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02, 2006

怎麼一個悶字了得!

幾年前,I師因公與我通email。我忘了自己回信告訴他什麼,後來N師轉述,I師說我還是像以前那樣憂國憂民。我那時才知道I師對我的印象是什麼。

現在不太看政治新聞,放棄憂國憂民路線,卻沒辦法不為這個環境擔憂。民燼黨政府很爛,已經不必多說了,可是,做為渺小的個人,身處各行各業,今年勢必被騙子政府製造的卡債風暴影響。40萬卡奴換來3%經濟成長率的負面效應,已經全面發酵。百業蕭條,這次比SARS的損害還厲害。

悶透了。

不斷聽到朋友的壞消息。過去在外界認定「大公司」任職的人,陸續離開,漂泊四散,工作不穩定,甚至有經濟危機。一個又一個。我想念他們過去的笑容。難道好日子遠去,就此不再了嗎?

中產階級的消失,以前都是看數字判斷,如今聽聞的是一個又一個熟悉的身邊案例。面對身邊就近可見的天崩地裂,怎叫人不徬徨,質問國家社會出了什麼狀況,讓多數人因為少數人選擇的怪物,要共同承擔這樣沈重且難以改變的劣勢?

如果過去經歷不錯的朋友,都在徬徨,那麼,那些條件更差的人,豈不是要面對更糟的局面?

讓人更悶的是,實在不知道能做什麼,才能挽救不斷衰頹的劣勢。我們像是站在一個傾頹的斜坡上,腳底是流沙,手上抓不到什麼能固定的東西,只能跟著逐步降落的斜坡,不斷下滑。何處是底線?沒有人知道。

PS.有人叫我看「砰砰阿峰」解悶。但是,「砰砰阿峰」表面好笑,骨子裡也很悶哪。

?

由 debby 發表於 August 2, 2006 11:57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