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9, 2005

當地球不是圓的

他閱讀程度也比別人深。經過便利商店,看著琳瑯滿目的娛樂流行雜誌,吳礎衡有點茫然。搜尋一陣,眼睛一亮,「我都看這一本,」他拿起《經濟學人》,「它的分析比《時代雜誌》深入。」他從十六歲起,就開始讀《經濟學人》。

~~〈亞洲六強年輕人才比一比——新加坡篇-吳礎衡:有能者要提早做大事〉,《天下雜誌

最近除了體驗友情牌神奇針灸,知道自己的身體離病入膏肓不太遠,另外也受到一些讀物的衝擊。

對我最有警示作用的兩篇文章,其一是上面引用談到新加坡年輕學生的那篇,另外是天下六月中那期裡的〈美、歐商會看台灣:自尋邊緣化?

因為這兩篇文章的刺激,讓我決定發憤圖強,把英文救回來、多看一些國外期刊,以及學漢語拼音。

畢業有多久,我就有多長的時間沒碰英文了。直到前不久的一天, 我把一個非常簡單的英文字拼錯。沒有人發現,我在打完那個字不久就自己發覺出錯了,卻還是慚愧到無地自容。想當年,兩次聯考時,我都是靠著英文比別人高分,而得以進入比較好的學校。現在的英文,可能比念雙語小學的學生還遜。

於是想起美國前副總統奎爾把馬鈴薯拼錯,而被小學生嘲笑的故事。丟臉丟大了。友人B好心地提醒我,那個小學生是拼字冠軍,連大人都拼不過他,不只是奎爾。但我拼錯的,真的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字啊!

以前ex和我冷戰時,總是用英文寫emaill。我看了都很不開心,英文那麼爛,還要寫email給我?有次,我一氣之下,把他的錯誤標出來,寄回去給他,等他訂正才回信。而現在,我自己都拼錯字了。。。

而且,出國出差遲早的事。連那種會寫出「I will be not in Taipei」句子的人可以常出國出差,表示我應該也沒問題?可是我要做那種就算不是最好,至少也是優秀的,決定不能靠現在的英文程度出國洽公。

〈美、歐商會看台灣:自尋邊緣化?〉指出,語文能力只是基本條件,跨國公司需要的人才,要有國際觀,這不是很容易達成的。

另外一個警訊,莫過於中國大陸的人讓美國人緊張了。拜向來爭議的Thomas L. Friedman所賜,最近出現一個「世界是平的」論調,在全球化、資訊科技發達的今日,各國人才因為容易流通、比較,而使得世界變平。近期的《Fortune》,也有一篇〈Will the U.S. Be Flattened by a Flatter World?〉帶出「中國威脅論」。

舉個例。我在大學聯考時,在全國一類組兩千名以內,但是大學畢業時,可能在全國新鮮人中,排到一萬多名去。若在某些專業領域裡不分國籍、年齡、性別等評比,說不定要往後退到不知幾萬名去……

許多台灣的年輕人很樂觀,樂觀到,不知道外面世界有多大。弟弟在兩、三年前,跟我談到他的出路時,說:「我們老師說,我們以後可以去大陸當台幹!」我聽了大驚,貴系的老師跟外面的世界脫節得滿遠的。我在更早幾年,念研究所時,老師就已經提醒:「你們以後可能要到別的國家去當『台勞』!」在「台幹」和「台勞」之間,其實是距離很遠的,能力和掌握的資源等,完全不同。

等我去看了米蘭家居展,跟他說,那些出國鍍金的日本學生,即使很有錢、很努力,也未必會在那個領域出頭。更別說不夠努力的人。以及,走了一趟華東,告訴他,大陸有個電視頻道,24小時不斷播放最新的歐美流行時尚訊息。他才發現事態嚴重了。

不知輕重的,還多著。幾個月前,當我看到PTT上面的大學生,到在Hate板看別人的文章外,還查文章中的人物背景,甚至「熱心地」衝人數,造成上萬人次,嘻笑著說要退訂中國時報,然後看水果日報,讓我非常訝異他們居然時間多到可以這樣浪費。當下警覺:我不要再看這些東西!要離這些無藥可救的人遠一點!因此,當有人問我擔不擔心七年級生「長江後浪推前浪」時,我都會想起這些老是掛網的人,便說:「不擔心,他們程度太差了。」

希望我是錯的。希望那些只是很小一群人,仍有人是願意不斷充實的。不過,這是他們的責任,與我的理想、抱負無關了。

有個35歲的台商,看著手下的員工來自北大、清大等大陸名校,總是擔心自己有天被他們比過去。回家修理小孩時,被他媽媽問緣由,他便說:「恨鐵不成鋼啊!」他的小孩已經10歲了,每天仍貪玩,愛打電動。但他部屬的小孩,同樣10歲,念雙語學校,英文呱呱叫。他氣小孩不長進,因為台灣的小孩長大以後,要競爭的,不是同班或同校同學,而是他大陸部屬的小孩!

