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7, 2004

重返台北

經過超過十六小時的飛行,從下雨的米蘭,到豔陽天的巴黎,再經多雲的香港,終於回到陰天的台北。

這麼長程的旅途中,幾乎沒睡。都怪那個右前方那個愛管閒事的中國男人(我猜他是拿PRC護照的,從沒刮的鬢角和衣著推測),在那個肥胖的法國太太用英文要求坐我隔壁的靠窗空位,而我還在遲疑時,他竟以為我不懂英文,回頭雞婆,然後肥胖的法國太太擠進隔壁,破壞我原本可以稍微躺下休息的計畫,讓我在接下來近十二小時的航程痛苦不堪。肥胖的法國太太不時用肥手擠我、吱吱喳喳地跟前排的女兒講個不停,是我們那段機艙最聒噪的一群人。再加上她不睡,開燈看書,卻三不五時發出重感冒的咳嗽聲,讓一大早就起床搭機返台的我,即使用大衣蒙住頭,還是無法入睡。以及國泰經濟艙的座位太小,維持一個姿勢久一點,全身就要僵痛麻痺,我差點就撐不下去。而她狂咳不止,卻跟空姐要diet coke,讓我很想給她一個衛生眼,真是不自量力的傢伙,都咳成那樣了,而且在密閉空間裡,大聲咳成那樣還不吃藥休息,真是不道德,我真怕自己在睡眠不足、極度虛弱的情況下,被她傳染感冒。後來瞄到她們一地的垃圾,更是充滿反感,這家法國人真是沒有教養。下機後聽說在另一節機艙,也有三個聒噪的法國男人,好似第一次坐飛機似的,不時跟空姐要東要西,空姐後來還跑來問他為何不睡。

因為經過香港,原本打算玩個大半天再回台北。但好在放棄這個計畫,因為在這種情況下,恐怕會昏倒在香港街頭吧。

回到中正機場,被告知兩件行李都沒到,一件還在空中飛行,另一件還在巴黎。非常錯愕,第一次碰到這種事。都是因為義大利航空在飛巴黎的時候delay所致。後來想想,也好,省得在體力不濟的情況下,還要拖行李回家。於是只拎著巧克力回來。聽說這種情況可以申請旅遊不便險的理賠,但不知道我刷機票的匯豐銀行有沒有這項服務。

這趟行程一直防備扒手,在恐怖的義大利全身而退,卻反而在台北捷運上,丟了我的悠遊卡。

一回到家,稍微打理完就昏睡不止,畢竟從沒這種連續24小時沒睡的紀錄。要不是接到上司談工作的電話(我不是還在休假中嗎?)和第一件行李終於回來,大概可能睡到明天才起吧。

原本的作息被說是早起的義大利人,而現在,生理時鐘混亂,已經不知道自己在過哪一地的時間了。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17, 2004 07:29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