上,他說不但是為了個人,也是為了家庭。另一名出身東德的女生 Uly,表示來到美國,給她很不一樣的生活。在這個國家,即使前一刻沒沒無名,但是一有機會,馬上就讓舉世皆知,這種事在東德不會發生,因此她喜歡這個地方。表現美國精神,我想是這類節目的另一種意義。

至於被淘汰者的怨憤或感想,它們也有帶到。像Top Chef節目中,兩隊競賽,一隊輸了,幾個人坐在一起開始指責別人的不是,評審看了也都加以參考。評審認為,Top Chef應該要有氣度,因此一碰到挫折就怪別人的,不可能是Top Chef。這的確很有道理,領導者是要有比屬下更多的氣魄。而Project Runway曾讓兩名被淘汰的參賽者在第三輪重新加入,但是這一輪原本要淘汰一人,因為加了兩人,因此要淘汰三人。結果,當初被淘汰的兩人,依舊被評審刷掉,這下他們只能心服口服,不能說之前的失敗,是因為一些小問題,或者評審一時沒認出他們的才華。其中一名參賽者年紀不小,約四十多歲,他說他是辭職來參加這個比賽,這對他是很大的賭注,也影響他的401k(退休金),但他即使落敗,並不後悔來此一遭。

Project Runway節目到最後一輪競賽時,有四名參賽者參加Olympus Fashion Week,他們先各自在家中準備,然後再如往常一起聚在同一個工作室準備。有經驗的Laura注意到Jeffrey的異常狀況,於是跟主辦單位Tim說,她認為他找了外面的人幫他縫衣服,因為他在大家都幹活時,都沒縫衣服,然後說他在家期間弄工作室很辛苦云云。然後她當著其他兩位參賽者的面,跟 Jeffrey說她做了什麼事。之後Tim查明真相,還Jeffrey清白,只是Jeffrey的單據有點問題,無法報銷。這件事落幕,大家都鬆了一口氣,而Laura也說,她並不想以此擊敗Jeffrey,她只是希望比賽能公平,她要在伸展台上擊敗Jeffrey。而Jeffrey也接受這一切。這個插曲讓我訝異,這是文化差異嗎?這整個的過程,似乎不曾在亞洲文化中見聞過。

最令我詫異的,是最後的贏家,居然是Jeffrey!畢竟,他有很好的原創概念和美感,因此獲得評審的認可。他就是那個年輕時曾嗑藥的設計師,有過年少輕狂的人,看到他的例子,可能也覺得「浪子回頭金不換」吧。看到最後一幕,我也像評審一樣,感動地流淚。綜藝節目居然會讓人流淚,這可是我以前沒有的經驗啊!

Top Design是一群室內設計師的競賽,我也很有興趣,很好奇二十幾歲的學生和近五十歲的室內設計師在一起,會有什麼火花。不過,今天看電視已經看太久了,該休息了。

由 debby 發表於 February 7, 2007 11:45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