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08, 2005

寶寶密語:「嚎嚎」是小狗

帶著童書去看表哥一歲半的女兒寶寶。一進門,表哥就說:「我十年沒看到妳了!」此話太誇張,他結婚時,我負責幫忙寫謝帖呢!倒是他女兒出生這麼久,一直在電話裡聽姑姑說寶寶很牛而不見其人。幾個月前,姑姑託爸爸拿他們全家福給我看,才識得這個新生表姪女的廬山真面目。

初次見面,寶寶不讓我抱。表哥拉了小椅子給我,要我坐在跟她同等高度的位置說書給她聽,「先培養感情」。如此趕鴨子上架,我未練先演,也只好硬著頭皮上架。表哥在一旁聽了一會,跟我說要用她的語言跟她說話。所謂她的語言,就是「Bibi」代表爸爸,「Mimi」代表媽媽,「嚎嚎」是小狗……這可難倒我了Orz,沒事先給我小抄,我怎會知道?忘了是誰,從來不跟小孩說兒童語,為的是讓小孩能夠和其他人正常對話。想想也很有道理,各家的兒童語簡直就是各家的密語,小孩碰在一起,也不會知道彼此的兒童語指涉物為何,大概會覺得別的小孩都是外星人。只是,我是久久出現一次的姑姑,自然不便提這個。

姑姑塞了一碗蘿蔔糕湯給我,寶寶很有興趣,湊了過來,我還沒吃就先餵她一口。他們都阻止我,我說沒關係。她的胃口很好,我還沒吃,她又湊過來了。還好我不是她的娘,不然多發生幾次這種狀況,遲早會上演母女爭食的場面。表哥說:「妳慘了,挑動她的食慾!這碗她可以吃完的!」我餵了幾口,因為沒經驗,邊餵還邊忙著找紙擦她臉上和手上的食物,新手姑姑上路,寶寶包涵。即使表哥在一旁說沒關係,她一點都不介意。我忙得幾乎沒辦法吃,她一面吃還一面要翻書,我恨不得自己有三頭六臂。小表哥看不下去,叫她過去,餵了一口煎的蘿蔔糕,然後顧著自己吃,吃完還攤開她的手說:「沒有了!」她一臉落寞地看著空盤空碗,爬下叔叔的膝頭,又來到我身邊。

在這過程中,我只和表嫂打了一次照面。表嫂雖然和我同年,可這次看來卻像比我多了好幾歲。看來生小孩後的婚姻生活是很催人老的,即使寶寶平時由祖母帶。表哥陪女兒在外頭跟我玩,表嫂則忙著在廚房幫婆婆準備中餐。這真是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內」畫面,也是過年期間我最怕看到的畫面,尤其是女人總為祭拜男人的祖先而忙碌,男人卻樂得輕鬆,享受這一切過程裡美好的部分,有的甚至到處遊手好閒,管別人家閨女要出嫁沒,別人的兒子又多有出息了。

由於姑姑平時還有生意要顧,寶寶被教得很機警,不隨便讓人抱,也不會自己走出店門外。跟我自小就橫衝直撞、到處亂闖的個性很不一樣,雖然我覺得她和我小時候一樣,看來都有幾分男孩子氣。

總覺得那些我因為和小表哥吵架,或被姑丈惹毛,而負氣出走,說要自己搭車回家,然後走出店門,隨即被表姊表哥追回來的過往,彷彿是昨天。轉眼表姊、表哥都為人父母,雖不及「兒女忽成行」,卻讓我感嘆,人生翻頁的速度,實在比我想像地快多了。

由 debby 發表於 February 8, 2005 11:27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