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07, 2010

期待的哥哥

知道懷孕之後,我最在意的,是小J的反應。生小J前,我常看TLC台的育兒節目。有次節目中間有段問答,是個媽媽寫信去問,母愛是否是天生的?因為她的小孩出生兩、三週了,她仍不覺得自己愛自己生出的孩子。專家的答案是,母愛不是天生的,而是培養的,平均要六週(照中國人的說法,是做完月子的事了),才會感受到自己泉湧而出的母愛。既然我還不認識腹中的孩子,對他的感情還不夠深,未來會怎樣,我並不知情(有人說當媽難免會比較疼愛排行後面的,也有人說媽媽愛每個孩子的方式不一樣),我只能確知,我和小J的感情並不應該因這個未出世的孩子而有所改變。

然而,我並不希望小J因為有了弟弟,而變成好嫉妒、愛搗蛋的小孩。看到S的大兒子阿D打弟弟打到變成家庭問題,我一度很擔心小J也變成那樣。不過,經過為期不短的觀察,我覺得小J應該不會像阿D那樣,因為小J和阿D的個性不一樣,我沒餵小J吃母奶吃那麼久,我和S的管教方式也大不相同。

按照英國保母Tracy Hogg和Jo Frost的說法,不需要太早讓年幼的孩子知道媽媽懷孕了。因為他們的時間觀跟我們不一樣,跟他說:「你快要有弟弟\妹妹囉!」他會以為過幾天就會發生。所以她們主張生產前兩、三個月再讓小孩知道。不過,當我看到她們的說法時,小J已經知道了,那時我才在懷孕初期。

那時小J是不是以為過幾天就會有弟弟(一開始他以為是妹妹)?似乎不是。他到底知不知道有弟弟妹妹是怎麼一回事?我想他應該知道一點,這要感謝S家比我們早一步添丁,所以他有實例可以看。剛開始,S帶兩個月的小兒子來,而且在我們面前餵母奶時,小J的表情非常奇怪,好像覺得她們是外星人。不過,經過解釋,他好像稍微懂一點。所以後來當我要幫小J買關於當哥哥的書時,就沒特別考慮餵母奶這一項。

在英國的Angel有份相關書單。我又參考amazon上美國家長的評論,買了《I'm a Big Brother》、《My New Baby And Me: A First Year Record Book For Big Brothers And Big Sisters》和《Dear Baby: Letters from Your Big Brother》 。amazon上有時有自己出貨的二手書,價錢很便宜,而且書況不錯,後面兩本我都是買二手書,不然用原價買就太貴了。小J比較喜歡前兩本,尤其是第二本。第二本其實是勞作書,要年紀較大的兄姊按照月份貼自己和弟妹的相片或畫作,圈寫一些相關的生活記錄。雖然我們這本書至今仍是空白,可是小J每每都很期待地拿著這本書說:「這裡貼小J相片,這裡貼弟弟相片!」第一本書則讓小J知道弟弟不能吃披薩。可是他有時看的重點不見得是書中要傳達的,例如他會指著某一頁問我:「這些相片怎麼沒有收好?」至於第三本,因為故事主人翁已經上學了、會寫字,年紀比小J大,他完全不感興趣。

我前一陣子有時會有意無意跟小J說一些弟弟出生後的事,他都很認真地記起來,不時還會跟我複誦。例如,我跟他說:「以後媽媽餵弟弟吃母奶時,你安靜地在旁邊玩,不要吵弟弟。要是弟弟沒吃飽,他會哭喔。」此外,某人曾跑來跟我說,他要小J別穿某雙鞋,太小了。小J就跟他說,要給弟弟穿,讓他覺得滿感動的。不過,他後來一想,應該是我教的。我說,是我跟小J說的沒錯。小孩子就是要教啊,而且,如果經過教導,從在家裡開始,能讓他想到別人,而不是只顧到自己的需求,不是很好嗎?如果身為男生的小J,能多一點體貼別人的特質,我想對他的未來絕對是利多。

為人父母在教小孩做當哥哥\姊姊的過程中,應該可以扮演示範的角色。小J看某人摸我肚子,他也學會三不五時就伸手摸我肚子,然後跟弟弟打招呼。

隨著肚子越來越大(懷第二胎肚子大的比較快),我很快就跟小J說我沒辦法抱他。只有在他進出浴室,或者上下餐椅時,抱一下而已。小J很體貼地說:「媽媽肚子裡有弟弟!」他最讓我感動的時候,是有次我坐在地上、背靠著沙發陪他玩時,他因為沒站穩,整個人倒在我身上。他很快地把自己的重心拉開,然後倒在沙發旁,嘴裡嚷著:「要小心弟弟!要小心弟弟!」他真的知道我的肚子裡正在孕育一個小生命。

他對於弟弟,也有他的期待。當他坐在兩人座沙發上時,他會拍拍旁邊說:「以後弟弟坐這!」當我幫他講完故事,他有時會說:「以後弟弟坐媽媽左邊,小J坐媽媽右邊!」或者:「以後小J用左手牽媽媽,用右手牽弟弟!」我跟某人聽到這話的反應都是:「這樣弟弟會不會有危險?」

