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5, 2016

不管多老都能有所追求

「那裏根本不該叫『成人學校』,而是『老人學校』!」猶太贖罪節那天,我拖著兩個小孩去上畫畫課,讓他們在那陪我待兩個小時後,小J晚上就這樣跟我們說。因為,他看到我的兩位同學都是老太太,老師也是老太太,所以他覺得那裏就是一個「老人學校」。

其實本來是有兩位跟我年紀相仿的同學,只是她們去三堂,大概覺得有點吃力,就不上了,於是剩下我和其他三位老太太了。

因為小J這句話,我仔細想了一下,今年上過的畫畫課,同學幾乎都是老太太沒錯,有幾堂有比較年輕的同學,跟我差不多年紀,或者比我稍年長一點,多半上幾堂就不來了。唯一的例外是暑假上的粉彩課,另外兩個同學是十幾二十歲的女生吧,她們倒是滿常去上課的,有一位從沒缺過課。

九月跟著我喜歡的老師上粉彩課時,跟我差不多年紀的音笛覺得自己繪畫能力很弱,於是覺得很挫折,問老師說她是否該先上基礎的繪圖課,再來上粉彩課。一位上了這門課第三回的老太太說,剛開始都是很難的,要攀爬到學習曲線的高峰需要一些時間,但是不要太沮嗓,每個人都有這個階段。音笛覺得她們真是太好人,我也覺得聽了很感動。因為我同樣覺得這門課很難,我只是沒講出來,一直撐在那裏。我還記得,以前念研究所時,有回修了人管所一門課。那堂課的老師說,就算上課時不做筆記,回家不做功課,只是每週去上課,一學期後,還是會學到東西。那個老師從第一堂課就讓我覺得像無賴,姑且把他的理論稱為「無賴理論」。現在看來,無賴理論似乎有點道理,在這些課都要一二十美金的情況下,我就把自己當做程度最差的學生,反正我比多數同學年輕,有的是時間把這些我覺得很難的課上個幾遍,總有一天可以開竅。

不過,每次從停車場走到教室的路上,我都會好奇張望,跟我差不多年紀的人,究竟在上甚麼課?似乎很多人上的是職業訓練的課,例如跟護理、電腦、金融有關等,那些課堂上的人都很多,不然就是健身的課,全職主婦上健身房,去上瑜珈課的也不上,我在這方面倒是比較懶散,已經好久沒去跑一跑了。其實剛來美國時,我也想重新念個學位,只是那麼多年來,始終沒想到念什麼好,因為我想念一個畢業後可以轉行的學門。有回經過洛杉磯,發現那裏有間藝術學院,回家一查,一年學費要四萬五以上,四年就至少要十八萬,在很多地方都能買房子了。這真不是筆小數目(OS:下一個桑德斯在哪?),而且我現在也不可能全心全意去念書,如果有這筆錢的話,我一定會存下來給小孩以後念大學用。所以能用省錢的方式學習,就姑且這樣過吧,更何況我至少碰過兩個老師號稱她們是自學出來的,所以也不見得非要再拿一個大學以上的學位才能找這方面的工作。

但是不管去本地藝廊,或者上回去看音樂劇時,基本客源都是老人。我對本地藝術生態大感不解。十幾年前我在倫敦看音樂劇時,很多觀眾都是年輕人,為何這裡看Evita音樂劇的,大都是老人?是因為這是幾十年前的故事,引不起年輕人興趣的關係?還是因為這個題材不適合全家觀賞,所以只有老人和沒小孩的人會去看?連在門口接待的文化中心工作人員,都是老先生老太太。後來想到,連總統候選人都是七十歲的老人,可能美國人的工作年限比較長,沒有屆齡退休這回事,只要有本事找到工作,以及保住工作,老人都能工作,新聞裡也不乏這種案例,所以也許中年轉行在這不會像在亞洲社會那麼困難?

換個角度看,這裡的老人看來都挺富裕的,所以有閒情逸致參加藝文活動。當他們逐漸老去,而社會有更嚴重的財富極化問題後,本地的藝文生態是否會有所改變?之前聽一個美國藝術家的播客節目,很多藝術家喜歡找基本生活花費不高,同時又有高素質的藝術家社群的地方生活,加州因為生活費太高,通常不是他們的選擇。就像兩小原本畫畫班的老師,前陣子辭職回德州去了,因為她說加州生活費太高了,德州比較便宜。當然加州濱海地區有幾個地方有著名的藝術家社群,也有成功的藝術家能享受富裕、高水準的加州生活。但是那些人就像明星一樣,屬於我不可及、無從了解的範圍。

但是我相信,在每個地方,都有特別適合去學的東西。像春天上的水彩花畫課的老師,運用中國水墨畫的技法,融入她自己的體會,轉化成水彩畫的技法。她說之前跟隨先生派駐香港和新加坡時,曾學過水墨畫。雖然我也想學水墨畫,然而此地找不到合適的老師,所以還是學西畫為好。我的八字命盤上有不弱的遷移宮,雖然這些年都過著很安穩的生活,這不表示,以後我都會一直住在這。所以在什麼環境,就把握好目前的條件,去做合適的事,才是務實的做法。人生無論什麼階段,都可以有所追求的。


由 debby 發表於 November 15, 2016 10:03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