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6, 2009

歐巴馬、蓋茲教授與警察的三角難題

儘管團隊的網路玩得嚇嚇叫,歐巴馬最近的民調仍因大環境不好(布希債留歐巴馬?)、失業率居高不下而低於前幾任總統。歐巴馬最近還因為評論一件事而弄得灰頭土臉的。就是他評論逮捕哈佛大學非裔教授蓋茲(Henry Louis Gates Jr. )的警察「行為愚蠢」。

這原是一個地方事件,不料因為總統評論而變成全美關注的大事。「行為愚蠢」因此變成最近的熱門用語。

哈佛大學教授蓋茲是美國頗富盛名的黑人學者。他於本月16日從機場回到教授宿舍時,因為鎖壞了,大門打不開,他便和同是黑人的司機一起破門而入。不久之後,劍橋市警察接獲線報,以為有人闖空門,就上門察看。

白人警察柯勞利(James Crowley)表示要蓋茲提出身份證件,而蓋茲不但沒出示證件,還對警察大吼,說他有種族歧視。蓋茲後來提出證件,柯勞利仍把手持柺杖的蓋茲上手銬帶到警局,罪名是「妨害治安」 (disorderly conduct)。蓋茲於四小時後被釋放,罪名於21日被警方撤銷。他對柯勞利非常不滿,要柯勞利道歉,但柯勞利不肯,蓋茲因此準備請律師狀告柯勞利,甚至曾說要把他被捕的事件拍成紀錄片。

7月22日,歐巴馬舉行健保改革記者會。有記者問他對此事的看法,歐巴馬表示自己不清楚細節,可是他認為那個警察「行為愚蠢」,逮捕一名在自家拿出身份證的民眾,表示這事件顯示美國仍有種族歧視。他還開玩笑說,如果他試圖闖進白宮,可能會被射殺,引起記者哄堂大笑。

不管警察當時的行為恰當與否,歐巴馬對警察的評語一出,立刻引起軒然大波。

警察柯勞利對「行為愚蠢」的評語大感不滿,表示根本沒有「種族歧視」,總統不該在不知道真相時發言。而他的警察同事,包括跟他前去蓋茲家的黑人警察同事都認為他的處理恰當,同樣對總統不滿。他們出示許多證明,表示他們處理合宜,包括柯勞利在學校教避免種族歧視課程等,表示柯勞利是個專業且有經驗的警察。劍橋警方甚至要歐巴馬總統道歉。

眼看事情越鬧越大,歐巴馬趕緊出來滅火。他打電話給柯勞利,稱讚他是出色的警察,表示自己發言不當。柯勞利提議總統邀請他和蓋茲去白宮喝一杯(啤酒),歐巴馬接受這個提議,於是再打電話邀請蓋茲,蓋茲欣然同意,並表示遺憾,此事轉移記者的焦點,讓大家都沒注意到總統想談的健保改革。這事件才急轉直下,終於得以降溫。

由這次的風波,可以看出美國和台灣文化有很大的差異。

在台灣,警察膽敢上蕭╳煌、陳╳孟等知名學者家查驗他們的證件,我想一定會被解釋成「白色恐怖」(台灣的族群問題其實是省籍問題,不是種族問題,所以沒特別舉原住民教授當例子)。上自立法委員,下自警察局長等,都會狠狠地修理那些警察一頓,給記過、降級等處罰,值勤的警察只能摸摸鼻子自認倒楣,警察也不會團結起來抗議,表示他們有正當理由。在美國,至今沒聽到任何參議員、眾議員等出面介入這種事,他們似乎沒有台灣那種「選民服務」。

在東亞文化裡,普遍認為警民對立。從中國古時「官逼民反」等說法,或者台灣被日本統治時期,稱警察為「大人」,都有一種認為警察是官,與人民是不同階級、團體的看法。然而,在美國,或許因為美國有長久的開墾歷史,囤墾的居民需要帶槍的警察保護,於是花錢請人保衛他們的生命財產,因此警察就像是地方的警衛一樣,跟人民是站在同一陣線上的。尤其美國現在有那麼多人擁槍自重(共和黨搞的!),這也給予警察一些理由來自我保護和值勤。

台灣人可能很能想像美國警察值勤時有多狠。

例如警車在追逐他們認為有犯罪嫌疑的車時,會使用Pit Maneuver。這種方式很容易讓被撞車輛翻車、起火,甚至弄到車毀人亡。要是在台灣,恐怕要有人抬棺到警局抗議,並且灑冥紙了。

美國和台灣真的是很不同。

由 debby 發表於 July 26, 2009 10:53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