隨著他的垃圾想像工程擴大,弟弟也在他的故事裡參一腳。他有陣子說他和弟弟都各有一個院子,院子裡都有三個垃圾桶,他去弟弟的院子丟垃圾時曾經迷路,因為弟弟的院子比較大。我媽聽了便笑我:「你好像可以準備娶媳婦了,小孩連房子都有了!」我說:「小J的故事裡只有院子,沒有房子,院子是為了垃圾桶而存在的。更何況,弟弟都還沒出生呢!」

隨著懷孕日子增加,築巢(nesting)本能開始湧現。我開始整理小J以前的東西,然後添購應該需要卻沒買的項目。當箱子陸續到來,小J問我是什麼東西時,我會跟他說是弟弟的東西。他穿不下嬰兒的衣服,但是玩具他可以玩,所以他說以後要跟弟弟玩,我便要他以後教弟弟玩。

不過,當公婆搬來後,我聽到事情卻跟我認知的版本有差異。公婆分別跟我提到,小J跟他們說,這個那個東西都是弟弟的。婆婆擔心小J內心有點受傷。公公則說:「這麼小就會嫉妒,不好!」我跟某人則納悶:受傷?嫉妒?弟弟還沒出生,我們所有的注意力都還在小J身上吧!說真的,小J的東西比弟弟多很多,而且他都是用新的,弟弟則是撿他用過的。

上週參加朋友幫我辦的baby shower。我跟朋友提到此事,育有兩兒或三兒的朋友都說小J的確可能會嫉妒,所以我在準備新生兒用品時,也應該假借弟弟名義準備一份禮物給小J。我聽了一愣,我知道生產完、從醫院回家時,應該帶一份禮物給小J,可是現在就應該開始送了嗎?小J的生日就快到了,如果現在要開始用弟弟的名義送他東西,再加上生日禮物,那他不是拿到太多禮物了?我們並不希望因此讓他有太多的物質慾望。某人更不覺得有必要,因為弟弟根本還沒出生啊,還沒出生的人怎麼送禮?

或許我們可以用非物質的方式來進行。其實小J還是很喜歡被大人抱。他有時會說:「等弟弟出生,媽媽就可以抱小J。」他也會問我:「媽媽現在不能抱小J,誰可以抱小J?」這個答案之前不太好回答,因為某人有背痛問題,不太能抱小J,可是如實告訴他,可能太讓小J失望。自從公婆搬來後,似乎可以跟小J說爺爺奶奶會抱他。他們也喜歡抱小J。可是有天我們出去了,留小J和公公祖孫兩在家。平常不喜歡跟爺爺玩的小J,那時只好找爺爺了(公公多少有點辛酸地體認到,他在小J的優先次序列上排名最後),還要爺爺抱。爺爺很高興抱他,可是姿勢不當,背部也受了傷,好幾天都痛得唉唉叫。所以後來奶奶要抱小J時,都要跟小J說不要扭來扭去。很多人都說,老二出生後,老大難免會出現倒退的行為。喜歡被抱是不是一種倒退?這我就不知了。我媽覺得小J很正常,因為她懷我弟的時候,我整天要她抱,之前我本來都不肯讓她抱的。

Tracy Hogg大概看多會嫉妒弟妹的幼兒,她提醒家長:不管妳的老大在妳面前表現多好,永遠不能讓老大單獨和新生兒在一起,就算在同一個房間,背對他們時,背後也要長一隻眼看看有什麼事會發生。所以等弟弟出生後,小J會變成怎麼樣的哥哥,我還得慢慢觀察才知道。

由 debby 發表於 11:18 PM | 迴響 (2)

May 02, 2010

生產前的媽媽聚會

三月的時候,S寫信來說要幫我辦Mother Blessing。這種為將臨盆媽媽而辦的聚會,是北美的傳統,類似baby shower,但是重點不是即將出生的新生兒,而是媽媽本身。為了讓我能輕鬆參加這活動,她說地點在她家,這樣我就不必張羅任何東西,也不必打掃、布置、做任何準備。

今年二月,我才參加過加拿大朋友C的baby shower。C夫婦向來熱中參加各種活動,雖不是本地人,但他們認識的人很多,所以參加那次shower的人有十來個,我只與其中一個有過一面之緣。那次的shower是C的朋友辦的,地點在C另一個朋友的豪宅裡。在吃吃喝喝(不少是來自Costco的食物,只是裝在漂亮的器皿裡)之後,有一些小遊戲,例如用15秒記下主辦人端出來的一盤新生兒用品,看誰記得多。看誰最快把冰塊裡的塑膠嬰兒弄出來。寫下新手媽媽最想問的問題在紙上,彼此交換紙卡,在紙卡背面寫上原本問題的答案,然後輪流唸出來(有點好笑)等。最後的活動是大家出示給新手媽媽的禮物。離開前,參加者會有小禮物,就跟參加慶生會一樣。

