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07, 2005

飛越捷\劫運

自從跨年的夜晚,擠爆的台北捷運讓乘客不但摔下電扶梯,整個頭皮都被扯掉之後,喜愛搭乘台北捷運的人,赫然發現,原來讓台北人驕傲的捷運不再安全!危機處理太過差勁的台北捷運公司高層,今天終於確定要下台

台北捷運從1996年木柵線通車以來,我三不五時就會對捷運產生新的疑問與意見。剛開始的時候,對於電扶梯如此狹小感到不快,雖然不是大胖子,但也需要適度的空間。現在果然三不五時就從拿很多東西、站得靠中間、身材比較寬大的人身邊擦過去,當然,是指走在電扶梯左邊的時候。至於保持左邊通道淨空的新規範,現在還不是完全落實。我總是像糾察隊一樣,急匆匆地要穿過去時,還會順便告訴對方:「左邊是走的。」非常雞婆。

最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有些捷運站的動線。我不明白為何上樓電扶梯不設在距離此線最近的位置,而是在對面的方向,使得兩個不同方向的人要穿過對方而到達對岸去上樓,大隊人馬在尖峰時刻短兵相接,只有「恐怖」二字可以形容。我每次面對這種要穿過人潮的情景,心裡總唱著周華建的「飛越迷霧」:「飛越迷霧,把生命看清楚,明明白白掌握你的路,經過末世之後,你總能夠撥雲見日……」不過,要把前兩句稍微改一下:「飛越人潮,把路線看清楚……」

從前碰到交通尖峰時刻,說什麼都寧可坐捷運。自從發生扯頭皮事件後,還是覺得別往人多的地方鑽!而且,照我的職業個性,要嘛就衝在最前面,不然就不去。千萬可別湊熱鬧,就算沒把命送掉,受傷挨痛也是不值得的。

由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7, 2005 07:58 PM | 引用
迴響

連續三年跨年,我都搭末班捷運回到自己的住處。每次到台北車站,看到月台上滿到不能再滿的人潮,就很慶幸自己不在那堆人潮中(或者說慶幸自己不在台北車站上車),說真的實在很恐怖。

恐怖的還不只這個。之前下班後要從內湖趕到台北車站附近的電腦補習班進修,只好先把摩托車丟在士林,再搭捷運過去。上課進修完也是很多補習班或夜校學生的下課時間,"飛越人群"的戲碼又要上演一遍,比上下班的尖峰時段還要恐怖。

Alice 發表於 January 7, 2005 11:17 PM

噢,實在討厭早上八點和下午六點 兩大尖峰時段,
隨著一大群陌生人 轟隆隆地在捷運裡衝上又衝下的感覺。

特別是淡水紅與板南藍 相互交叉在台北車站裡的大Z動線,
更是要.. 飛很高才能夠平安穿透迷霧啊><"

對了
我的捷運主題曲則是:
孫燕姿的 "奔" →「開始吧~ 狂奔的起跑線!」(*握拳*)

L. 發表於 January 8, 2005 12:17 AM

看來大家對台北車站捷運站的動線都很受不了啊。

我總想知道當初設計動線、電扶梯寬度…等等的人,究竟是不是身材適中或瘦小的男人,不然,怎麼會弄出那麼不體貼、不友善的環境出來?

我忘了寫,入口處的窄小也讓我很受不了。有回血拼完,提著大包小包要進站,東西過去了,人還在外頭-_-
跟站務員求助,他竟說有個殘障用的。問題是:
一、我不是殘障人士。
二、他說的那個入口在對面,還要走一段距離。

誰來救救我們可悲的台北捷運空間啊!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8, 2005 02:41 AM

哇塞,今天(1月10日)
台北捷運的懲處和檢討決議出爐;
居然 居然最嚴重的懲處只是"一大過" 而且還可以留任...

L. 發表於 January 10, 2005 01:28 PM

我也想過電扶梯方向的問題。

不過,其實很難兩全啊,因為對A月臺下車的人而言,上樓電扶梯可能比較遠,但對B月臺下車的人來說,就在月臺旁邊。所以,一定會打結。 Orz

Amber 發表於 January 10, 2005 02:07 PM

我想是一開始設計的問題吧!

明明出國考察那麼多次,最後變成這種設計,叫我納悶,到底是哪些人的決定?

早就知道會有非常大量的人進出,卻弄那麼侷促的空間,沒想到行動不變的人士,電梯都在偏遠處,也沒設想逃生的問題,遲早會出事的。

有一個人被扯掉頭皮,已經是警訊了。
沒想到捷運局的思考方向竟是考慮取消左側通行....

唉。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10, 2005 02:59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