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9, 2005

植物的撒嬌

自從新奢華主義流行,買名牌犒賞自己,就變成越來越理所當然的事。對一個財力不雄厚,卻十分忙碌的人來說,要是真的跟隨潮流而走,最後不但不能感到滿足,還成了金錢的奴隸,可能變成新聞中那種滿屋子名牌,卻有數十到上百萬負債的可憐人。

難道不能用別種東西和方式,來慰問自己的辛勞?幾個月前在南投出差時,我反覆問著自己。

剛好有人說要買一種植物,加上吉普車在山裡奔馳過久,引擎出問題,在一間植物產銷中心前等待救援。那時雖是深秋,日頭卻烈得很,ㄉ不忍我瞇著眼曬太陽,要我到陰涼處。於是在植物產銷中心逛了一會,看到數種香草植物,便決定買下,當作此趟出差的紀念品。一路小心翼翼地帶了三盆回台北,心中描繪的是香草蓬勃長成後,我可以採來泡茶的美好遠景。

根據該中心的告示牌解說,這些香草一週只要澆兩次水。聽起來很省力,跟種仙人掌差不多,似乎放到陽台喝點露水就可以,不太需要時時關照,這也是我會帶它們回家的重要原因。但不到一週,我就發現根本不是這回事。

等我再次出差回來,才三、四天不見,甜菊葉垂頭喪氣地枯成一團,看來跟死了差不多。我手忙腳亂,趕緊澆水,把小盆子放到水龍頭下接水,企圖把死馬當活馬醫。大約二十分鐘後再探頭一看,咦,竟然活過來了!

瞧那葉子隨著細細的枝莖往上延伸舒展,恢復青綠的顏色,在風中略略搖動,似乎在歡呼,又好像跟我撒嬌,謝謝我及時救它一命。這真是最神奇的一刻,讓我發覺,養植物也可以和養小狗一樣,被豢養者如此激烈地表達它的感覺!相形之下,迷迭香和薄荷就情緒平穩多了,雖然一樣那麼多天沒澆水,但不至於枯萎,也不會喝了水就向我撒嬌。會吵的小孩有糖吃,會撒嬌的植物也會受到比較多注意,後來我都先看甜菊葉的狀況,再顧另外兩盆。

我還沒盼到歡呼收割的那一天,可憐的甜菊葉就遭到毒手。粗魯又邋遢的惡鄰,竟然趁我不在的時候,偷偷把它的葉子拔掉2/3。我雖然常常見到它時沒戴眼鏡,不太仔細觀察它多長了幾片葉子,依舊會發現它非常不一樣,低頭一瞧,還可以看到它被摘取的傷口!頓時為歹命的小植物感到難過。

大概是感應到我的遠景,甜菊葉在冬天非常努力地生長茁壯,一下就長了一堆鬍鬚、嫩葉,導致頭重腳輕,風一吹,整盆就從檯上倒栽蔥,重重地摔落地上,讓我每回撿起都好心疼。薄荷也長了鬍鬚,還開了小花,但沒像這株甜菊葉那樣奮力長大。迷迭香最不領情,始終都沒什麼動靜。

然而,我依舊是個不及格的主人,不適合養植物。隨著我頻繁的外出,甜菊葉死而復生、生而復死數次,尤其是過年那次,我差點以為救不活了,灌了好幾桶水,它都沒什麼動靜,不像昔日,幾十分鐘後,就可以看到枝葉直立的復甦樣貌。還好,最後它還是活了過來。

只是,春天來了,甜菊葉反而病了,顯得戶外的植物更加欣欣向榮。我站在它的面前歪著頭想,奇怪,難道我之前的病都跑到它身上了?葉子發黃,有一點一點的,說是病蟲害,又好像不是。一度想跟同事借竹醋來噴一下,看看能不能把蟲蟲趕跑,如果是病蟲害的話。過了一陣子,覺得大概無以為繼了,我雖然不至於過份多愁善感要像黛玉葬花,至少可以想想是不是把這一小盆土再利用。於是把枯黃的葉子、生病的葉子全部拔光,然後幫忙祈禱,下輩子千萬別碰到我這種主人,不是綠手指就罷了,連澆個水都沒空。

正當我終於有空,可以處理它時,卻發現甜菊葉再次逃出死神手掌。大概是怕被我扔了,不但長出嫩葉,而且沒有病變跡象。我只能說,這真是太奇妙了,從沒碰過情緒如此微妙的植物。看來,等葉子大一點,趕快摘下泡茶,這樣它才有機會不斷長出嫩葉,也不會頭重腳輕。改天有空,再幫它換個盆,然後許願,希望很快就可以固定採收一整盆的甜菊葉!

這種花小錢帶來的娛樂效果和長期的心靈感受,似乎比買名牌有用多了!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19, 2005 10:49 PM | 引用
迴響

今天摘了幾片來泡玫瑰花茶,赫然發現涼涼的。

難道我弄錯了,那株嬌生慣養的,不是甜菊葉,是薄荷? fO_o

改天再摘我本來以為是薄荷的那株葉子來喝看看。(抱著神農嘗百草的心情)

Debby 發表於 April 30, 2005 08:05 PM

不耐這兩天的烈日照射,薄荷宣告搶救無效,嗚嗚。

從萎縮捲曲的葉片上依稀可辨認的斑點推測,這種植物還是得放在不會曬到太多陽光的地方才行。

我終究不是綠手指(嗚)。

Debby 發表於 June 21, 2005 12:03 PM

拔光枯枝黃葉後,繼續灌溉。

今日已見到嫩芽冒出,所以,我又僥倖過關了。

翻開藥草植物完全指南》,其中寫道:「部分遮陰或日照」,「土壤潮濕、排水良好的鹼性土壤,且須富含肥料。」

過一陣子該換盆,然後施肥。

Debby 發表於 June 27, 2005 02:46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