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2, 2006

狗狗,你真的好臭!

不知道是誰說的,女人的嗅覺就跟狗一樣靈敏。如果,這種靈敏,使人很容易聞到狗臊味,真不知是否該放棄這種靈敏?還是解決狗問題?

一開始,我不知道樓梯間的狗臊味是哪一戶的狗,倒是常在倒垃圾前後,碰到一隻狗佔據樓梯中央。我目測的結果,認定我要是貼著牆壁或樓梯扶手上下樓,還是會碰到那隻髒兮兮、臭氣沖天的狗,我無論如何都不想碰到牠。因此只好對著狗說:「狗狗下來!」或者「狗狗上去!」喊了半天,那隻傻狗,只是用牠空洞的眼神望著我。真叫我捉狂。

有天一次碰到兩隻,就在我打開一樓大門時。喊了半天,其中一隻跑出去了。我很快地把鐵門關上,專心對剩下的那隻傻狗喊話,要牠上樓。不過,以前從未謀面的狗主人緩緩下樓,是個穿白色汗衫和白色短褲(不像外出的短褲,像是在家穿的四角庫)的老先生。我趕緊跟他說:「伯伯,對不起,我怕狗!」他點一點頭,沒說話。我趕緊開門,然後早先跑出去的狗準備要衝進來,我那時正往前一步,總之,一人一狗都嚇到,一同往後退,不然就會撞在一起。

然後老先生和身後的狗,以及之前擋路半天的傻狗都出門了(門口還有一隻狗等著),我準備關門,他終於開口:「還有一隻!」我的眉頭忍不住挑動,還有一隻?他對著樓梯開始殷殷喊著:「弟弟!弟弟!」這位沒有小孩,把狗當兄弟的老先生於是跟我說:「牠還不會下來,妳先上去吧!」我趕緊拔腿就跑上樓,以免又跟另一隻狗狹路相逢。

後來,我才陸續知道,這位跟李敖同齡的老先生中風過,所以動作遲緩到像快要走不動了。而那四隻或五隻狗,原本都是流浪犬或被虐犬,所以眼神看起來很空洞,也不夠機靈。他們夫婦因為妻子不願意生養小孩,所以讓他養狗。他太太對於狗,是這麼說的:「狗很好,妳想講話,就跟牠講話,妳不想講話,就不理牠,心情不好的時候,還可以踢牠一下!可是小孩不是這樣,妳要養他,還要教育他。」聽起來完全不像是愛狗人士,也沒什麼愛心。這對夫妻都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的,這個系似乎教出一堆違法之徒(看看現在執政的就知道),不然就是自我中心的人,真不明白該系的教育出什麼問題。

《未解之謎:最後的母系部落》講過一則關於狗和人的摩梭傳說。天神有次喊數,若哪個動物應答,那個數字就是那個動物的壽命。一千由仙鶴應了,天神原本希望人可以活久一點,但人類一直到天神喊「十三!」的時候才驚醒應答。後來天神希望分到六十歲的狗和十三歲的人類交換一下。交涉許久,狗才勉強同意,條件是:人類要愛護狗,不可以欺負狗,過年時要讓狗跟人吃得一樣。這個傳說顯見摩梭人和狗的關係十分密切。不過,它沒提到要是人類養狗卻不愛護狗,會怎麼樣?對於那些要養狗,卻又不負起責任,導致妨礙鄰居權利的人,我有很多意見。

據說老先生沒中風前,每次幫狗洗澡,那堆狗毛都會掉到我房外的陽台。但是我從來沒碰到這情形,看來那些狗已經很久很久沒洗澡了,難怪很臭!

跟我一樣受不了樓梯間的狗臊味的人,大有人在。聽說最早住在老先生樓上那戶人家的男主人,非常討厭樓下養狗的行徑,因為這些狗不但臭,還經常大叫,吵他睡覺。於是有一天開始,他每天中午飯後,就帶了一顆籃球回家打。他知道樓下的狗主人會午睡(兩人的辦公室都在附近),於是打半小時的籃球,讓狗主人嚐嚐不能睡覺的滋味。沒想到,這個狗主人為了他的狗,什麼都能忍,從沒抗議過。每天打籃球的人倒是受不了了,他跟鄰居說:「他不投降,我要投降!每天打籃球,打得我累死了!我沒辦法了!」所以沒幾年,他就搬走了。

知道這個無奈又好笑的對抗後,除了搖頭,也無計可施。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搬到鄰居不養貓、不養狗、不養會發臭的東西的地方去。

由 debby 發表於 September 22, 2006 06:57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