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3, 2004

2004立委選舉觀察略記

選前有人說了這麼個笑話:「連戰一眨眼,妳就知道他在說謊;宋楚瑜一哭,妳就知道他在說謊;陳水扁一開口,妳就知道他在說謊。」這是個不討好任何一邊的笑話。現在看來,著力最深的,其實是最後面。 一年選舉一次,已經夠勞民傷財的,何況是選兩次?在三月總統大選後不到九個月的立委選舉,投票率是近年新低的59.16%。這不到六成的投票人,決定這場仍是藍綠對決的局勢。

很多現象都必須從藍綠對決解釋,否則解讀會有所偏差。好比,馬英九牌打了五張,蘇盈貴和林正修落選,不是因為馬英九牌力道太弱,而是選民決定了藍綠對決,不是正統藍營或綠營的,在最後考量,就會出局。更何況,林正修是批判國民黨的,幫他助選已經讓馬英九被國民黨人罵得滿頭包,馬英九最後轉往幫費鴻泰競選,想必都是這張牌自動決定失效的原因。不是正牌藍軍蘇盈貴獲得的奧援更少,就更不用說了。馬英九牌當然有用,不然馬團隊出身的吳育昇不會拿到全國第一高票,同時,「打馬」不遺餘力的王世堅也拿到該選區第一高票。正反馬英九牌仍然是高操作性。

藍綠對決例證之二,選民會檢驗候選人的顏色內容。所以遠離陳水扁路線的沈富雄出局,被認為是「藍皮綠骨」的陳學聖出局。他們的部分就不能用配票失敗來做單一解釋了。 既然是藍綠對決,第三勢力沒有太多的空間,民主學校的許信良、鄭麗文和藍博洲,就算有高知名度或高民調,也使不上力,對地方深耕不夠,更別談其他。脫離了政黨,施明德自然讓選民遠離了。

選舉結束那天,以及今天,兩度走過施明德競選總部,都是一群工作人員忙著撤離的整理工作,沒有太多的傷心,只是忙碌。其他沒有太多知名度的無黨籍候選人,不用想拿回當初繳交的保證金。

泛藍要好好感謝陳水扁。不管從319事件的處理,不斷移向深綠路線的政治操弄,企圖攻城掠池,大政策有如修憲、正名、軍購等,較其次政策有如教科書等,再其次有如出版品分級等,陳水扁帶頭挑戰中間選民的忍耐極限。

國民黨、親民黨、新黨不要高興,很多票不是投給你們的,那是給陳水扁的嚴正抗議。國民黨不要忽視真正國民黨忠貞票的持續流失趨勢,拖延世代交替只是讓這趨勢變化更快。多數中間選民其實還是要維持現狀,民燼黨執政團隊再繼續拉高台海對立,不只外部產生問題,內部一樣會反撲。

呂秀蓮做為民燼黨內「李登輝路線」的最忠實追隨者,選後繼續檢討別人。她這種讓親痛仇快的性格,向來比性別問題嚴重多了。如果有人就她這次輔選的成效做研究,說不定會發現不但毫無助益,反而帶來負面效果。呂秀蓮要是再回頭單獨參選,她會發現這些年來,她的民意真正增減多少。

在藍綠對決項下,可以觀察到選民喜新厭舊的傾向。不管蕭美琴、鄭運鵬、陳瑩、周守訓、謝國樑等,乃至於年紀夠老的李敖,這些新面孔的立委,代表選民對新氣象的渴求,要國、親兩黨主席連戰、宋楚瑜加速交棒,要民燼黨黨主席陳水扁趕快權力下放。不過,要這些革命政黨色彩濃厚的政黨從心革新,還真難。 李登輝魅力終於失效,畢竟很難讓新選民接受這個「老番顛」的思想。現在台聯的票只是鞏固「深綠」的那一塊,難保未來八年(在台海局勢不變的大前提下)走上新黨後路,就算到時李登輝還能站台。

?這是最多人在選前喊「搶救」的立委選舉,下場就是打亂配票。會接受配票的忠實政黨選民要先擺一邊,很多游離的中間選民選定陣營後,看到被配的候選人太討厭,或者同情某候選人等,產生的配票失靈,都要回溯到提名去。

民燼黨基於想要攻城掠池的心態,自然是過度提名。但別忘了,今年總統大選陳水扁若沒經319事件,可能就會落選。那剛好過半的選民,不是全部民燼黨的基本選民,更別說民燼黨在這段時間的作為,要接受民意的考驗。 民調是從來都不能信的。這些年的例證已經很清楚了。 看到林重謨、王世堅、邱毅等,這幾個人選上讓我充滿疑惑,究竟選他們的是哪些人?秦慧珠落選大概是時勢所趨。

?從族群來看,民燼黨執政那麼多年,造成族群對立,仍然有所反應。最現實的問題,當然包括資源分配。分配到資源的,或許會改向,但要是顯現對族群的不友善,那麼選舉當然會反應出來。原住民選區終有一席泛綠,別忘了民燼黨已經執政四年多,還要執政三年有餘,還有資源分配這檔事,這是最現實的政治。

由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13, 2004 11:59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