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9, 2006

寶寶每天上班五百趟

對表哥的女兒寶寶來說,兩歲半的新年,滋味鐵定跟以前不一樣。因為她的弟弟,十幾天前出生了,前幾天剛回到家。

姑姑抱著她,餵她吃飯。只要有大人問:「阿婆疼弟弟好不好?」她一律搖頭。「Bibi(爸爸)疼弟弟好不好?」她點頭。「叔Bi疼弟弟好不好?」又是搖頭。她爹苦笑,「我去大陸十天,她無所謂。」但是叔叔去日本四天,她每天哭,哭到叔叔下飛機打電話回家,她一聽說叔叔就要回來了,高興地唱歌跳舞。

這幾天她又開始哭了。她爹說:「爭寵囉!」因為弟弟之前在坐月子中心待時,有暖氣。這幾天不巧天氣寒冷,台灣一般家庭沒有暖氣,剛出生的小娃娃受不了,於是半夜啼哭。爸爸媽媽都去抱弟弟,她跟著哭,企圖讓大人注意她。但是爸爸抱她,她繼續哭,她要娘抱。她爹覺得在她眼裡,份量不如她的叔叔。

這也沒辦法。對小孩來說,每天看到的人,感情最親暱。未婚的叔叔從她出生,幾乎每天在家陪她,跟阿婆一樣,所以叔Bi的份量比Bibi重要。(真奇怪,叔Bi到底是哪裡來的稱呼?)

這個兩歲半的過動兒,15公斤,個頭跟許多三、四歲的小朋友差不多,據說體重比她那個五歲的表哥還要重。因為她一天四餐,十二點睡覺前的宵夜牛奶一定要喝,主動要求搭配麵包,吸哩呼嚕吃完就去睡覺,此外三餐,都要吃上四十分鐘。

沒辦法專心。表哥苦笑,懷疑她是過動兒。吃飯吃到一半,她背著媽媽買化妝品送的包,說要去上班,一路狂奔到店門口,再狂奔回餐桌旁。如此不下十回,看得我的眼睛都痠了,她卻不覺得累。據說,她每天至少要跑五百趟。表哥跟我說:「養這個小孩很累吧?她今天算是活動量少的了!」

問她上班做什麼,「賺錢給阿婆」,當然,這是教出來的。「妳賺多少錢?」「『六』少錢?」她爹解釋,她不會說「多」。有時上班上到店門口的角落,突然冒出一句:「叔Bi最討厭我這個小孩了!」大人臉上三條斜線。我問她:「最喜歡誰?」「Bibi!」她爹感動到露出意外的笑容。「最討厭誰?」「叔Bi!」她的奶奶叫她趕快跟在一旁叔叔道歉,她自己知道說錯話,到角落面壁思過去了。她爹抱著她,叔叔在一旁,她會用手把叔叔的臉抱過來,親密地貼著,我說她叔叔的女朋友會吃醋喔,她可不管別人吃醋,阿婆和叔Bi都是她的,別人不準搶。

一身粉紅色的寶寶,指定爸爸只能穿藍色,媽媽穿紫色,叔Bi穿香蕉色,她則非草莓色不可。問她是誰?「草莓珍珠美人魚!」大人都笑翻了。我問是誰教的,表哥說沒人教,看電視學的,然後抱怨現在的電視太糟糕,連幼幼台的卡通都講髒話,但那是一千零一台,除此之外沒得看。於是兩歲半的寶寶學來一堆奇怪的東西。

有時問她問題,她答不出來,便很大聲地說:「我在忙啦!」我以為是自行創業的表哥哪天這樣講話,被她聽到,因此學來。但是得到的答案又是:「電視!」

不過,電視好像沒教她電話禮儀。她拿著我送的趴趴熊塑膠電話給她爹:「Bibi你的電話!」然後去拿黑人牙膏當作她的電話。「喂喂,妳是誰?」「在這裡!」牙膏往地上一丟,電話掛斷。兩秒後,又跟她爹說電話來了,不管她爹問什麼,她都說:「在這裡!」掛斷。我問她,怎麼沒說「再見」?她又帶著裝了橘子的包包跑步上班去了……

由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29, 2006 06:19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