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8, 2004

民主的反挫—手護台灣活動

對於人多的地方,我向來避之唯恐不及。因此對於台北101開幕掀起的人潮,只想離得遠遠的,更別說號稱100萬的手護台灣活動,而且週末上班,碰到那麼多人卡在路上,會讓急著上班刷卡的我擔心自己又要遲到了。

昨天聽到手護台灣活動也會在辦公大樓附近,第一個念頭是:「我要休假!」急忙把假單送出去,但是過不了多久,想起今天有事,非來不可。

騎機車騎到一半,突然想到,一定會塞車。於是騎到捷運站改搭捷運。好在自己做了正確的決定。因為還沒從捷運站離開時,就看到一堆人擠在出入口,更別說辦公室旁邊的星巴克,外面的桌椅全被參加手護台灣的人佔了,星巴克和旁邊的書市根本不能做生意。路上也都是一堆動彈不得的車子。

我在心裡反覆問著同樣的問題:「這是哪門子的自由民主?」何謂自由?自由難道不是「不妨礙他人之自由為自由?」但是我們的辦公大樓卻因為這些人的妨礙而不得不關閉,要做生意的人、要搭乘公車的人,全都被妨礙了。真不可思議。2004年、民國93年,我竟然還看到類似民國77年解嚴後的活動?15年後還是同一個調調,這些人是倒退還是進步?民主進步???如果說國民黨輸不起,那主導這次活動的民進黨就是「贏不起」。都已經執政了,言行還像個在野黨。誰都不比誰的政黨高明。好可悲的政黨政治。像是民主初起步的國家的活動。難以相信。

昨晚看到聯合晚報三版有半版的手護台灣徵文和攝影比賽廣告,心想,這個團體真有錢,光廣告就花了不少。而徵文活動第一名有十萬,真是大手筆。但是一個活動就寫文章?很難有什麼好品質吧。但品質顯然不是他們所要的,不過是要人參加活動,以及要人提供多點可供宣傳的來源吧,其實是一種綁標。

後來又看到扁支持者打出320公投的正當性和民主性,說不去公投就不民主、不愛台灣,讓我感到疲憊。任何事動輒都打出台灣,居心明顯。「不愛台灣」似乎成了一種罵人的粗話,就跟「沒種」一樣。我們不知道罵別人「不愛台灣」或「沒種」的人多愛台灣或多有種,但可以確定的是,這是運用「戴帽子」策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你變成一個眾矢之的,然後運用群眾暴力來羞辱你。「何謂民主?」當年許多民進黨人不是罵國民黨用多數暴力嗎?為何現在自己也用同一套?而罵人不民主的,自己才不民主,為何要強迫別人跟你做同樣的選擇?那是獨裁啊。一面使出言語暴力,一面用多數暴力,讓我對這些獨夫保持距離,難以支持他們。

昨天有人在辦公室樓下嚼著檳榔,對著公司的大門放砲。我在樓上透過玻璃窗看著,仍問同一個問題:「不是說這是自由的社會嗎?」既然一個社會不同團體供給那麼多選擇,各取所需就是了,為什麼要砲轟自己不喜歡的?這是獨夫、暴力的行為啊。而且他們的行為把不相干的路人都嚇了一跳,更是妨礙、干擾他人。

兩點左右要出門,經過昨天的事,同事勸我:「外面那麼亂,妳還是別出去吧。」「可是都答應了」。本說要坐公車,但同事想了一個捷運路線給我,雖然要走一段路,絕對會比坐公車快。真是正確無比,因為一走出去,就發現外頭那些手護台灣的人把馬路都佔了,即使是綠燈,車子還是開不了,因為有道人牆。「何謂自由?」我又問了一次。不過,看到那麼多人捐棄成見,男人男孩紛紛戴上綠帽子,也算開了眼界。其中想必很多是喜歡給人戴「不愛台灣」帽子的人吧。給人戴帽子者,自己先戴帽子?

由 debby 發表於 February 28, 2004 07:11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