我上一次生產前沒有baby shower。一來我那時不知道這是什麼活動,二來我在這裡認識的人很少,畢竟我不是本地出生,也不在這裡求學。

現在我自認在這裡認識的人還是非常有限,跟在台灣認識的人不能比。所以一開始我謝謝S的好意。想到要麻煩別人,我覺得不好意思,她有兩個需要頻繁餵奶的小孩,忙碌勝於我,我不想增加她的麻煩;而且要找半生不熟的人(宅女跟大部分的人都很難混熟)來參加我的Mother Blessing,我會很困窘。

S跟我說,她,土生土長的加州人,邀請來參加Mother Blessing的朋友只有四個,因為這本來就是比較親密的聚會,而且她很想幫我辦這活動,一點都不怕麻煩。所以我最後就答應了。不過,Mother Blessing有一些活動,實在不是我的調。例如彩繪肚皮、肚皮舞等。所以S說會把它變成比較像baby shower。

今天中午就是聚會時間。S準備了鹹派、水果等。有幾個朋友來時,不但帶禮物、花,還帶了自己做的食物。吃喝閒聊一陣後,才進入正式的活動時間。由於C完全不懂中文,所以即使主要參加者都是台灣來的朋友,我們多半還是講英文。

S拿來一些珠子和線,她讓其他人挑一個珠子,然後對我說她們給我的祝福。之後她們把這些珠子串在一起,做成一個手環送我。此外,她們還用鮮花編了一個花環放在我頭上。上回C也有一個,是銀色的塑膠皇冠。這究竟代表什麼?我還沒研究。緊接著,S給我幾顆珠子,我得給她們一人一個,每一個代表我對她們的請託,她們得幫我一個忙。這讓我楞了一下,因為我不是喜歡開口要別人幫忙的人,所以還得想一想。主要請她們幫忙的事,還是跟小J有關。因為到時我忙著照顧新生兒,大概不太有空顧到他想出去的需求,而且他需要跟別的孩子一起玩,尤其是學英文。這些朋友雖然主要來自台灣,可是她們的小孩都不說中文了(即使幼年時都說中文),所以小J如果跟他們一起玩,他們聽得懂小J的話,可是還是會跟他說英文吧。所以我請這些朋友到時能幫忙顧一下小J,或讓我把小J託到她們家。善於請朋友幫忙的S後來說,她知道我不喜歡開口要別人幫忙,所以特別設計這個活動。

她們還給我一些不錯的建議。例如她們知道一位收費算低廉(一小時10元)且口碑不錯的美國保母,小J可以一開始在我的陪伴下,跟保母一起玩,讓保母陪他說英文,之後慢慢增加時間,到生產後,才有可能讓小J單獨和保母出去。以及,讓某人開始單獨帶小J出去玩,如果某人沒空,就讓他帶小J去公司加班,增加他們父子相處的時間,這樣以後小J才不會過度黏著我。

活動最後,S準備了一個有Oreo餅乾的巧克力蛋糕,讓我分給大家吃。至於為何要有蛋糕,我猜是跟「蛋」代表新生命有關?(我把剩下的蛋糕帶回家,小J超愛吃的。說不定他的生日蛋糕就是這款啦。)

上次參加完C的baby shower,拿到的小禮物是一些茶包和餅乾之類的。這次S準備了一個造型可愛的塑膠嬰兒讓大家帶回家,就這樣結束三小時的活動。

希望有朋友的祝福,這次的生產和往後照顧新生兒的日子,能比上次順利。


由 debby 發表於 10:34 PM | 迴響 (0)

April 05, 2010

隔壁房間裡的垃圾桶

我一直覺得我們家這個小房子很適合三個人,四個人可能就擠了點。前任屋主也是三口之家,一對孟加拉來的夫婦和一個大約四、五歲的男孩。所以,當我發現我懷孕之後,我和某人馬上面臨一個問題:小的要住哪?我們只有三個房間,我們住一間,小J住一間,然後最小的那間是書房。

由於小J的嬰兒床和衣櫃都比門大。要是把它們換到另一個房間去,那某人得把這兩樣家具拆掉,然後搬到另一個房間重新組裝。他在小J出生前花了好幾個晚上才組裝完成,要是得拆掉重組,那得花費更多時間。最方便的辦法,就是讓小J住到原本的書房去,把嬰兒床和衣櫃留給弟弟用,我們再重新買一個衣櫃和床給小J。

可是,書房裡的系統書桌怎麼辦?這是某人以前買的龐然大物,巨大到他不可能自己搬。而且,要搬到哪?我們為此傷神好久。

我們這個小房子不夠住了嗎?難道要換房子?某人覺得沒必要,台灣的一般住家比我們家小,大家都可以過日子,我們沒必要為了新添一個小生命而搬家,那對我們而言,不管是在經濟上或精神、體力上,都是太大的負荷。而且「由簡入奢易,由奢入簡難」,讓孩子從小習慣大房子,對他們並不是好事。

