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7, 2005

老社區的噪音浪潮

旅居香港的黃寶蓮,曾在一篇散文中提及香港的建設工程活絡,讓當地人已經到了處變不驚的地步,倒是她這個外來客在餐廳裡聽到鑽孔機震動的聲音,而跳了起來。

當我想起這段文字時,同時冒出的念頭,大概是覺得黃寶蓮很幸運,還好讓她驚起的地方,是在外頭,而不是家裡。她的家依舊可以作為逃離噪音的避風港。有些人就沒那麼好運了,例如現在行動尚不自如的我,就在家中面臨鑽孔機、各種敲打聲不絕於耳,前院、後廳都吵得要命。我走來走去勘查家中是否還有安靜的角落,甚至逃到陽台去,最後卻只能大嘆:四面楚歌、無處可逃啊!

Resize of DSCN0396.JPG 一個月前,巷子底端的那戶人家開始鑿牆鑽孔,整天都在施工。爹說那戶人家準備娶媳婦,家裡不夠住,因此把圍牆拆了,準備把屋子加大。於是我忍受了將近一個月,一心期待他們完工,我就可以圖個清靜。

沒想到,上週開始,樓下開始施工,他們找來一家裝潢公司,多個工人同時分頭進行數項工程。從早上八點多開始,一路施工到傍晚六點多。

我在屋裡關窗、關門,把自己蓋進棉被裡,企圖當把頭埋進沙堆的鴕鳥,但是不成功。連帶拖累另一個打越洋電話的人。由於不忍心讓對方花昂貴的電話費聽震耳欲聾的聲響,於是問道:「你要不要先去睡覺?」「不要,我想講電話。」於是兩人只好把噪音當背景音效,一句話要講三次才聽清楚。

有時好不容易樓下的聲響暫停,不遠處的施工聲則升起。這些噪音就像浪潮,一個波浪才下去,另一個浪頭又蓋過來。我只能被噪音之浪追著跑,但這次命運顯示的很清楚,沒路可逃。就連假日,他們也不放過,昨天一路施工到晚上八點多。在家時間不長的弟弟都受不了:「這太誇張了吧!」

我待在家原本是要休息,現在只覺得自己瀕臨崩潰邊緣。爹娘打電話問我有沒午睡,「他們中午只停工20分鐘!」工人的吃飯時間真短,連帶使我也沒得清靜。

檢舉他們嗎?印象中,似乎是超過晚上十點以後,才能檢舉噪音。更何況,鄰居大概能逃的都逃光了,不能逃的,像我,就在家裡準備被噪音擊倒。

「老社區,只要有一戶整修房子,其他的住戶也開始整修房子。」娘這麼說。似乎如此。前不久是隔壁的(前)麻將戶才整修完,歷時兩、三個月吧!而且他們還偷偷摸摸地把房子往外推出去至少三十公分(見圖見真相),所以從施工到現在入駐後的說話聲,都離我們很近。近到他們家的手機響,爹娘會在餐桌上問我們:「是誰的手機響?」我頭也不抬:「別人的。」然後我們會聽到一個粗聲粗氣的男聲應答:「喂!」

據說樓下的把兩個房間中間的樑柱打掉,準備給兒子做新房。又是一個私自更改建築結構的案例。真怕哪天地震來了,我們家這棟變成東星大樓第二。

雖說現在是一堆法律人治國,但從生活細節來看,台灣社會有許多面離法治社會還離得遠。各人愛搞什麼就搞什麼,也不管別人死活。自由嗎?不對,這叫放縱。

由 debby 發表於 October 17, 2005 03:05 PM | 引用
迴響

早上八點多,還在睡覺時,數部機器已經在樓下動工。沒多久,我聽見有個女人大喊:「還沒九點你們就開始施工!」

過了一會,機器聲音停了,剩下敲打聲。過一兩個小時後,數部機器又開始在不同位置鑽洞挖牆,吵到我的耳朵快受不了。

然後有人錯過「黃金時間」了。。。(默)

Debby 發表於 October 18, 2005 05:20 PM

別人寄來的:
> 上聯:開飛機管他東南西北愛飛就飛
> 下聯:搞捷運不論前後左右想挖就挖
> 橫批:也是台灣奇蹟

那個「捷運」可能指的是屢屢出事的高雄捷運?

Debby 發表於 October 19, 2005 06:56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