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2, 2004

如果還有明天……

十月才見過的L叔叔走了,因為癌症而英年早逝。消息傳來,我震驚說不出話來。反應過來後,反覆跟說者確定。還記得那天,他用單眼相機幫我拍照:「這樣好放大加洗!」那張相片恐怕是再也不會有機會拿回來了。我更遺憾的,是有一個重要的問題還沒問他,那天他只說了一點。我始終惦記著,一定要再問,總覺得還有時間。哪知道,再也問不到了……

另一個消息,是兩個月前左右見過的某姐傳來腹部長瘤,她才三十多歲。怎麼盡是這些讓人洩氣、難過的消息?聽到時,我的MSN暱稱還掛著問號「難道不能請病假嗎?」

在身體不好的時候,聽到這些,不是沒有感觸的。

很多年前,我就開始認為這輩子注定短命。尤其像現在這種揮霍生命的方式,用極短的時間經歷別人可能要花兩倍以上的時間,才能經歷、體會和瞭解的事,自體並非沒有消耗或折損。我過的,用Julia Kristeva的標準來看,是陽性的時間。自身小宇宙和外在大宇宙,是互為消長的。明白了這點,總覺得老子真是天才,用那麼精簡的話語,講了幾千年後仍發人深省的東西。

與其醫學的態度看待自身,我反而傾向用接近巫之道。幼年的我,能從病魔手中倖存,賴的不是現代醫學,而是某種偏方。我不會記得這些,但隱約成了一種生命軸線。現在看來,靠巫比靠醫更能維繫我的興趣,於是隔一段時間迷戀一種/些實驗,弄些無傷大雅的東西來玩玩。ㄑ阿姨預言我在35歲以後,對養生更有興趣,「妳等著吧!」她的女兒跟我有類似的星星,現在每天忙著把身體折來折去練瑜珈,三不五時要家人吃這吃那。上述,她以女巫身份發言。

另一方面,身心靈應該是三位一體。我用情緒體會身體對一切的反應,好比看多了一張又一張的大便臉,下場就是我這一、兩年來腸胃狀況特差。而我的身體,與我相處二十餘年,對我衝鋒陷陣的個性知之甚詳,明白不用非常之道,不足以阻止我。於是一年間進了三次急診室。但是,去年在辦公室倒下,進了急診室,第二天好像沒請病假,還是進了辦公室。

這一切當然是有源頭的。自做虐,當然不可活。如果還活著,還能做些什麼,我又像是活不久似的拼命。畢竟我不在乎生命長短,只在意這輩子是不是夠精彩,夠我學到想學的。如此而已。

如果可以點歌,現在想要點薛岳唱過的「如果還有明天」。


如果還有明天
作詞:劉偉仁 作曲:劉偉仁 編曲:Ez1 Band 

如果還有明天 你想怎樣裝扮你的臉
如果沒有明天 要怎麼說再見

我們都有看不開的時候 總有冷落自己的舉動
但是我一定會提醒自己 如果還有明天
我們都有傷心的時候 總不在乎這種感受
但是我要把握每次感動 如果還有明天

如果你看出我的遲疑 是不是你也想要問我
究竟有多少事還沒有做 如果還有明天
如果真的還能夠有明天 是否能把事情都做完
是否一切也將雲消煙散 如果沒有明天

由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22, 2004 01:45 A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