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1, 2017

被自然淘汰的小烏鴉

baby crow自從小烏鴉掉到我們後院之後,我們家就跟其他養鳥的朋友一樣,有個天然的鬧鐘。我總在早上聽到小烏鴉發出那種對媽媽討食物的嗷嗷待哺聲。我從窗戶看牠很多次,從沒看到有大鳥來。牠後來特別喜歡待在繡球花底下,因為繡球花枝繁葉茂,提供天然的屏障,牠每次躲進去,我們就看不到牠了。

某人每天下班到家後,第一件事就是去後院找小烏鴉,反而不是進屋看妻兒。我忍不住提議,要不在後院養雞算了,這樣他每天就可以去後院看顧他的寵物了。當然,只是說說而已,我們這裏有HOA,不可能讓我們養雞的。

我們國殤日出去玩了兩天,回來之後,沒聽到牠的聲音,我以為牠的翅膀長硬,飛走了。昨天下午準備去拔番茄苗旁邊的草,不料卻在繡球花底下瞄到牠的身軀倒在那,我又嚇得衝回屋裏。後來某人下班後去看,證實牠死了。

據說很多野生動物,尤其是幼仔,一旦沾染人的氣味,就再也回不到牠的群體裏,會被排斥。去年有對父子在黃石公園看到一隻落單的小野牛,因為擔心小野牛凍死,就把小野牛搬到牠們車上,送到公園保育員那裏去,最後小野牛因為回不了群體而被殺了。大自然是很殘酷的。

我們院子裏的東西必定有我們的氣味,牠在那裏待這麼久,免不了沾到我們的氣味,雖然我們從不碰牠。可憐的小烏鴉也許因此被牠媽媽遺棄,活活餓死。以前在很多地方都念過烏鴉反哺的故事,殊不知這世界上也是有遺棄小孩的烏鴉媽媽。如果那隻烏鴉會寫字,牠會不會想寫封信給那沒有餵牠的媽媽?不知道牠死前是想著牠媽媽,還是食物?

接下來的難題是,要拿小烏鴉的屍體怎麼辦?沒人想去收屍,而且不能碰觸野生動物,免得染上人和動物共染的疾病,所以只好再度打電話給Animal Control。

Animal Control的人態度不好,不給個確定的時間區間,他們說來的時候也不會打電話,我們卻非得有人在家不可。我從早上八點開始等,一直等到晚上六點多,才等到他們。中間碰到老大班上的表演,特地請了公公來我們家坐陣,我才能去看。

來撿屍的那人倒是動作熟練。他拿了一根長長的工具,右手按了開關一夾,然後就扔到左手拿著的垃圾袋去。他說這是小烏鴉,通常會花七天的時間在地上,才有辦法飛。他跟我確認:「你們碰過牠嗎?」我說沒有,我們沒碰牠,也沒餵牠,但這是藍莓結果的時候,我感覺我的藍莓都消失了。他沒把鳥屍丟到我們家垃圾桶,而是帶走。臨走之前,他還給我看他先前收的三條大蛇。我問是這一帶的嗎?他說是馬里布那裏的。記得我們從黃石公園回來時,接駁車經過馬里布時,司機跟我們說有鹿,我們轉頭一看,靠近山的路邊真有隻鹿!那邊除了明星的豪宅,野生動物也不少。我猜Animal Control可能就少少幾組人馬,從早收動物收到晚。去年或前年本地抓到一隻大蟒蛇,最後送到聖地牙哥動物園去,應該也是他們的手筆。

希望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找Animal Control了。第一次找他們是請他們來收我在路上看到的土狼屍體,這次是找他們收後院的鳥屍,從來都不是好事。希望小烏鴉下次投胎成不會被媽媽遺棄的小動物,不要再碰到這麼慘的事了。

由 debby 發表於 May 31, 2017 09:10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