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06, 2006

從白色巨塔看組織氣氛的玄魅

用好幾天的時間把「白色巨塔」的DVD看完,沈迷到連功課都不想寫。入戲的時候,看到財前五郎的丈人財前又一或浪速大學醫學部長鵜飼良一的嘴臉,一面嚷著「好討厭」或「低級!」,一面在沙發上打滾,但是又不想快轉,忽略任何一段劇情。

看完之後,感受最多的,與其說是大醫院裡的鬥爭,還不如說是組織結構的「自清」能力。

每個組織,小到幾個人,大到像公司、機關行號,甚至國家,都有自己的氣氛。那種微妙、無以言喻的氛圍,決定那個組織會有什麼人,會怎麼運作。

在內科副教授里見脩二決定為冤死的病患出庭作證,說明財前的疏失前,他的老師鵜飼恩威並施,威脅他:「看你要的是一時的正義,還是一輩子的舒適。」里見放棄了(或說丟了)大醫院的工作、令人眼紅的研究經費,還是選擇做了他認為正確的事。

這不是踏上死路。

就算放棄為病患出庭作證,繼續在那樣的機構裡苟延殘喘,就算用經費做出他想要的研究,那裡的氣氛和人事,終究會讓他受不了吧。

雖然不懂《上班可以致富》宣傳的「順應老闆」的道理,里見因為和他價值觀相近的大河內教授,終究有了落腳處。經過這樣的轉換,他也看得挺開,繼續結合看診經驗,做癌症研究。

和他同樣有事業野心(或說抱負)的財前,則用拼命向上爬的方式,向世界宣示他(短暫的)勝利。儘管當中有這麼多制度,和公正第三者的「阻撓」,都沒法阻擋他。

組織總有規章制度,但是要加上人事運作,才能顯見一個組織的真實氣氛。一個經濟學家就說:「最有趣的研究,是瞭解制度和市場的互動。」對組織、機構來說,制度就是規章條例;對國家來說,制度就是法律。而市場,就是人為運作。兩者的互動,決定一些人的去留。

這種感慨,大概在看政治和經濟新聞時,特別強烈。尤其是每回看豬油時報第一落,看到他們的邏輯不通、放錯消息、解讀錯亂,總是難受無比。這樣的報紙,卻是第一大報,讓人懷疑台灣人是否變笨了,這種報紙除了遮蔽昏君和讓少數政客、御用筆客自我感覺良好外,居然還有人看。

台商出走,不表示不愛這個土地,不是要「賣台」。有些人想要在這裡繳稅,但大環境的氣氛,卻讓他們選擇離開。最近的例子,非曹興誠莫屬。

雖有人說:「商人無祖國」,但是人終究沒那麼開放,對自己的故鄉總是比較熟悉,感覺眷戀。政客的顛倒是非,媒體的解讀錯誤,只會讓人對這個大環境越來越絕望,不明白這一切是從那個時間點開始毀壞的。或許要怪台灣第一流的台大,教出不良學生,法律沒念好也就罷了,現在還誤了整個大環境。期望這些人拯救台灣經濟,無異是緣木求魚,因為他們連本科的法律都沒念好,怎會懂經濟?

絕望的大環境,由上而下的,產生許多絕望的小環境。走向衰退的經濟,難以再創奇蹟。絕望的老闆們,只會對員工更摳、壓榨或剝削更上一層,無邊的黑夜於是到來。

這一切,無形、無色、無臭、無味,有如鬼魅般潛來。赫然發現鬼在身旁的人,如果不是嚇得快速逃跑,大概得想辦法和鬼共處一室了。

由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6, 2006 12:21 A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