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1, 2005

花藥抓周—我的另類嘗試

花藥抓周是近期玩到最準確的測驗,對我來說有點塔羅的功效,但它不會指明未來的方向,而是指向當下與過去。

每隔一段時間玩一次,每次都有不同的結果,也給我不同的體會。

看完解說,我會再參考《巴哈花療法,心靈的解藥—38種平衡情緒的巴哈花精處方》對該花精的解說。

至於花藥/花精(Flower Essences,跟精油不同)本身,我試過幾次。

最早用的是高價的台灣花精,但是覺得只會讓我不斷昏睡,沒多久就放棄。治療師說那是因為我太疲倦,所以需要釋放。聽起來實在沒有說服力,我寧可游泳游個一兩千公尺,然後回家大睡一覺,也不用花錢買睡眠吧。

後來托人分別從德國和美國藥房買了幾種花精,價錢才不到五百,約莫是台灣花精的四分之一,我從此徹底放棄台灣花精,不再回頭,即使台灣花精那方聲稱,巴哈等花精都是洋人的花,跟台灣人的體質不一定合。偏偏我是那種跟台灣花精體質不合的人,經實驗證明。

每個人用花精的感覺都不一樣,一樣是急救花精,有人的反應就比我強烈許多。我也用過好像沒什麼感覺的花精,有可能是我選錯,或者使用方法不夠正確,也可能是問題大到需要時間來調解。

有人對此斥為歪門邪說,但花精被一些醫生當作另類療法。就像有些人不喜歡中藥,但中藥的功效,許多人深信不疑。用花精,給我一種和大自然,或說整個宇宙母體更為親近的感覺,人類是多麼微小的一員,花兒都能解妳心中的密語。

不過,比較令人煩惱的,是在台灣買Bach或Bush花精,都太貴了,是國外的兩倍。若走網購一途,又不免提心吊膽的。這個時候,真希望能夠出國,或者有朋友要出國。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11, 2005 11:23 PM
迴響

你好~
冒然來訪 很不好意思
我看了你的新聞台 看到非常多的電影資訊
不知道2002年女性影展 涂凱茵的
你有沒有任何評論跟資料呢?
或是關於女性對於自己的身體探索有沒有推薦的書或電影呢?
因見識不廣..但是想查相關的資訊...
想跟你請教一下 謝謝~~~
感激不盡>"<

padma 發表於 April 12, 2005 05:09 PM

突然要我回憶三年前的事,而且限定範圍,這難度太高,我沒什麼印象,應該沒看過吧。

女性對於身體的探索,這類題材不少啊。
網路有看《月經》月報:http://www.wenxue.com/yuejing/
(我很久沒看了,應該還是相關吧)

至於書,女書最近有本相關:
http://www.fembooks.com.tw/newbook.htm
《她─身體的故事》
作者: 珂妮‧戴維絲/著
譯者: 朱恩伶、石大青
出版社:女書文化
出版日期:2005 年 02 月 15 日

私心認為這本也不錯(還沒細看),但不確定是否妳要的:
《身體的情緒地圖》
Getting our bodies back : recovery, healing, and transformation through body-centered psychotherapy
作者: 克莉絲汀.寇威爾/著
譯者: 廖和敏/譯
出版社:心靈工坊
出版日期:2004 年 12 月 03 日

其他的,可以去最近滿十一歲的女書店找找,女書店好像也有周歲放女性電影活動(費用一百元)。
女書店電話:02-2363-8244

Debby 發表於 April 12, 2005 07:15 PM

花精是於1930年代由英國巴期醫生首創,我自己使用過,對心靈及情緒層面的困擾是有相當效果的,不過花精不是藥物,其效果是漸進而非立即的,需要一點耐心。此外,正統的使用方法需經過諮商再決定採用何種花精,但因為目前台灣正式取得英國花精協會治療師認證的人極少(因取得難度頗高)所以大都是用抽花卡的方式,可是我個人不建議用此方式,因為,對個人日後面臨相同情況時的處理能力較無幫助,故最好是採用正統方式較佳,據我所知,有在英國花精協會登錄為合格證療師的人只有二位,如有興趣,可以到下列網站看看:http://www.thefloweremedy.com

阿傑 發表於 May 4, 2005 12:57 AM

咳咳,上面的留言有打廣告嫌疑。

我選擇巴哈花精,不是用抽花卡的方式。線上有些測驗可以做,我會再翻看書中的解釋,確認是否正確。

至於台灣花精,用的方式更玄。受測者將花精放在丹田位置,看是否會向前傾,依傾斜程度表示需要的程度。這個方式很特別,或許還算準確。但是它的效用,對我而言,離倡導者的宣稱,有一段距離。

Debby 發表於 May 5, 2005 12:45 AM

對不起
上述留言讓人認為有廣告之嫌,是我的表達不當吧。請版主刪掉我的上一則留言吧,謝謝。我會有上述說法,是因為我去年曾接受過一位從美國回來的花精療法師開的花精,我那時才發現,真的跟自己看書及挑花卡挑花精有所不同,那位療法師也跟我說:整個亞洲地區,除了日本有許多合格療法師以外,只有台灣及印度各有一位合格療法師(好像姓陳),只可惜他沒有架網站,也聯絡不上他(用email聯絡一直沒回音),後來,那位女士回美國以後,我開始會上英國花精協會的網站(http://www.bachcentre.com/found/rp_list.htm),看看是否有其他英國花精療法師,直到今年才讓我發現台灣又增加一位了,我目前也確實有使用臺灣這位花精療法師所開的花精。
我的想法只是:想提供一些訊息給大家,我自己曾試過抽花卡,說真的,還真的是有其準確度,但後來我跟那位美國回來的花療師談過後,才發現其中有一明顯的差別:那位美國回來的女士,她會預先告知我服用花精後可能會有的一些反應,這對我而言有很大幫助,因為那次我所服用的是鳳仙及冬青,服用後約一週,底層憤怒的情緒竟翻滾而出,強度很強,還好事前我有被告知可能會有此情況但情況不會太久,否則我可能會因為害怕失控而停止服用。