系統書桌的可能去處,我們想到兩個。一般美國的房子有兩個客廳,一個是擺豪華氣派家具的正式客廳(living room),另一個是真正頻繁使用的家庭客廳(family room)。我們不是喜歡社交的人,所以捨棄前者,把正式客廳變成小孩的遊戲間,書架也放在這,小J一歲左右在這裡玩時,三不五時把書弄得滿地,讓我們整天都在收書,或者搶救書。某人一開始傾向把書桌放到這,因為他的系統書桌不難看。另外一個可能的去處,是我們廚房隔壁的小儲藏室。據說前屋主把那邊當作他們兒子的遊戲間,鋪了塑膠拼貼地板,擺了一台小玩具電腦在裡頭。如果某人的系統書桌搬到客廳,那以後小子們就得在這個儲藏室玩了。但是儲藏室當嬰幼兒的遊戲間,有個壞處。這裡離廚房太近。如果我覺得廚房危險,把門關上,小子們看不到我,小的可能會哭,大的會做什麼事,我無法得知。而且這裡沒有冷暖氣,夏天時太熱,冬天時太冷。我們考慮利弊得失,最後書桌搬到儲藏室去。至於儲藏室裡的東西,能丟的都被某人扔光的,我不想扔的也被他扔了,還要用的就塞到車庫的櫃子裡。為了滿足某人喜歡腳踩地毯的感覺,這裡鋪了一塊短毛地毯。不過,小J看這塊地毯不順眼,他整天就想把地毯弄掉。

儲藏室變成新的書房,對我的好處,是我在煮飯時,可以輕易找某人來幫忙,煮完飯也可以立刻打開門要他們來吃飯。以前他們在樓上時,我得扯著嗓門喊好幾聲,有時還得跑上跑下叫人,累得要命。

可是,這裡沒有冷暖氣,有可能是我們在這個寒冬接連生病的罪魁禍首之一。就算不是罪魁禍首,太冷對我們的健康也不利。直到不久前,某人想到他以前在東岸買過一個小暖器,從櫃子裡拿出來用,才改善這個問題。

小J非常喜歡這個新書房。他都稱這裡為「隔壁房間」。這當然不是正確的稱呼,因為這間是廚房隔壁的房間,可是去掉廚房不提,就顯得很怪。這個房間裡有個長形的小凹洞,那是樓梯底下的空間。小J對那裡很有興趣,總是說:「像房間一樣!」那個空間的確可以塞一張小一點的嬰兒床,可是高度有限,只能當幼兒的「想像房間」。我們至今還沒想到完美利用這個空間的方式,暫時只能擺放一些雜物。

以前書房在二樓時,我們在儲藏室和書房各放了一個回收紙類的塑膠垃圾桶。現在書房和儲藏室二合一,兩個塑膠垃圾桶就只好擺在一起。這成了「隔壁房間」對小J最大的吸引力,他每天都喜歡來這裡玩這兩個垃圾桶,把垃圾桶裡的紙倒過來倒過去,然後撿裡頭的紙片、紙盒來玩,有時找到信封還拿去問某人:「爸爸你需不需要這個?」可是我們要把裡頭的東西扔到外頭的垃圾桶前,還是得檢查一下,因為小J有時會把書桌上的紙類也丟進垃圾桶裡,包括我們還沒繳錢的帳單、還要看的雜誌等。

雖說儲藏室改頭換面變成書房,可是裡頭還是不免有原本儲藏室的東西。例如:米、豆類還是放在這裡,因為我們廚房裡的置物空間很少。所以有天小J就趁某人不注意時,把黃豆倒進米袋裡。從那天起,我每到洗米前,就得開始撿黃豆,有時趕時間就不免埋怨小J:真是沒事給我找事做!我媽聽了不免好笑,跟我說,我的小表哥小時候還把味精和鹽混在一起!

自從小J的鼻涕流不停後,我們曾經禁止他進書房,因為裡頭實在太冷了。前不久,某人和小J發生一場「不收玩具」大戰,小J不收玩具的時候,我們也禁止他進入書房。處心積慮想去書房的小J,後來居然會使詐!這是後話,下回再寫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20 PM | 迴響 (0)

January 05, 2010

為何男孩像星星一樣多?

自從知道懷孕之後,我們最期待知道的是,莫過於胎兒的性別。因為,我們一直想要一個女兒。雖然某人是獨子,可是既然都在美國,姓氏都變成英文了,那就沒有傳宗接代的壓力。第一個剛好生出兒子,讓我們更期待下一個是妹妹。

在答案揭曉前,每回小J來摸我的肚子,我都要他跟弟弟妹妹問好。可是又怕他以為我肚子裡同時有弟弟和妹妹,還得再說明:「只有弟弟或妹妹!」小J向來虛構的人物都是女生,像是桃桃妹妹、看看妹妹和看看姊姊等,所以他從某天開始就以斬釘截鐵的語氣跟我說:「這個是妹妹!」「你覺得是妹妹嗎?」「對!」「很好,爸爸媽媽也希望是妹妹。」

可是,再過一段時日,某人看著我的臉上痘子狂長,他覺得不妙:「這個八成是男生。」因為據說懷女兒的媽媽,體內充滿女性賀爾蒙,皮膚會變好。我上次懷小J的時候,好像也長了一些痘痘。這兩次懷孕的差別,至今就只有這回懷孕初期我對一些食物特別容易起反感,一聞到大蒜等食物的氣味,就覺得反胃,所以炒菜時,完全不能加大蒜。

