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01, 2009

門前的美國梧桐樹

車庫門前的那棵大樹,在這週幾乎抖去枝枒的樹葉。於是,我們的房子周圍,布滿了黃葉。我看了的提醒某人,應該打電話請人來修樹或砍樹了。

我們從沒想過要對那棵樹動什麼手腳。直到幾個月前,某人在門口看到右邊的鄰居雇了工人在前院挖一個樹根。一問才知道,鄰居擔心樹長大之後,鬆動房子的地基,因此雇人把樹砍了,過了三週,才把樹根挖除。我們一聽,便想到車庫前的那棵大樹。除了社區以為命名的那兩棵超大橡樹,我們房子前的這棵樹,應該是這社區最大的樹了。

剛來美國的時候,我不覺得這棵樹很大。但是去年,我抱著幾個月大的小J,站在客廳的窗口往外看時,視線總被這棵大樹擋住。到了冬天,樹上的葉子都掉光了,我在窗前看著一顆沒有葉子、有個枝頭還掛著一個塑膠袋的大樹,懷裡抱著一個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的嬰兒,心底有如寒冬般蕭瑟,感覺隆冬漫長,不知春天何時到來。

過了幾個月,氣溫回升了,小J逐漸不吐奶了,睡眠狀況因為用了吳茱萸而好轉,我的心情才像樹上的新長出來的綠葉一樣,慢慢舒展開來。

於是,當我們討論是否要把這棵樹移除時,我惦記著這段心事。不管砍不砍這棵樹,它會一直在我的心裡。

至於樹上的塑膠袋,我一直不懂為何會飛到樹上,不該是有人故意丟上去的。有回,我抱著小J看垃圾車收垃圾時,垃圾車的機械手臂抓起垃圾桶往上甩,99%的垃圾都進了車廂,1%的垃圾從旁滑落,質料輕的塑膠袋因此在空中飛舞,如果垃圾車靠近那棵樹一點,塑膠袋就會飄到樹上。而我們沒有那麼高的梯子,只能等樹葉都長出來時,把那個髒兮兮的塑膠袋遮住。

幾個月前,我問了我們的園丁,能不能修剪或移除這棵樹。他說他不修剪樹,因此給我一張名片,說可以找另外一個人。

某人這兩天便找出那張名片,打電話問那個號稱有二十多年經驗的剪樹和移樹專家Bob。Bob不像那些水電工,很快就來了。他看了那棵樹之後,用手指在空中畫著,表示修樹的話,要把這裡、那裡剪掉,價錢是185美元。至於把樹移除,則要250美元。他還說,這是美國梧桐樹(sycamore tree)。

美國梧桐樹(sycamore tree)在北美很常見,因此出現在很多作品中,例如有名的老歌"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就提到:"Birds singing in the sycamore tree".

以下就是爵士天后Ella Fitzgerald所唱的"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因為是爵士版,調子或許跟很多人聽過的有點不同:

Stars shining bright above you
Night breezes seem to whisper "I love you"
Birds singing in the sycamore tree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Say "Nighty night" and kiss me
Just hold me tight and tell me you'll miss me
While I'm alone and blue as can be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Stars fading but I linger on, dear
Still craving your kiss
I'm longing to linger till dawn, dear
Just saying this

Sweet dreams till sunbeams find you
Sweet dreams that leave all worries behind you
But in your dreams whatever they be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香港有條sycamore street,香港人把它譯做「詩歌舞街」,真是美麗又特別的名稱。既然這樹這麼有名,還可以浪漫地想像小鳥在樹頭歌唱(我們家車庫前這棵多半是烏鴉在上面),那要砍嗎?因為有安全考量,得先看它對我們的房子有沒有影響。

Bob認為,這棵樹不至於影響房子的地基,倒是會在多年以後,妨礙車道,龐大的樹根屆時會從地面下隆起。他覺得這棵樹不是社區種的,而是前任屋主種的。

這棟是2000年落成的房子。也就是說,這棵樹可能頂多八歲而已,居然可以長這麼大,實在很驚人。

我們同時考慮價錢,到底要一次痛到底,付一大筆錢砍樹,還是付少一點錢修樹就好?某人問了鄰居,他們移樹的價錢是300美金。聽來Bob的價錢還可以接受。

如果移樹,留下來的空地怎麼辦?某人說得請園丁植草皮。那又是另一筆開銷。於是,我們決定只修剪樹就好。

早上打了電話,Bob很爽快地說下午一點到三點來。我提醒某人,那是小J睡覺時間耶,鋸樹很大聲,小J到時怎麼睡覺?某人便去電留言問Bob能不能在三點以後,或第二天早上再來。這次Bob沒回音。

之後我們就出門了。一點多,我們快要開到家門口時,瞥見左邊那戶鄰居的門前有一堆樹枝,像是剪過樹,我們覺得怎麼這麼巧,跟我們家同一天剪樹。沒想到,往右看去,咦,我們的那棵樹好像變瘦了,樹枝少了很多。後來仔細一瞧,原來Bob一次做了兩筆生意,他一定很樂,這麼省事就完成了同一社區的兩個交易。好吧,既然Bob動作這麼快,我們剛好躲過砍樹的噪音浪潮,還能送疲倦的小J上床睡午覺,皆大歡喜。唯一的遺憾,大概是我來不及幫剪髮前的美國梧桐樹拍照。

修剪過的美國梧桐樹,就像剪了頭髮的人,讓人覺得清爽多了。等春天來的時候,它一定又是滿頭綠意,只是跟今年髮型不同了。

由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1, 2009 01:44 A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