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8, 2005

聖誕節逼近的種種聯想

晚上開車回來時,總會看到發光的小動物在黑暗中現形,不斷地提醒:「嘿,聖誕節快到囉!」好幾次,都想叫男友讓我提早下車,去拜訪這些為夜歸人提燈的光源體,即使知道他們不過是那些人家每年都會搬出來的鐵絲和燈泡纏成的道具而已。整個社區不時可見這類的裝飾,雖不是每一戶都如此,但夠有氣氛了。

有種微妙的感覺浮起。

若是在台北,我總覺得厭煩,對於這個強調瞎拼、血拼的社會,不斷毫無反省和深思地,動輒複製各種外來節日,促進空心消費的機制,感到厭惡。

但是此刻在加州,我是短暫的過客。所以看著眼前這一切,比較是客觀的觀察,帶著疏離的眼光,看著一家一家的店鋪推出各種聖誕禮盒、促銷方案。在高速公路和社區裡,看著一個又一個的聖誕樹聚落。看著人們忙著挑選各種禮品,為要如何送出適當的禮物費思。看著電視廣告和節目,不斷強調這個節日的來臨。人們也不忘規劃那段時間要怎麼跟家人團聚或一同出遊等等。

當然也聽說這樣的集體推逼,對某些人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例如那些買不起禮物的、那些鰥寡孤獨的、那些背負許多期待,卻沒法一一克服和抒解的,以及期待落空的。在這種社會裡,相必也有相當數量的人,憎惡這種節日。

我仍對他們聖誕消費中的不環保相當不以為然。除了包裝過多,而且鼓勵人大量購買,當中還有很多東西是不回收的。雜貨店和高速公路旁的臨時聖誕樹聚落的那些寶塔型常綠樹木,只是要讓人過一次的聖誕節,然後就丟了。越來越多的地方為了環保,而禁砍樹木,美國人卻是例外。

聖誕節早已是他們文化和生活中的一環,和他們固有的消費方式糾纏。但是台灣呢?

我想起前不久,忙著(反?)輔選的陳水編突然跟天主教教廷的前任外長表示,「台灣有這麼多天主教徒,基於他個人的理念及信念,他希望台灣與世界同步,每年12月25日聖誕節,也是台灣的行憲紀念日,可以放假一天。」看完這則短訊,我當場傻眼。

陳水編說的放假理念,是基於台灣有許多天主教徒?基於跟世界同步?基於行憲紀念日?我突然覺得好笑。小時候唸過兩所天主教學校,從學校知道台灣的教會從事哪些活動,也清楚那種教會活動和一般人對聖誕節的理解有差距。尤其這十年來,台灣對聖誕節的宗教和精神面著墨不多,只對消費面強調不少。至於跟世界同步,20億的基督教和11億的天主教教徒加起來,差不多是世界人口的一半,但是他們分佈在許多不同文化的國度。陳水編究竟想跟哪個世界同步呢?文化多元性跑去哪了呢?至於行憲紀念日,這個詞從一個不尊重憲法的人口裡冒出來,感覺真奇怪。

不過,其實也沒什麼。他就跟許多台灣人一樣,看到的是事物的表面,同時在可以利用的時候,選擇性利用他的理解。

聖誕樹
對台灣人來說,這個宗教節日的消費面早就遠遠超過心靈面。這種消費是否真的促進經濟繁榮,還是導致許多人的信用越來越差,走上美國糟糕消費文化的爛路,看主計處的數字,應可略知一二。若是天上掉下一天假日,除了餐廳、百貨公司、旅館、購物網站和推出現金卡的銀行等生意特好,我想不出其他人會因此受惠受益,更別說跟世界接軌了。至於行憲紀念日,憲法都修得一塌糊塗了,誰還管這個紀念日?

圖說:上—附近人家的聖誕布置,白天的景象。
中—同一戶人家的夜晚景象。
下—Albertsons出售的廉價聖誕樹,印象中不到10美金。

由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8, 2005 11:59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