最近一次產檢,在我沒有心理準備、護士也沒事先告知的情況下,醫生居然拉過旁邊的機器,幫我照起超音波。我於是順口問小孩是男是女。醫生看了半天(發育初期比較難判斷),然後說:「是個男孩!」他拉我坐起來時,我便問他:「生男孩的機率比生女孩高嗎?」他說沒有,一半一半。某人在旁邊呆了一會,然後說:「好失望!」醫生看我們兩個臉色都不太好看,趕緊說恭喜,然後腳底抹油就趕緊走人。

唉,為何又是男生?我們認識的人裡頭,小孩是單一性別的,比小孩有男有女的多。而前者尤以都生男孩居多數。我想了半天,只想到兩個人家有兩個女兒。有個朋友說,他和親戚生的,全是兒子。他的結論是:「現代人吃肉吃太多,都是酸性體質,比較容易生兒子。」沒想到我們家也變成只有男生的家庭。如果吃素保證可以生女兒,說不定無肉不歡的某人也會改吃素。我安慰一向省儉的某人:「這下可以省很多錢,衣服和玩具都不必重買一套。」不過某人完全沒有被安慰到。反而是我調適地比較快,畢竟不管是男是女,終究是我們的孩子啊。

之後我寫信告訴雙方父母。我媽只有很簡短地說:「生男生女沒得選,平安就好!」。倒是公公回信說:「媽媽和我都覺得男生女生一樣好,不必失望!我們多一個孫子,你們多了一個兒子,小J多了一個弟弟,自然是最高興的大事。最重要的是把他教養成一個有用的人。」還是公公比較會安慰人。

世界日報曾有篇報導,提到美國的華人重男輕女,生兒子的比例比生女兒比例高,似乎暗示華人會去篩選胎兒的性別。根據某人的理解,精蟲分離術是以高速旋轉的方式來分離X和Y精蟲。聽來有違自然,誰知道這樣破壞精子,未來會產生什麼後遺症?

我們家沒做精蟲分離術,我們認識的一些朋友,應該也沒有。可是最後的結果,居然是那麼多人家都有兩個男生。連我在公園碰到的其他美國媽媽,也是以生兒子居多。

前幾天我們去農夫市場買菜。賣菜的西語裔婦人指著我的肚子問道:「妳知道是男是女嗎?」「是男生。」「兩個兒子?」「是的。」她說:「我有三個女兒,我想要兒子!」我說:「我想要女兒。」「我知道,人生就是不公平!」她跟我說,她的三個女兒分別是二十歲、十六歲和四歲半,她媽媽叫她繼續生,可是她自認太老,很難懷孕,因為她已經四十三歲了。呃,我可不要為了想要女兒的夢想而再生一個,畢竟再生到兒子的機率很高,我可受不了。兩個就夠了,即使都是男生。

有個朋友說,以前人類是部落社會,男人出去狩獵覓食,死亡率很高,所以男性出生率比較高,以因應這種狀況。我聽了不解,如果這說法屬實,人類社會的型態已經改變許久了,為何在生男生女的比例上,沒有任何演化?

雖然我們不住在中國大陸,不免擔心,這樣兒子未來是不是有覓偶的問題?因為我記得美國的男女性別比是104比100,男性稍多。

某人的加拿大同事很快地找到一篇數據,證明這個比例並非不變。一出生的時候,的確是男寶寶較多。可是隨著年紀增長,兩者比例越來越接近。到了25~30歲左右(適婚年齡),就變成一比一。之後男性就比女性少,到了85歲,女性變成男性的兩倍。

原因何在?我想這跟男性的天性有關。男性比較傾向冒險,生活形態也比較不健康;而女性比較注意安全,相對也比較注意飲食等健康要素。就像上回我查到的美國被狗咬死的兒童資料,居然都是男孩。所以懂得明哲保身的男孩,能存活的機率應該就比較大(難道這也是男性領的薪水平均高於女性的原因?)。生到兩個兒子的我們,只好希望小孩都能夠安分守己,不要膽大過人到追求常人不會去尋找的刺激。

不過,今天碰到一個朋友,讓我有感不管生男生女,父母都不免要操心。住在附近豪宅區的朋友L是獨生女,生了兩女一男,大女兒今年十四歲。從她大女兒十三歲開始,當她知道女兒看家庭醫生,她不能陪同在旁時,她就開始擔心女兒會在她不知情的狀況下懷孕。因為她女兒從上小學一年級開始,就有很多去同學家過夜的邀約,現在更是如此。如今上中學,對外表十分在意,整天嫌衣服不夠,理由是:「沒有人在一個禮拜內重複穿同一件衣服的!」她也不喜歡媽媽幫她置裝,嫌媽媽買的老氣。於是她的大女兒買了十幾件新衣服,可是還是找不到要穿的。大概因為同學稱讚過媽媽買的一件衣服好看,反而變成常穿那件衣服。朋友便說:「那買那麼多衣服做什麼?」此外,L的大女兒三點放學,作業從下午四點寫到晚上十二點還沒寫完。然後五、六點又讓鬧鐘叫她起床,寫一下功課之後,就忙著吹頭髮、找衣服,弄好幾個小時才上學。L於是去問老師,這階段的功課應該寫多久?老師的答案是,應該不超過兩小時。L又去問另一個家有十四歲兒子的朋友,得知那個男生寫作業就是差不多花兩小時,早上也沒那麼早起,有時睡過頭,沒刷牙就去上學。L說,跟大女兒比起來,九歲的兒子就乖多了,從沒去同學家過夜的邀約。所以她說還是生兒子好。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依照許多人家的經驗,老大多半比較保守內向,老二就比較大膽外向。希望弟弟能夠平衡小J太過膽小的個性,可是千萬不要帶著小J做壞事啊。


