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7, 2004

我對夏天過敏

夏天到了,想要剪頭髮。

坐捷運的時候,開始碰到汗臭男。我總是皺著眉頭左躲右閃,但是人多的時候,無處可逃,只能希望自己的嗅覺功能暫時失常。不明白為什麼電視廣告只有女性腋下味道會讓旁人困擾,卻從沒提男性汗臭才真正會讓人昏死?尤其是暑假的兩三個月,更讓我捉狂,捷運總有成群的男學生,一批又一批的汗臭充斥整個車廂,好似永遠都不會散去,直到夏天離開。

我想,我對夏天過敏。

冬天的時候,總是呼喊夏天快來吧。但接近夏天的時候,我又發暈地祈禱冬天趕快降臨。沒辦法,誰叫我是秋天出生的,受不了極端的溫度。

夏天曾讓我對一個城市水土不服,夏天曾讓我食物中毒,夏天曾讓我在口試前的緊要關頭無法入睡。如果可以,真希望我在的地方沒有這個季節。

嘗試不開冷氣,想要避免身體調節溫度功能減弱,卻不可避免地在冷氣房進進出出。一離開密閉的大樓,人工和天然熱氣轟然而來,讓我往往得在街頭克制自己幾近昏厥的狀況。更痛苦的是,夏天有更多的活動,我得不斷地往外奔波。

長髮開始顯得不合時宜,卻又沒辦法幫自己紮個長辮子。或許改天還是得抽時間把頭髮剪短一點吧。我可沒興趣破自己的紀錄,留到過腰的長度。

由 debby 發表於 May 17, 2004 05:13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