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3, 2006

「這公車是誰設計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台北市出現內裝奇怪的公車。我指的不是低底盤公車,那好幾年前就有了,而是座椅朝向忽左忽右,甚至像捷運一樣,面朝後面的公車。以及,像是遊覽車改裝的,左右排座位從車頭到車尾,都是兩人座,甚至座椅的傾斜度就跟遊覽車一樣,可以調整,靠窗的位置還有兩個放杯子的塑膠架。最好笑的是,兩排座位中間高懸的小電視放的是卡啦OK伴唱帶,而不是Bee TV。只是,當字幕打出「來賓請掌聲鼓勵」時,沒有一個人配合,畢竟,這是公車,不是遊覽車。

我每天要搭乘的大都會客運,就有數種上述奇怪內裝的公車。坐到座椅忽朝左、忽朝右、忽朝前、忽朝後的那種公車時,即使覺得很怪,也沒什麼反感,因為這種公車內部感覺比較鬆散,我很怕坐擁擠的公車。偏偏,最近常碰到兩排座位的那種。這我就有意見了。遊覽車之所以有兩排座位,那是因為長途、尤其是上高速公路時,不允許有站位,自然座位數要多一點,走道因此狹窄。但這種車變成公車,徒然造成乘客的不便。那走道,只要有胖子、背背包、拉行李箱、帶大件物品的人站在其中,後面的人想下車時,必定很難過去。任何一種公車,人多的時候,碰到這些人,從車尾移動到車頭的速度本來就比較慢,更何況是這種車?於是有回按鈴後移動,還沒到車頭,司機就直接開到下一站,根本不讓我在該下車的地方下車。

有天我又搭到這樣像遊覽車的公車,後門上車的那一節,不像其他公車,因為逃生門而空出一個空位,所以兩排座位從前到後,沒有中斷。我暗嘆一口氣,坐在中間偏前的位置。後來,上來一對夫婦,抱著娃娃車上車的,是個金髮男人,身材微胖。在他後面上車的,是提著大包小包的中國女人,我猜她是大陸人,因為她說:「肯定是......」,台灣人不太會這樣講。女人帶著東西坐到我的斜前方,男人帶著娃娃車,因此大約坐在我的後一排或兩排,把娃娃車停在走道上,正好是後門一打開的位置,那是整輛車比較寬敞的地方。

到了某個捷運站,一口氣上來很多人,男人只得把娃娃車往座位緊靠。但是,再怎麼緊靠,能讓其他人上公車的位置非常有限。小女娃什麼都不知道,看到那麼多人從她身邊經過,伸出手想摸這些人。這之後,只要有人下車,外國爸爸都得道歉,甚至把娃娃車抱起來,好讓後面的人走過。一度聽到小女娃大哭幾聲,我猜可能被人擠到了。

這個爸爸於是生氣了,怒怒地問:「這公車是誰設計的?」我聽到一個女聲怯怯地回答:「不知道。」要是平時,我跑去跟大都會反應他們公車有多爛,大概沒人理我,因為我好手好腳,上下車沒問題。倒是這個奶爸的憤怒,再加上他是外國人,對某些人來說,應該有點份量吧?我真想把這話傳給大都會客運,拜託他們為乘客著想一下。

不過,就算真的把意見傳達,我猜是沒用的。接連兩天,我要坐的公車都過站不停,我拼命揮手也沒用。第二次是因為有另一號公車靠站,所以我要坐的公車當作這站不可能有人上車,呼嘯而去。氣得我打電話去總站問是不是那一站都不停車的?哪知,接電話的人竟說,下一班快到了。實際上,區間車的班次沒那麼多,下班車 15分鐘後才到,而且,不保證會乖乖靠站。若不是我要到的地方沒捷運,實在不想坐公車,人擠不說,還會碰到這種鳥事,時間掌控大大不易,弄到一肚子怒火。

記得約莫國高中的時候,台北市公車要買匈牙利公車,因為會發出很大的噪音,於是被議員還什麼人吵說不要。這些年,在市公車民營化,以及捷運開通後,已經沒聽說各家客運怎麼決定要買什麼公車了。這些討人厭的公車,不知道是打哪來的?

當我媽碰到這種事,往往會說:「一定是男人設計的!」或「一定是男人決定的!」在她看來,不做家事、不帶小孩的男人,根本不懂得如何體貼、為別人著想。這或許是多數台灣男人的通性。在美國時,經常看到負責帶小孩的男人。有次在雷根圖書館,就看到一個爸爸坐在靠牆的位置幫小孩餵奶,媽媽逛一逛,才過去跟爸爸講話。我看了,覺得很感動,舉起相機偷拍這一幕,但是拍壞了。去San Diego Zoo的時候,碰到上坡的地方,居然有平底的電扶梯,方便那些推娃娃車的父母輕鬆地站上去。我只能唉一聲,因為想到國內那些負責公共建設設計的官員和設計師,沒這麼有頭腦,我只有羨慕別人的份。


由 debby 發表於 June 23, 2006 09:26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