2009/2/1補記: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在84年 8月 8日發佈的「台灣地區出生嬰兒性比例概況」,民國83年出生的第一胎男女嬰比例是107.8:100。這比例隨著所生胎數而提高,到第五胎是118.6:100。

主計處說明:「就胎次別觀察,第一、二胎出生嬰兒性比例近年來大致在106至108之間,第三胎已超過110,第四胎及第五胎大都超過120,尤以81年之第四胎及第五胎更超過130,已偏離性別結構之均衡,顯示前二胎之性比例,影響後續懷胎意願 ,國人仍存重男輕女偏好。」、
「與各國比較,我國出生嬰兒性比例108.9,較美國104.7(1990年)、日本 105.7(1991年)、英國105.2(1991年)、新加坡106.6(1992年)、香港107.6(1992年)為高,但較韓國112.5(1990年)、大陸111.7(1990年)為低。」

由 debby 發表於 10:35 PM | 迴響 (2)

January 02, 2010

迎接2010年的挑戰

小J兩歲前後,我開始覺得日子比以前好過多了。雖然他還是有些問題讓我很頭大,例如他的怕生,不肯坐馬桶以及不肯自己吃飯等。但是,他的語言能力逐日增長,尤其在兩歲三個月後突飛猛進,現在已經可以講一大串話,講到有時我覺得他有點吵。就幼兒發展來看,一歲半到三歲是喜歡模仿的階段,美國人有句片語說:"Monkey see, monkey do."可以傳神地描述這階段小孩有樣學樣的行為。一歲半到兩歲間,其實他們能力還很有限。育兒專家說玩家家酒等模仿成人的遊戲,是22個月大以後的事。小J在這方面可能慢一點,我真正感受到他強烈的模仿能力,是他兩歲以後的事。我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常被他學起來。這些零零總總,為我們的生活帶來許多趣味。

某人因此在某日清晨,聽到我說夢話:「小J好可愛!」每個為人母的都覺得自己的小孩可愛。現在帶小孩這件事,跟一歲前比起來,在精神和體力上,讓我覺得輕鬆許多,這或許是我不自覺在作夢時,會說小J可愛的原因。

我開始覺得可以重新恢復我的往日興趣。因此訂了一些想看、與育兒無關的雜誌,花比較多的時間在廚房做想吃的東西等,對於增加不同的生活體驗也充滿興致。我的體重也差不多在小J兩歲前回到接近懷孕前的數字,精神和體態都輕盈許多。雖然不再化妝,可是總覺得可以拋開邋遢的一面。

只是,好景不長。

去年秋天,我發現自己又懷孕了(發現的徵兆之一是,台灣胃的思鄉病老是在夜裡發作)。這對一心只想生一胎的我而言,可說是晴天霹靂。做為獨生子的某人,雖然很期待(他老是說:「就算兄弟鬩牆,也比沒有兄弟好。」),但是他說尊重我的選擇。其實沒有考慮太久,我還是決定讓小J有個手足(後來發現,這裡要墮胎也不是那麼容易)。原因很簡單,我希望弟弟或妹妹能夠讓小J在家裡開始學習與別的小孩相處,克服他在外面見到別的小孩就跑走的心理障礙。

說來真有意思,兩年多前,跟我同樣在2007年生第一個小孩的幾個朋友,前後也傳出懷孕的消息。看來,小孩一、兩歲時,當媽的覺得日子輕鬆一點了,就比較容易懷孕。

不過,想到接下來要面對兩個小孩的生活,尤其其中一個是整天想出去的小孩,另外一個是要不停喝奶、睡覺的嬰兒,我真是頭皮發痲。兩年多前的日子,我已經過得很辛苦了,這次仍沒有助手,而且要面對兩個,我能勝任嗎?

以及,我們以前為小J的胃食道逆流焦頭爛額的情景,仍是一場難忘的夢魘。有次黃醫生提到,有個媽媽的三個兒子全都有嚴重的胃食道逆流。天哪,這真是太可怕了,希望這不要發生在我們家。

再來就是剖腹產。我的婦產科醫生堅持:「一旦剖腹產,此後皆剖腹產」,讓我想到肚皮上又要挨一刀,就覺得害怕。更何況,剖腹產對於傷口的恢復、餵母奶、寶寶的發展來說,都不是好事。

大概是Parents雜誌吧,今年曾有篇文章探討兩個小孩差幾歲的優劣。差三歲被說是兼具最好和最壞的。詳細的要點我忘了,大約是三歲兒已經比較大,媽媽不需要花那麼多力氣照顧,同時三歲的小孩對弟弟妹妹會有點興趣,甚至會想幫忙。但是壞處是,他們其實還是幼兒,需要大人關注,而且仍有執拗的一面,是大人講理講不通的,所以家長有時還是要花不少心力安撫三歲兒。到時我們會面對怎樣的最好和最壞,還真是未知數。

