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8, 2005

病中記

前幾天病到快不行的時候,弟弟見了我,立刻警告:「不准咳嗽!」我瞪他一眼:「又不是我能控制!」然後咳了幾聲。之後娘忙著張羅各種中藥湯,還囑咐老爹買了順天堂「百合固金湯」給我。「百合固金湯」是科學中藥,只是我看著那名字,便問:「要沖熱水?」後來才知道這是科學中藥,其實只要配水吞藥粉就好。一面吞一面想:「跟『固若金湯』有什麼關連啊?」娘後來天外飛來一句:「妳別老是生病當人球!」「『人球』不是這樣用的!」快昏倒了,老是挑我錯字的娘,被新聞用語荼毒也就罷了,竟然用錯詞。

接連幾天,飯前吃五公克號稱「潤肺化痰」的百合固金湯,飯後是台大醫院開的抗生素,還要點眼藥水,上下班都得提了一袋藥,標準的東亞病夫。

緊接著看「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腦海不時閃過的名字是孫中山,他們擁有共同的關鍵詞:醫生、革命、救弱國治人民。當患有氣喘的格瓦拉見到窮病交加的氣喘老病人時,選擇將自己氣喘藥交給他,以及在船上,他放有氣喘藥的包被偷時,竟沒追查包包的下落,我深呼吸強忍咳嗽的衝動,不知該做何感想。生病的確使人虛落,但是虛落的身體,夾雜偶爾強韌的意志,以及悲天憫人的信念,還有部分過度浪漫化的情節,這些都只是青年格瓦拉的一部份吧!在走向真正革命戰場時,還需要更多的東西,才能夠支持。我想知道格瓦拉在游擊生涯裡,怎麼面對他的氣喘,這是他的先天侷限之一。

我呢?高君宇墓碑上的那段文字可以做個參考:「我是寶劍,我是火花。我願生如閃電之耀亮,我願死如慧星之迅乎。」活著有何難?最難的是做想做的事!我最怕拖拖拉拉地由病而亡,「我願死如慧星之迅乎」,雖是過勞的猝死,好歹也盡了力。從這角度看徐志摩的墜機,或許他沒那麼不幸,至少當時他是為了心愛的人賣命,而且該享受的、該大風大浪的,他也都經歷了。

如果活著,但求生活品質好一點,身體好一點。爹娘這次聯手要求我調整作息,看不慣我自毀健康長城。他們總不解我為何要花這麼長的時間閱讀、思考,他們寧可要笨一點、身體好一點的女兒,也不要我這樣下去。

衡量再三,決定還自己一點本錢,開始訓練自己,每天提早十分鐘就寢吧!希望2005過完之前,能調整到凌晨一點以前就寢的習慣。

由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28, 2005 04:13 AM | 引用
迴響

歡迎加入『努力早睡』一族!

France 發表於 January 28, 2005 12:40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