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0, 2005

都是因為漂亮的眼睛

每年過年祭祖,整個家族總有至少六、七十人會湊在一起。我都看看多了哪些新臉孔,今年照樣左看右看,想知道有沒有娶外籍新娘,卻沒看到半個。倒是在離開表妹家時,姑丈說他們那條街要改名「大陸街」「啊,為什麼?」「這裡的人都娶大陸新娘!」

幾年前,念社研所的學長告訴我,現在娶外籍新娘的人口非常多,不只是國高中學歷的人而已。我問爸媽,家族裡有沒有人娶外籍新娘,「有啊!」爸隨口點了三個堂哥,分別娶大陸、越南和印尼新娘。他們的學歷不高,都是國、高中畢業。所以學長說的高學歷案例,還沒出現在我的周遭。

最近的一個案例,是娶越南新娘的遠房堂哥。堂哥和比他小一點的妹妹,都擁有一雙足以勾魂的漂亮眼睛。但堂哥和堂姐卻是他們家幾個兄弟姊妹裡,愛情婚姻最坎坷的。他們這些年來的遭遇,讓我漸漸明白,為何有人從命理學出發,表示那種讓人一見傾心的美貌並不好,因為他們在還沒能取得自己和他人的協調前,就已經吸引太多人的愛慕,卻由於太年輕不擅處理,早早踏入其他人還沒能進入的世界。

堂哥在國中畢業後沒多久,就讓小女友懷孕,匆忙娶進門。十幾歲的小母親在孩子才八個月的時候,不告而別,從此一去不回。我第一次見到堂哥的兒子時,他已經滿周歲,同樣有雙漂亮的眼睛,但眼底有別的新生兒不會有的憂鬱。我說要抱他,他立刻從祖母的懷裡伸出小手臂讓我抱,彷彿平時受的呵護不夠,只要有人付出關愛,他都想要。

我抱著他到處晃來晃去,一度抱回家看電視,他始終安安靜靜、不哭不鬧。弟弟回頭看到他,問我他為何直盯著他。小堂姪的眼神,彷彿要好好地記住眼前人的面貌,就算你離開了,他還是會記得你。

再度見到他,他已經兩、三歲,不太讓人抱,很有防備心。但是哄一哄,還是抱得到。前一、兩年過年,見到他和堂弟在院子裡玩,我跑過去跟他們玩。他的祖母聽到聲音,拉開門一看:「跟姑姑玩啊!」放心了,把門又關上。我繼續穿著馬靴跟著兩個不到八歲的小男孩跑來跑去、跳上跳上,玩捉迷藏。聽說他的生母有度到幼稚園去看他,當老師說有阿姨來看你時,他跟老師說:「那不是阿姨,那是我媽媽。」但他不要見她:「她以前不要我,她不是我媽媽。」在這些年裡,堂哥的感情和工作持續不順,後來去了越南成了「台勞」,娶了非常嬌小的越南新娘。

今年過年,沒見到這個小堂姪。後來才知道,堂哥娶了越南新娘後,太太這次首度返台過年。雖然語言不通,小堂姪立刻就接納了她,主動認了新媽媽:「媽媽,我教妳寫妳的名字。」小堂姪的早熟,讓我感嘆。

不久前,某名人爆出陳年風流韻事。仔細探究這數十年的前因後果,我們大呼:「男人一時風流,禍及三代!」罪魁禍首的男人讓女人在很年輕且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生了一個女兒,這個女兒長大之後,也發生類似的事。第三代的女兒,若跳脫不出宿命的安排,舊事很可能再度上演。

想到這個案例,再想到堂姪,衷心希望他能跳脫他爹的命運模式。小堂姪也有一雙漂亮的眼睛,希望他千萬要克制十幾歲時青春衝動的慾望,別因為短暫的慾望燃燒,背了一輩子都承擔不了的重擔。

由 debby 發表於 February 10, 2005 11:05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