曾有台灣來的朋友說,如果第一胎是男生,當父母的對於要不要生第二胎,就會比較猶豫,因為如果又來一個男生,就很令人頭痛。而且男生比較不會照顧弟弟妹妹。

美國人倒不這樣說。我曾經在公園碰到一個媽媽,她生了三個兒子。我推著一歲多的小J看到他們時,她帶著三個兒子騎腳踏車。我看了真是非常羨慕,那是我想要的生活。她說,她也是最近這幾年才能這樣的,因為最小的已經五歲多了。她的九歲兒子在這些年來,幫了她很大的忙(美國人在這方面是不吝於稱讚小孩的,跟台灣的父母不太一樣)。

公主的外婆生了三個小孩,間隔是三歲和兩歲。她的第一胎是男生,後面兩個都是女生。她說,她的大兒子個性非常溫和,排行老二的女兒六個月大時,她把大兒子放到嬰兒床裡陪妹妹玩,一點問題都沒有。所以公主的外婆不認為老大非要是女生,才會照顧弟弟妹妹或幫媽媽的忙,雖說她自己就是幫忙媽媽照顧四個弟妹的大姊。

其實美國人生三個小孩的很多,而且很多間隔都小於三歲。前不久主動借小J玩具玩的杭特,四月又要新添一個手足了。杭特和他快兩歲的妹妹只差了16個月。我問杭特的媽媽,第二胎剛出生的前幾個月是不是很難熬?她說是,「但是妳一定會熬過去的。」

昨天我在公園碰到一個媽媽,目前兩個兒子差了17個月。我問她:「兩個小孩差那麼近,帶起來會很累嗎?」她有工作,現在也不餵母奶,兩個小孩輪流交給家人和保母帶。她說她很幸運,兩個都很好帶,雖然第二個兒子一出生時因為尿道開口不是在正確的地方(據說這在男嬰身上很常見,醫生建議在一歲前動手術),三週前動了手術,不過現在一切都上軌道了,老二已經睡過夜,發展也很快,一切都很美好。而且她覺得有兩個兒子很好,省很多錢,她除了買兩人座的娃娃車(她強烈推薦我買一台,這樣就可以帶著兩個小孩出門),就不必再買別的東西了。

既然身在美國,希望我能學習美國人的樂觀和勇氣,迎接幾個月後的挑戰。

由 debby 發表於 10:57 PM | 迴響 (4)

August 13, 2009

從剖腹產到自然產:朋友S的生產經驗談

S的小兒子今天滿二個月大。我本來以為她還要一陣子才「出關」。不過,她今天就帶著兩個兒子來我們家了。她這次來除了跟我借一些以前小J用過的東西,包括:10個玻璃奶瓶、Moby WrapSwaddleMe(替代包巾的好用產品)和3到6個月大的短袖衣物,還跟我分享她這兩個月的經驗,包括她的生產經驗。

我和S的第一胎都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剖腹產。據Parenting雜誌的調查,女人的生產經驗影響頗深遠。像我們這種非計畫剖腹產的,通常最感失落。我因此不願意再生一個,因為我的婦產科醫生說:「一旦剖腹,往後皆剖腹。(Once a C-Section, always a C-Section)」。醫生當時舉了一個護士的例子。那個護士堅持第二胎要自然產,但是弄到嬰兒腦部缺氧,於是憤怒的母親就告婦產科醫生。醫生為了保險起見,也避免紛爭和麻煩,於是通通要剖腹過的產婦再次剖腹。我可不想再被畫一刀,剖腹產除了對寶寶的感覺統合發展不好,對餵母奶也很不利,這個苦頭我已經吃過了,乾脆放棄再生一個的念頭。但是S是不相信這個說法的人。她查了資料,告訴我,只要間隔16個月以上,就可以重新選擇生產方式。換句話說,第一胎即使是剖腹產,只要間隔夠久,第二胎照樣可以自然生產。所以她決定要懷第二胎時,就已經計畫好要在家裡自然生產,不找醫生,只找助產士。

或許是因為S以前在醫生診所工作過(她不是護士),她很會找醫學資料,而且挑選出她願意相信的說法。拜她所賜,我才知道有些產婦生得很快時,為何護士一直要她們忍住。因為醫生沒接到小孩,就拿不到錢。這是生產的政治經濟學啊。

S是Dr. Sears堅定的信徒,崇尚親密育兒,餵母奶、用背帶整天背著兒子,而且也準備像Dr. Sears那樣多產(或許也跟她是獨生女有關)。她才生完第二胎,就跟我說她還要生第三個。在第一胎的經驗裡,離她「自然」願望最遠的,莫過於剖腹產,所以她準備在第二胎時修正。而她的許多朋友,第一胎通通都是剖腹產,然後在第二胎和第三胎生產時找助產士,所以她也找了同一個助產士。(提醒:請勿以她做依據,還是要問妳的醫生,畢竟每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

