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30, 2005

從電腦植物人到白老鼠

昨天下午進辦公室時,在電梯碰到某人。聽說我右手快廢了,他便印了三月的康健雜誌Cover Story給我,還在某些部分打了紅色的勾,要我特別注意(很像我爹娘做的事)。我拿到一看,「電腦植物人」五字映入眼簾,真是怵目驚心。不過也沒錯,最近的確快變成電腦前的盆栽。而且姿勢老是不正確,總是駝背,歪著一邊打字。看到身邊那些拿很重機器的男生,一個個背脊都挺的比我直,著實慚愧。

睡前便抱佛腳,拿了《輕瑜珈》出來,練了幾式。右手上臂痛到不行,趴在床上,為自己的下半輩子擔心。照以前瑜珈老師說的方式,拔了右肩的肉,的確比左邊痛。後來去拔爹娘的肩和背部,他們也嚷著右邊很痛,左邊同樣痛,但比右邊好一些。這是右撇子的職業傷害證明。

下午果然在推拿師那邊痛得齜牙咧嘴。由於是特別請託,只有15分鐘,點到為止,推拿師只幫我稍微抒解最痛的部分,下週繼續。當他按到右手腋下後面的穴道時,我說:「我自己壓會痛,但沒想到你按得這麼痛!」他不慌不忙地回答我:「要是妳壓得比我還痛,那我的老臉往哪裡擺?」

現在可是戰戰兢兢,隨時提醒自己要挺起脊椎打字。

不過,復健這檔事,還真是漫長。自從寫論文受傷至今,肌腱炎三不五時就復發,牽動整條手臂。有次不慎,在W師介紹下,到了南部某處診所,老醫生只說閩南語,怎樣都不跟我說國語,也沒解釋是什麼問題,只讓不知道有沒有牌照的護士幫我做電療。第二天,我照常接近中午起床,為了微薄的助學金,去老師那邊工讀。正當我抓起筆要寫字時,卻發現怎樣都使不出力。這事實在太荒謬,為了醫手,卻弄到更快廢掉,我笑到說不出話來。老師轉頭問旁邊的學長:「她是不是哈到笑氣了?」之後告誡我:「老師只是在她的專業領域比較瞭解,其他方面,可不一定。」誠哉斯言!此後我都是拿自己當白老鼠,在自己見效前,對別人的推薦都是半信半疑。

上週聽說宜蘭有個腳底按摩師很神,每週讓他按個五分鐘,身體好很多。我又開始想當白老鼠,想從腳底反射神經區,知道自己最近的狀況如何。只是,要先打聽清楚,何時有空前往,還不得而知。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30, 2005 09:29 PM | 引用
迴響

宜蘭,礁溪阿姨嗎?我去過一次,不過不是腳底按摩而是做全身經絡按摩。

whiteg 發表於 April 30, 2005 11:50 PM

不是礁溪耶,好像在宜蘭市,男性。據說那人是國防醫學院出身,還拿到瑞典的學位。應該是醫師,卻去做腳底按摩。

有醫學底子的按摩師,比較不會把人推壞吧?

Debby 發表於 May 1, 2005 12:07 AM

喔喔,跟我去的不一樣,那等妳體驗回來..^^

whiteg 發表於 May 2, 2005 02:48 A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