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5, 2020

最想吃的粽子

去年此時已經回到台灣。公公有天吃著最後一顆紅豆鹼粽時說,那個賣粽子的小販不賣了,因為端午節過了。我一聽,簡直晴天霹靂!我又錯過了!十多年來首次在夏天回台灣,還是沒吃到我最喜歡的鹼粽。

這一等又是一年。這次很幸運跟個客家人團購訂到我喜歡的鹼粽(有紅豆和沒紅豆兩種)、粄粽,和一般的花生香菇肉粽。來美之後,每逢端午就看到媒體和網路有北部粽和南部粽之爭,但那都不是我最想吃的粽子,因為台灣此時很熱,我記憶裡只有吹電風扇揮汗吃粽子,而不是吹冷氣吃粽子的。每逢端午,我只想吃冰冰軟軟、可以沾糖的鹼粽,那是來自童年的美好回憶。

所幸加州天氣涼爽,吃什麼都不是問題。我們這些天陸續吃了花生香菇粽、紅豆鹼粽和粄粽,兩個小孩跟我一樣最愛鹼粽。但他們不喜歡粄粽,覺得黏乎乎的。是我的錯,太久沒吃,忘了粄粽要稍涼一點,白色外皮不那麼黏,才好從粽葉剝下入口。小P看到香菇肉粽的香菇就皺眉頭,讓我想起小時候最不愛肉粽裡的大塊肥肉。不過我現在知道澱粉吃多不好,有大片肥肉才不會讓血糖飆太快,而且最好先吃肉再吃外面的部分。

隨著時間和年紀變化,我們在美味、記憶、環境和健康間拉拔,找尋一個平衡點。如果時間能教我們一些事,那我們應該可以找到這中間最適的平衡。因為吃了粽子,雖然沒掛菖蒲和艾草,也沒看龍舟賽,我認定我們已經過了端午節了。

由 debby 發表於 June 25, 2020 11:43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