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5, 2002

古早的零食?

童玩女王今天終於把她之前說的零食帶來給我們看了。由於我是第一次看這東西,於是遭到嚴重質疑:「妳真的是台北人嗎?」啊,沒想到我的台北人身份,就因為小小一盒35元的東西而被挑戰。這,真是太令人難過了……(什麼區分法嘛? T_T)

從小在南港生長的I是個超級童玩女王。其實她的記憶應該很強,因為隨便有個音樂冒出來,她就會說這是某某電影的片段,把我們這幾個正在附近對電腦發呆的人嚇到。其實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那個音樂是什麼,就算聽過,就算是自己的手機鈴聲。但是I呢,就是這麼有本事。

上週,因為S買了一盒150元,有高級紙盒(看來就像茶葉盒)裝的昂貴蘿蔔糕,於是I開始跟她打探價錢,然後接著聊了一大堆零食。我在一旁越聽越迷糊:「你們說的是同一種東西嗎?」而且我真的沒聽過也沒見過I說的眾多零食,什麼仙女牌蕃薯、仙女牌仙鶴、仙女牌鮮魚、紅色有籽的芭樂乾、被她戲稱「龜兔賽跑」的零食……我跟S忍不住好笑,覺得I實在太厲害了,竟然記得這麼多,而且連牌子都記得住,誰知道自己吃的零食是什麼牌?北海鱈魚香絲和孔雀餅乾大概是例外。I嚴重質疑我小時候有沒有吃過零食,真是百口莫辯啊。我記得我有吃可口奶滋、紙盒保久乳啊,顯然有階級和地域差異,因為我小時候的零食有層層管制,不衛生的東西大概就被逐出家門。那種雜貨店賣的一圈一圈龜殼餅,大概是我有零用錢時會趁大人不注意跑去買的吧。中部人的C知道她說的一些東西,但是不記得牌子。沒想到我後來開始絕地大反攻,說長條的孔雀餅乾有送玩具,有一陣子送蛋形會啾啾叫的小雞玩具。這個童玩女王就不知道了,哈!據她說,這些連一些五年級都沒聽過的零食,在南港中南街一帶的雜貨店還買得到。我不知道那家店還是I本身是奇葩,自從雜貨店從台北市逐漸消失後,我至少十年沒去雜貨店買過東西吧。

本以為這話題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I今天竟然帶了一盒「綠豆糕」給我們「見識見識」,因為我們上回談到綠豆糕時,對外型的描述,頗為分歧。我以為是那種綠色、六角形的綠豆糕,吃不完要放冰箱。沒想到,拿出來竟然是花花綠綠的紙盒裝,看那種印刷,果然有種古早味。I看到我對這盒綠豆糕詫異無比,忍不住問我:「妳是不是台北人啊?」我當然是台北人啦,可是全台北市人都看過、吃過這東西嗎?看過許多人寫五年級、六年級認同的文章,有相當數量是從小時候吃的零食,或看的電視,玩的遊戲中,找尋世代認同。而我卻不斷質疑著:世代認同真的可以這樣形塑嗎?就像我的台北人認同,也不是因為跟任何一個台北人吃同一種東西,就會產生的。

MsgD021.jpg

打開那盒子一看,嚇!還要抽紙牌!我們四人各抽了一個,都是白色,只能吃一個。只有出錢的大爺抽到紅色,可以吃三個。真令人懷疑,說不一定那一堆紙牌裡面只有一個紅色。雖然有一堆牙籤,但是這種綠豆糕硬到弄不起來,連購買者都感到疑惑。我們只好用手抓。外面是一層綠茶粉,咽喉炎還沒好的我,才剛碰到嘴唇,又是一陣猛咳,實在太乾了。裡面好像麥芽糖,看看紙盒上的成分,的確綠豆和麥芽。I堅持有綠豆味,但我的味蕾鈍了,嘗不出來。
MsgD022.jpg

因為沒有數位相機,姑且用多功能錄音筆把這盒古早的產物拍一下留念,而且放在HP notebook上,以讓大家可以猜測大小,順便看看能不能激起其他人的回憶。它對我卻是第一次初見面的新玩意呢。

由 debby 發表於 November 25, 2002 04:40 PM | 引用
迴響


哦 那種乾乾的綠豆糕我也吃過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四方型綠色的那種

acer 發表於 November 26, 2002 05:10 AM


有誰能給我龜殼餅的照嗎?真的沒吃過也~~~~~也不知道哪邊買得到說~~~~

^^|||

winsely 發表於 February 26, 2003 02:45 A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