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01, 2004

到職週年,勿忘初心

回國第三天開始昏天暗地地投入工作,時差都還沒調過來,於是總是覺得累得不得了,直到整整兩週後,才覺得體能稍微好一點。如果不是這次時差太嚴重,就是我持續積累的疲累,已經成為一種慢性疲勞的恐怖惡性循環了。

某長輩在這段期間問我:「像妳這麼愛玩,有沒想過當空姐?」一個驚嘆號打過來,這是我從沒出現過的念頭,當下就覺得不成:「我身高不夠!」後來查了一下,發現其實應徵空姐的條件近年有放寬,所以我的身高符合條件了。但還是下意識地抗拒,於是出現種種負面的自我否定,好比受不了要面對沒教養的客人,然後還一臉笑容;又好比在暈到不行的時候,還要保持鎮定地讓大家坐好。哎,光想一遍就覺得跟我的個性相去甚遠,我是那種有事情就往前衝,想立刻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的那種人。
為了有機會常出國玩,做那麼大的犧牲,對我來說,真是太痛苦了。而且部分興趣和工作結合的下場,我很清楚,一點都不覺得是好事。再加上空姐這行不可能做久,三十幾歲就想離開的人多的是,但要轉行,卻又缺乏資歷和能力的累積。雖然阿姨四十幾歲還在飛,而且樂此不疲,但畢竟是在外國航空公司。從阿姨口中,我對這行的想像也徹底泡沫化,不認為這是個值得嚮往或從事的行業。

在這職位就要滿一年了,不禁又開始思索未來。現在的職業倦怠來得比以往快,跟生活步調息息相關。總是接觸到想找出路的人,除了為大環境憂心,也得想想自己的角色、願望和實力培養。在這個急功近利的社會,我仍認為將自己身心安頓,再談工作,該是生活的順序。普遍的人際疏離,已是跨階層和跨領域現象。而為了解決這部分的不如意,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面對方式,在法國取得藝術家執照的P認為台灣人普遍用消費來面對自己的空虛,瘋狂追逐名牌,買屋或買車,一切以消費為上。但我眼中,台灣的工作狂、宗教狂、政治狂、情愛關係狂等類型也不少。我不願意成為上述任何一類的人,但總是要面對工作量巨大的事實。在如此快速變動的環境裡,還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許多事(好比實力的提升)總是急不得的事。理想有時變得微渺,彷彿大潮流一來,就什麼都沒有了。但總還是希望伸手抓住些什麼,謹記有為有守的分寸。或許那些是已然內化的道德,但更多的,其實是對自己的期許,以及不願同流合污的心志。「難道看得還不夠嗎?」總是對自己說,不要成為那些難堪、狼狽、猥瑣的一員。即便常覺得太早經歷這些,對我實在是過重的負擔。

昨天夜裡飢腸轆轆,吃了幾年都不敢碰的泡麵。才吃兩口就覺得泡麵真是表裡不一的傢伙,香和辣都是空洞的,跟實際的感官接觸有落差。瞬間又疑惑自己怎麼有這種念頭,在這麼多表裡不一的事物裡,還覺得難受,明明都是日常的面對了。想來自己還是挺幸運的,儘管不免要說些江湖話,但在大方針上,未曾脫去自己一貫的堅持,儘管往往因為不情願而弄得頭破血流,也還是知道自己是怎麼一回事,所以對事情還能保持最初的直覺。

週年願望會是,希望更能充裕地調配時間,非常希望能夠把法文撿回來。這次出遠門,也存了一個心願,希望有天會實現。

由 debby 發表於 May 1, 2004 04:41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