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 2004

不愛台灣的自由

今天看新聞,發覺陳水扁已經預演落選發言了,他說保證三二○是連宋合,三二○後會是連宋不和,「他們如果合,兩黨變一黨就好了,如果合,一個主席就好了,為何要維持兩個主席?」我看了哈哈大笑,一個有勝選企圖心的總統候選人,絕對不會講這種話。所以綠營的內部評估一定是知道對自己不利,因此陳水扁講出這種氣勢弱人一截的話。

另外,近來我常認為,這次隱形選民不再是過去所說的「泛綠」,而是「泛藍」或「反扁」。泛藍和反扁中間沒有等號,反扁的人可能是泛綠的。這四年陳水扁的表現,讓許多泛綠的人不以為然,所以成了隱形選民。同時,這四年的「愛台灣」論調,誠如黃光國反駁理李遠哲的,陳水扁\李遠哲等人,只推動「意圖」,卻沒有擔負「責任」。而一個良健的民主制度,是必須涵蓋責任政治的。而陳水扁政府只是一再讓我看到不負責任,連個最起碼的中立選務都做不到,為了自己的勝算,朝令夕改,一下說投錯票箱還算有效票(後來說不算),一下又破天荒地讓鄉鎮市自印選票,讓人不免質疑這是開放做票的方式。在我看來「愛台灣」一言堂=「不民主」,我寧可爭取「不愛台灣」的自由。

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盡力做好自己的責任,盡納稅義務,只持有中華民國護照,如果因為不選陳水扁、質疑陳水扁施政,而被說「不愛台灣」,那我也無所謂。對於李登輝、陳水扁之類好似童年受虐的人,他們沒有辦法判斷何為是非曲直,而他們吸引的是同類的人,表現出鴨霸、欠家教的言行。我相信很多人是不同意的,因此成了隱性選票,只是不願意被說「不愛台灣」而不敢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313換總統救台灣」第一次讓我見識到民眾自主是怎麼一回事。從上捷運到辦公室路上,都是民眾自己到各地點集合,和 228手護台灣那種一大堆遊覽車動員民眾上台北的狀況,完全不同。他們說的仍是「救台灣」,因為我不在乎說了「爭取不愛台灣的自由」要被人怎麼解讀,但政治人物則可以胡亂說一通,所以他們反而沒有我要的言論自由。不過,換角度想想,同樣的「台灣」,泛藍提出「換總統,救台灣!」讓我發覺他們或許稍微開竅了。這幾天有好事者拍一個「獨一無二」麵店招牌,許多人做了死腦筋的解讀,為何不會想做是陳水扁只能做一任,沒有兩任?有人回應我,一號有「獨」台主張,二號是「無」為而治,我覺得也不錯。

這幾天看到自由、中時等言論親扁的媒體報導南部民眾和一些威權心態的政治人物,說聯合報是藍營傳聲筒。但今天反扁民眾自由意志促成的大遊行,卻不在只報導李登輝、陳水扁的自由時報頭版上,讓我更覺好笑。口口聲聲說媒體爭取言論自由,怎麼你們都自己把自由交給別人了?真說言論自由,那讓市場、民眾去選擇,沒什麼必要批評自己不看的媒體,除非報導錯誤。要比就通通排一陣線來比,看誰偏誰。媒體有立場不是錯誤,更不是問題,美國紐約時報、英國泰晤士報等,通通都有自己的立場。還有,扁政府不該用幕後的黑手,用資金和人事等方式來企圖操控媒體。扁政府這幾年玩的招數,比他們過去批評的國民黨還要醜陋,用個不是很恰當的比喻,民進黨「比國民黨還國民黨!」邱義仁、吳乃仁罵聯合報的話,其實很多都可以拿去罵台灣日報、自由時報等,而這兩個報紙更肆無忌憚,根本沒做什麼平衡報導。

陳水扁的四年,好難看的政績。衝著我的不愛台灣自由,我是不選陳水扁的。再一次政黨輪替!

由 debby 發表於 March 13, 2004 06:37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