阿傑 發表於 May 6, 2005 02:20 PM

據我得到的說法,花精的確有可能把平日壓抑的心理和身體情緒帶上來。

這兩天再度服用花精後,整個身體覺得疲憊不堪,我想是因為之前我總是超越身體的承受,不斷壓榨自己。總是在服用花精後,察覺到自己的疲憊浮上來,才知道自己又操過頭了。

每個人能感應到的不一樣。就像有個瑜珈動作可能讓某些人想起過往的負面情緒,而哭了出來。我做那個動作,卻從來都沒事。

我沒挑過花卡。但聽說有人在專櫃挑花卡的不愉快經驗,那的確是缺乏專業人員所致。

我看了你提供的網站,有所謂的諮商費用。而我在接觸台灣花精的過程中,也諮商過。但大概是我的溝通和吸收能力和一般人不太一樣,那位治療師的諮商內容,讓我覺得十分雞肋,無法對症下藥,而且有言之過頭的毛病。讓我現在對台灣的花精諮商,還沒辦法肯定。

還好目前市面上和網路上能找到花精的資料也不少,我到目前還沒碰到什麼負面的作用,頂多就是覺得沒作用而已。

Debby 發表於 May 6, 2005 03:55 PM

我查過應國花精協會的網站,發現要成為一名花精療法師的訓練共分三階段,其中並未特別強調心理諮商的訓練。
但我所接觸過的二名花療師(包含從美國回來那一位),卻分別表示:如果有受過心理諮商的訓練,更能發揮花精的功效。所以她們二位都受過一年以上的心理諮商的訓練,而我另一位朋友,他找過其他治療師,就發現對他沒啥幫助,像你說的:如雞肋一般。覺得不如自己看書。
至於台灣花精,老實說,我沒用過,六十多種花精對我而言實在太複雜了,以前我上過成長團體課,老師要我們寫出各種不同的負面情緒,整個團體成員所寫出來的負面情緒種類也不過三四十種,分成六十多?好像太細了。
我最近在吃鵝耳櫪,因為我最近工作上遇到大變化,使我提不起勁工作,服用後第二天,早上起床肚子好餓,跟以前沒胃口的情況不一樣,不過,還真的比較有動力上班了,那位治療師說我的反應特別快特別明顯,所以,她常開單方給我,效果真的比以前的治療師開複方的效果更好,不過好像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開單方。

阿傑 發表於 May 6, 2005 07:37 PM

看來你的經驗可能比我深入。我聽到成長團體課,往往不屑一顧,我只能上私塾,沒什麼耐心等程度比我差的人問問題,所以需要鳳仙花(笑)。

在心理諮商方面,沒聽說台灣有什麼比較好的。曾聽過朋友在歐洲接受心理諮商的經驗,跟我以前念過的心理分析比較接近,當然前面傾聽的部分也很重,當然費用不便宜,健保不給付。

對我這種人來說,可能看書,或者某些脾性相近朋友的經驗,會比較有用。

為了避免未來有人突然跑來問東問西,我還是要強調,自己做功課,以及不斷增加對自己的認識,是很重要的。請不要期待別人給你答案。

Debby 發表於 May 7, 2005 01:00 AM

這位阿傑大概真的受到花精的好處,所以直得拍拍手!
因為只要在跟花精有關的網站大都可以看到它貼的文章-一模一樣!
其實直覺抽花精是因應台灣民情所產生的,很多人寧可花錢算命,也不大願意去找專業諮商,我很早就發現用抽的方式,其實不是正道!雖然在諮商的路上我還在努力!
我覺得證照除了有說服性之外,當然也能肯定對花精的熱誠,但是說實在的,如果英文程度不夠,那這張執照真的很難拿!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有慈悲與愛的胸懷,加上一些辯證的經驗,我想要當一位好的花療師,這是非常重要的~相信若要真的靠花精賺錢-很難
所以我相信投入花精者都有理想的願意推廣花精這充滿了神奇的療法!
有興趣我也邀請您來我家坐坐~
我是自然本質的Nana

NANA 發表於 June 2, 2005 11:21 PM

感謝nana喔,我真是在使用花精上得到很大的幫助,所以有點狂熱吧,我很認同nana所說的話,我自己也是因為英文很爛,所以無法到英國取得證照。最近我在吃山毛櫸(Beech),因為我的批判性和攻擊性較強,常會到網路上到處小狗撒尿,不過我從來不會到nana的網站上去撒野,因為我的療法師告誡我不可以去啊。
nana所說的話竟然跟我那位療法師的話幾乎一模一樣呢(連拿證照的事也差不多),果然花精療法師的特質都是較具有愛與慈悲呢

阿傑 發表於 October 28, 2005 11:54 AM

我已學習與使用花精將近一年,幫自己及幫朋友配花精,我的經驗是當你很明白自己已捉到此花精的精神時,你便知道自己已經到了,無需要所謂的證書,很多東西要靠自己去體會跟感受,才會帶給自己真正的平靜.

pp 發表於 November 10, 2005 03:52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