很多人都會轉寄大陸人英文有多爛的圖片,可以搏君一笑。但我們要比的,不是那個龐大的母體,而是那最上面1%的菁英啊!大陸人才在激烈競爭下,那種生存的方式,遠超過我們想像。即使有些地方仍不夠水準,可千萬不能小看他們的企圖心。

總有一天,我會和這些人交鋒,我不想被比下去。我不想知道會是哪一天,只希望自己在那一天來臨前,把寶劍磨光、磨利!

許多人經常拿大陸的政治發展受限,而看不起這個地方。可是台灣人安逸太久,漸漸地不往外看,許多過去的優勢,逐漸喪失。大陸人相形之下,正因為大環境氣氛保守,於是渴求新知。那種動能,是我們要警覺,甚至害怕的。

在現在這個年紀,或許因為年輕,可以選擇職業、公司。我希望在10年、甚至15年後,依舊可以做這樣的選擇。但是不是因為年紀,而是專業能力。

在世界逐漸變平的時候,我希望,自己能爬到一定的位置,而不是被淘汰。

由 debby 發表於 June 29, 2005 11:00 PM | 引用
迴響

大概從兩年前開始吧,我就說要培養自己當台勞的實力..^^

whiteg 發表於 June 30, 2005 10:26 PM

什麼是台勞的實力呢?

這對不同的人來說,應該有些細項不一樣。但是無論如何,一定要知道其他國家的人在做什麼,以及自己到底有什麼長處吧。

Debby 發表於 June 30, 2005 11:25 PM

唔,由於這邊好像不吃 trackback,所以我只好留言了。
我在 http://blog.serv.idv.tw/2005/06/30/280/ 裡引用了此篇blog裡的一段文字,還請您指教指教,謝謝 :)

PipperL 發表於 July 1, 2005 12:02 AM

唔,謝謝妳提醒。trackback可能因為擋spam而弄壞了,難怪大家都用link方式解決 :b

我看了那段。打小孩的確是家長焦慮的表現,如果小孩沒有慧根,不能體會為何被打,當然是枉然。

如果是我,我會希望小孩好好地玩,但是到戶外玩,不是玩電動。

那個台商的另一個問題,其實是出在陪小孩的時間太少。
男人也是會焦慮家庭和事業不能兩全的。

Debby 發表於 July 1, 2005 12:22 AM

嗯,我想對我而言是指出了這塊土地還能靠本身的專業賺錢養活自己的能力吧。

trackback壞了嗎?一直都沒在用這個功能,所以沒有注意到(汗)。

whiteg 發表於 July 1, 2005 04:40 AM

試了一下,trackback真的壞了,顯示不出來。

管理頁面的顯示,自好幾個月前就有問題,始終是被我刪掉的垃圾trackback。 >_<"

Debby 發表於 July 1, 2005 10:26 AM

那個把patato拼錯的人
應該是美國前「副」總統吧

caca 發表於 July 1, 2005 07:11 PM

是前任副總統。謝謝提醒,之前漏字了。

Debby 發表於 July 1, 2005 08:07 PM

根據我從大學以來長期兼任英文家教的經驗,對於七年級學生的英文程度表現在聽說讀寫上都常常是怵目驚心,唯一一個比較有希望的、他進入國中以前都住在香港,雙語的教育環境讓他的發音跟單字記憶量好很多,然而沒有挑戰力的台灣國中英文教科書卻讓他以原有的實力輕鬆過關而怠惰學習,他的母親請我去,為的是讓他在國中就繼續往上攀升到高中的程度。
 
我並沒有悲觀到認為台灣的七年級生都完全不行,但是我在教已屆高三的學生如何分辨形容詞子句、名詞子句跟副詞子句的時候,還是常常因為復述超過十次而學生還是不能理解、一副「我第一次聽說」的表情而覺得不知道該是我去撞牆還是他去撞牆。

坦白說,我很能了解那位年輕台幹飭打小孩的心理:恨鐵不成鋼啊!

今年我家小弟大學聯考,我比我娘還要憂心忡忡,上網查遍所有填志願的技巧以及各校各科系的錄取標準,同時告訴他大學第一年暑假開始務必準備中級英檢,爭取進入外商暑期研習的機會。身在外商的我看久了,深深地感覺英文好是個基礎而已,然而台灣的小孩真讓人擔心他們連基礎都沒有。

famina 發表於 July 6, 2005 05:34 PM

最近有些關於世代的感慨,於是時間,還沒有空寫。

簡單地說,七年級的教育體制,比我們這些六年級還糟。若自己沒警覺,語文程度就不必說了。

暫時不比英文的話,回過來看我們自己的語言,我總感慨,七年級中文能力真的是爛到不行。

政治怎麼惡鬥,我不想管,但是讓他們少讀一些中文經典的東西,我只能說,七、八、九年級完全被這些政客犧牲了。別說「草莓族」了,他們可能變成「草莓醬」!

Debby 發表於 July 6, 2005 08:42 PM

跟「恨鐵不成鋼」的台商有類似觀點的,是嚴長壽。

他說,台灣年輕人的競爭對手,不是同班或同校同學,而可能在北大、印度或美國哥倫比亞大學。

具有同樣的警示作用。

Debby 發表於 July 6, 2005 08:46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