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07, 2004

人不□□枉少女?

一疊舊照片,讓一群高中同學驚呼連連,帶出一堆往事,好似白頭宮女話當年,即使我們還是20 something。那是我們高三時的照片,也是許多人最胖時的照片。往事不堪回首。

多年不曾打開那時的相簿,就是不想看見當年的模樣,沒想到,今天ㄖ竟然帶來讓大夥「回味」。照片裡的我,比現在多了五公斤。「有嗎?」旁邊的ㄏ回頭很謹慎地看我。她更厲害,她說自己比當時少了十公斤,現在只有43公斤。她坐著還好,站起來馬上讓人受到打擊。

眼尖的M先叫出來:「妳好瘦喔!」社會的制約讓女性不只對自己的身材敏感,連帶地也對身邊的女性身材敏感。ㄏ穿了短裙,看得出來腰圍比我們都小。我舉起相機存證,問蘭要不要入鏡做對照組,最後是好幾人合照。ㄏ似乎對今日的成果十分滿意,後來借了我的相機,從液晶螢幕裡,反覆欣賞自己的倩影。

有些照片十分引人注目,好比有人將臀部對著鏡頭,拉起制服黑裙,露出底下的藍色體育褲。想也知道,這是ㄍ當年「唆使」的結果。如今看來爆笑無比,當事人有些感到幾分不堪。若說「人不癡狂枉少年」,要對應成「人不□□枉少女」的話,中間□□應該填入什麼形容詞?

青春是否終是殘酷與久存?ㄒ說她永遠不會記得因為英文太差,而被英文老師當眾叫到台上說她「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她說自己現在在「外商」公司,好像成了一個反擊的註腳。沒有人記得這件事,即使我們現在聽到都會覺得老師太殘忍。當下的許多事終究會過去,但我們總難忘記青春期的那些不堪,畢竟那是我們自信心還未建立,同時最在意別人的時期。

忘了是誰,提到我們已經畢業N年了。我已經看到當年我們的學號開頭的數字出現在學妹的制服上。老同學們對於母校現在掉出「明星高中」外,感到痛心疾首,「我們就算愛玩,當年也愛唸書!」我不好意思提醒,當年我們班常是一類組成績倒數的。ㄨ的媽媽有回在家長會明說自己的女兒是來此「修煉」的,因為她的女兒當初應該考上某校,但失常了。這種例子多的是,我何嘗不被認為高中聯考失常?ㄨ不負她媽媽的期望,後來考上商學第一志願,現在念博士班。

這種場合照例會點點人頭算已婚人數,6/51,好像比例不算高。「我們都快三十歲了耶!」有人提醒。年齡是個重點嗎?或許是。

ㄒ提到她們的企業聯誼,聽來跟我印象裡幼稚的大學生聯誼沒兩樣。「那種活動年齡的範圍很大,甚至有四十幾歲的,為了表示有共同的話題,會跟妳說:『我也喜歡SHE!』」、「有人真的是來找老婆的,一直問:『會不會做家事?』、『常不常做家事?』、『會不會煮飯?』……」說完翻個白眼。我們像被擊倒的保齡球一樣,一個一個笑翻了。

她們不是在商界,往往在教育界,我成了唯一的特例。人對於自己不曾涉足的,永遠感到好奇,難免有幾分嚮往。工作模式一成不變的,羨慕工作有機動性的;工作時間過長的,渴望成為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當然也有例外,以前和我一起走路回家的ㄖ就說她不喜歡認識很多人、跟陌生人打交道,我過的日子是她絕對不想要的。我害怕有天因為無聊而致死的事,於她是不存在的狀況。由於幾人的眼尖,我的工作特別容易引起詢問,可我總想唉聲嘆氣省略過去。

ㄒ來跟我「告解」:「我都不☆□◎○耶!」她說的是業務部門的事。她的做為與不做為,與我無助也無損,我其實一點也不在意,每回碰到這種誤解,我最好的說明是不說明。It means nothing to me. I just do it as a job and only care about my life. 最簡單的說明,我不會因為很多同學在H銀行工作,就去辦該行的信用卡。更何況,我從來沒有散播或推銷我做的任何事。

做為老師的ㄊ比較離譜,在後來一群人去逛SOGO時,問我:「妳需不需要色誘?」「妳說的是龐德女郎吧!」記憶中,ㄊ和ㄍ是當時班上的笑料來源,我曾把她們搞笑的片段記在日記裡,做為自娛的材料。ㄊ知道之後大為震驚。和她相比,我比較像是冷面笑匠。

青春是一列急駛的火車,過站不停。除了曾經共同的回憶,其實我們沒有多少可以分享了。

由 debby 發表於 November 7, 2004 10:37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