如同「每個寶寶都不一樣」,每個產婦的每一次生產狀況也都不一樣。她的那些朋友後來自然產的速度都很快,即使是第一次自然產。但是S不是。那個助產士檢查之後,批評她的肌肉沒力,沒辦法生,甚至在她非常憤怒的狀況下,還持續觸診,讓她覺得被強暴。歷經24小時之後,她還是沒生出來。她認為是她的身體直覺告訴她,這個助產士不是她需要的,所以子宮停止收縮。

趕走產婆後,她去了她最不想去的醫院。五個多小時後,她的小兒子順利在滿42週的前一天以自然產的方式出生,而且是個大寶寶,九磅多。相較於怨恨產婆,她對這次的婦產科醫生倒是很欣賞,認為他很好。這個婦產科醫生當然不是她生第一胎時看的那一個,那個早就被她「開除」了。

我聽了不免有些驚訝,因為我的婦產科醫生說,如果41週還沒生,他們就要剖腹了。S對我婦產科醫生的說法不以為然,她說有些女人就是可以懷胎較久,她聽過懷孕44週才生的(!)。

S雖是猶太人,可是很信中國的說法。她也跟我們一樣做月子,畢竟她嫁的是台灣移民。所以她也喝生化湯。

她跟我所知的所有例子不同的是,她在懷孕期間照常哺乳。當我得知她懷孕時,我問她還餵兩歲的阿D喝奶嗎?她說是(這是我認識的朋友裡,第二個在餵母奶期間懷孕的。可見餵母奶不能達到避孕的效果。)。我又問她,不會有導致流產的危險嗎?她說不會,因為哺乳產生的子宮收縮,跟生產的收縮是不同的。她說可以拿資料給我看。我說不必。因為我只是基於朋友的立場,想確認她的安全。既然她已經讀了資料、做了決定,那我就不會再說什麼了。

S哺乳到生產前。阿D雖然兩歲多了,可是夜裡仍不斷要吃奶。她生產前三週本來要來我們家,後來到了時間卻沒出現,我以為她生了。她後來打電話來,跟我說阿D前一晚喝了七、八次奶,兩人都沒睡好,所以弄到很晚才起床。

等她的老二出生後,阿D這種喝奶法果然造成問題。因為他要喝奶時,弟弟在喝奶,他就會十分生氣,所以經常打弟弟,也打媽媽。有回他還拿電話敲弟弟的頭,敲出一個大紅包。S自己也常被打得很痛,她被逼到不得已,只能把小兒子放在汽車座椅裡,再把汽車座椅放在餐桌中央,這樣阿D才打不到。

因為爭寵心理,阿D在弟弟出生後,吃的奶比以前更多,幾乎不吃別的食物了。如此一來,他的尿量大增,糞便也回到嬰兒時期,變成黃色稀稀的母奶便。S因此每天洗尿布(OS:我省的水都被她拿去洗尿布了)。除此之外,阿D再次進入快速生長期,因為現在的母奶成分回到給嬰兒吃的高脂成分,所以兩個月間,他多了七磅的體重,即使他幾乎只喝母奶。S在生完第二胎的頭一個多月因此累到不行,每天花很長的時間在餵奶,她覺得自己一身奶臭。

但是,弟弟倒是蒙受其利。因為S在這兩年多的期間,對餵母奶已經很熟練了。所以老二一出生,當別的新手媽媽還在很辛苦地試著擠出一兩滴的母奶時,她的奶量遠遠超過老二所需。所以老二喝的母奶比別人多,長得也很快,兩個月就有14磅,這是我家小J三個多月的體重。

14磅非常接近是可以睡一整夜、不需要餵奶的15磅標準了(不要相信《百歲醫生》那套。最初幾個月,能不能睡一整夜,不是訓練出來的,必須先取決於體重。足夠的體重才能儲存熱能,才可能做睡眠訓練),所以老二現在半夜只需要吃一次奶,然後就可以睡12小時。倒是老大還在夜裡吃七次奶。。。

比起阿D,弟弟似乎比他好帶多了。兩個月大,就有幾次自己睡著的紀錄。而且,他睡覺時,哥哥經常很大聲地玩玩具。S說,只要老大不在老二面前大聲地敲東西,老二都不會醒。似乎隨遇而安是老二的特色?我聽了這些,因此能理解那種因為老二或老么好帶,比較偏愛他們的某種媽媽心理。

S在生完阿D四個多月後,才敢踏出家門。但是老二出生才一個多月,她就開始出門了。看來,經驗也幫了她一個大忙。難怪許多人生第二個就駕輕就熟,而且覺得老二好帶多了。因為大量餵奶,S很快地在兩個月間少掉三十多磅的體重。剩下的十磅,她準備開始健身來減肥。這是她在生完第一胎時,沒做過的事。這多多少少跟她婆婆現在常住她們家幫忙有關。

她這次來,除了跟我借一堆東西,還帶了好消息,她就要搬到我們家附近了。這樣阿D和小J就可以常常一起玩,希望小J可以慢慢學著不怕生,也跟阿D一樣很會講話(中文)。


相關:
短暫恢復的playdate

由 debby 發表於 11:11 PM | 迴響 (0)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